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东洋镜的人和事
字体∶
九哥故事多

陈某 (发表日期:2017-11-18 19:28:15 阅读人次:422 回复数:3)

  九哥是个有故事的人。刚刚找出2003年我发表在《中文导报》上的文章,标题是《认识九哥》。记得我还瞎起劲把九哥介绍给报社记者,小杨采访了九哥并邀请他给报社写专栏,九哥的专栏起名“九哥故事”。后来我那篇文章被林作者抄了一大半发到《日本新华侨报》上,我去信投诉了。再后来认识了林作者,也认识了当时在那里当家的黑白子,那是另外的故事了。

  
2006年做东洋镜网站,邀请九哥开专栏贴文章,他非常积极主动,贴了大量真真假假吸引眼球的文章。及至后来他经常讲并且当着我的面也讲他是东洋镜网站的创始人之一,呵呵我也就默认算了,反正网站吵吵闹闹的大家都是来玩的,谁办的并不重要。况且版主我开过一张大大的空头支票,假如上市的话早期积极贴文章写回复打架的撬边的统统都可以领取原始股。

  
九哥的经历异常丰富,但是线条也很简单。他出生湖南,八十年代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毕业,工作,结婚,娶上海老婆。后来去澳洲留学,再转赴挪威,结婚,娶挪威老婆,入籍挪威。199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日本名古屋定居,于是,结婚,结婚,结婚,有了三个日本太太,还有一大堆孩子,一连串故事。九哥是最具奉献精神的网友,没有之一,牺牲自己娱乐大众。

  
上个世纪末,他征战海外论坛,贴他的美国游记,欧洲游记,日本老婆记,也算是个网红吧。不过他谋生的手艺是修理小提琴。他来日本的契机是一次国际展览会上认识了一个日本修琴的老工匠,人家高薪聘请他来日本帮忙。可是他干了几个月就自己创业了。他是一个头子蛮活络的人,从欧洲淘来大批便宜的中古小提琴和琴弦,凭他的手艺修好了高价卖给日本人,这是他的第一桶金。

  
2005年我去关西出差,顺便到名古屋他的琴行去看看他。那是第一次见到九哥真人,一见如故九哥跟他的文章一样热情。然后我跟着九哥一起去唐辛子家里蹭饭。后来九哥到东京开分店,经常参加我们网友聚会,见到次数多了细节也就记不清了。对了他还到我家来吃过饭,记得他很客气地说等他在东京买了房子请大家去玩,后来就没了下文。

  
到东京创业后他认识了一个上海小姐。记得那次大家在新宿赏樱(查了一下是2008年),他带着琴小姐来了,又走了。此后很久很久没有九哥的消息,偶尔看到一个视频,他老人家混到国内去了在上海开了一个琴店。再次在网站上看到他贴文章照片视频,已经历了结婚,两个儿子,夫妻反目,车祸受伤,上海琴店进不去,名古屋琴店被砸,伤痕累累一塌糊涂的样子。那天(2014年)他赶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他说前几年基本上在上海,和琴小姐过了四年幸福的夫妻生活。我说哼哼你过着幸福生活的时候就不来跟我们玩了。

  
他开始像祥林嫂一样在网上唠叨,琴店被砸了琴店被砸了琴店被砸了。从此以后九哥的文章不好玩了。其实,那时段里,他的老婆琴小姐给我来过邮件,还附了一大堆证据,反正她要证明九哥就是一个大骗子。陈某是这么看的,结婚时双方各有所求,一个贪色一个贪财也可以说各取所需么。九哥的婚史是公开的又没有私生子,年龄差距再大也没有老杨大,人家还过得好好的呢。虽然结婚时我连一粒喜糖也没吃到,我还是很客气地回了信,我说,你如果觉得双方婚姻还有挽回的余地,我可以帮着撮合,大家找个台阶走下来。如果你是决意分手了,那么就走法律的程序好了,找我有什么用。清官难断家务事。

  
后来据说琴小姐真的上法院去了。再后来九哥在网上发帖告别日本了。名古屋是他的滑铁卢,也是他的伤心地。在FACEBOOK上在微博微信上在YOUYUBE上还不时看到他的脚印,浪迹天涯,自我放逐。前一阵做微信公众号,正好老魏走了,我找出九哥写的跟老魏打交道的文字贴了,一个蛮好玩的故事。没想到九哥很认真地从遥远的前南斯拉夫发来微信说那是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删了吧。那就删了吧。

  
最近网上流传新闻说,琴小姐因为毁琴店被警察抓了起来。媒体报道说,女方是旅日华人,男方是挪威人,其实那个挪威人就是九哥,两个中国人的故事。由此回想起了认识九哥的前前后后,记一笔,备忘而已,没有爆料。想说的只有两点。一是守法,无论如何,触犯法律的事,使不得。二是惜情,夫妻一场好离好散的,何必呢。一地鸡毛,一声叹息。唉。

  




 回复[1]:  骏骏 (2017-11-18 19:30:57)  
 
  九哥大人多多包涵,文中若有不敬之处

 回复[2]: 九叔坦荡荡吹吹又何妨 二进宫 (2017-11-20 01:11:00)  
 
  九叔人挺好。

  
本来就是牛人。而且喜欢吹牛。难得的是瞪着眼睛吹牛

 回复[3]: 青蛙起跳时... 九哥 (2017-12-06 09:57:46)  
 
  青蛙起跳时,都是要先蹬下的。当人在低谷时,为的是下一步跳得更高。

  
刚从澳洲回来,我30年前澳洲10万澳币买的房子,涨到100万了,可惜早就不是我的了。回到湖南老家,同事们退休金都是1万人民币(广电系统就是牛),而我,离挪威的养老金还有5年(估计永远不会去领的,因为不服老也不需要)。我告诉同事们:宁可做一匹挨饿自由的狼,也不愿意做一只圈子里饱养的羊。

  
一辈子从来没有后悔过,包括被迫娶了这个作到登峰造极的上海太太秦悦,因为,经历才是人生最大的财富。

  
九哥第三人生刚刚开始,等着瞧,好戏在后头。到时候也许精彩得听了要当心下巴脱臼。所以,的确不会太有空来陪大家玩了。抱歉!

  
ps

  
吹牛,你得先从牛B里钻出来才知道牛皮是怎么吹的。在这之前,shut up。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东洋镜的人和事
    九哥故事多 
    小林的父亲 
    老魏的气球 
    雪非雪其人其书 
    三月送板凳 
    我和老唤的四次接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