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2023上海之变与不变

陈某 (发表日期:2023-12-03 13:34:35 阅读人次:11890 回复数:5)

  三年遥望上海。等到解禁了等到机票便宜了,骏骏我才回老家笃悠悠白相了三个月。日本那边的友人急吼吼不停地问,感觉奈能啊,呵呵一言难尽。正好看到两位回国的在朋友圈感叹,借来一用。美国回来的网友甲说,意外的是大上海的大街小巷几乎看不到疫情的痕迹,好像一年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日本回来的网友乙说,反正抱着到此一游的游客心态,见到满街乱窜的电动车和乌央乌央的行人就当是到了印度。省略号。后头还有一眼闲话我就不引用了,乱写要被封账号的迭一条始终没有改变。

  
好像什么也没变。落地后久别重逢的各式饭局,除了张教授给我一个夸张的拥抱,其他人就像昨天刚刚一道吃过老酒,网络已然缩短了彼此的时空距离。尽管听出租车司机抱怨生意勿好,街面上关张的铺面也不少,可能我接触的亲戚朋友大多是有闲的富裕阶层,总体形势既不像境外友好势力操心的马上就要倒闭的样子,也不是每天七点那档节目里唱的那样美妙绝伦。说起那档节目,那种令人头晕的腔调骏骏我向来避之不及,居然也有听上瘾的,好玩的是在日本有个朋友,她老公身处日本居然还几十年如一日收看的。侬讲怪伐,有机会一定要拜见那个怪物。

  
当然细节的变化还是有的,甚至进化。从前下载过高德地图,用惯了Google地图就想骂娘。这次回去给高德地图点了个赞。事情是这样滴,陪老人去浦东就医,打车估价40元。过了闵浦大桥应该转弯就到,号称开了38年的上海宁老司机居然一直往前开,提醒后还狡辩是按高德地图导航开的,也许是高德误以为在高架上还要往前开10几公里才转回来。侬人是活的呀我果断叫伊转弯他还乌里麻里叫我自己导航,结果要倒回去3公里多,迭记伊么闲话了。我说怎么处理啊,伊讲不要投诉微信转账赔我15元,ok。到了目的地查看高德地图,说是账单67元尚未支付可能有问题要不要投诉,我想算了确定支付,结果只收了我40元,“异常费用自动免单”20多元,并附上线路图标明实际线路和最优行走路线,还问我要不要拉黑这个老司机。

  
虽然国内网络购物,电子支付,快递收发和地图导航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商品的过度包装和弄虚作假也与时俱进,臭名远扬的百度检索还是劣性不改一团浆糊,所以回去后第一桩事体,就是解决“科学上网”的问题。买了一只廉价的国内手机,设法搞定免费的VPN,然后每天浏览一下海外的油管推特脸书邮箱什么的,还有几个用LINE的朋友,这点要求不算过分吧。话说后来老大伊讲要邀请五万美国青年来华交流,骏骏我建议先给每人发一只可以科学上网的手机,侬总不见得叫人家美国佬每天看嘻嘻嚏喂吧,Google才是链接世界的桥梁。

  
三个月除了大吃大喝把所有上海的荤菜素菜点心水果吃一遍,还出游扬州,四明山,奉化,莫干山,绍兴,南昌,庐山,三清山,南京等地,一圈兜下来感慨万千,通病么就是景点太新太新太新门票太贵太贵太贵。有意思的是正好奉化莫干山庐山南京都有蒋公的遗迹,现在倒也毫不避嫌,反而对近几十年的历史倒是遮遮盖盖,居然看到一块导航牌上出现莫名其妙的字眼“特殊文化时期”,这是什么鬼。反正开倒车也算是变化,对于阿拉过来人都是熟悉的配方。

  
新老朋友见面就要吃吃喝喝,饭局往往过于铺张,让骏骏我欠下不少人情债。最最简朴实惠的两餐,分别跟日本回来的新校友和美国回来的老同学,AA制,值得一记。第一次见面的王校友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六十岁上海退休后到日本大学当教授。早就听说他家跟文革风云人物有直系关系,本来想找个机会引荐一下去见见化石级的历史人物,王学长无情地打断了我的非分之想。不过四个小时长谈,多多少少从侧面了解了那个阶层的前尘往事。其实王说他见过她也不超过十次,毕竟不是同路人。想想也是,骏骏我当年也曾随便出入过康平路的,有数。餐毕,王学长按日本规矩用微信红包把AA的钱打给我。括号补充一句某天路过康平路居然马路上也禁止摄影括号。

  
和美国老同学见面,中美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美国人选了一个最便宜的双人套餐。骏骏回家感慨今天这顿饭是吃得最适宜的一顿。一是AA,二是公筷。双方由此达成共识,国人三大恶习难改:大声喧哗,随地吐痰,拒绝公筷。回国期间两次看到友人捡起掉在地上的筷子裤子上一擦说没关系,这并不意味着胆大或者豪爽,我眼里看到的明明是愚昧和落后,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之举。看着一帮人筷子在菜碗里拣来拣去,想起一首有点恶心的歌,我吹过你吹过的风这算不算相逢,我吃过你吃过的菜这算不算相吻。注意到上海地铁禁止饮食和手机外放,那倒无疑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还是那句老话,上海(老友李桑严正指出必须加上在某些方面)是惟一可与日本较劲的城市,其他的地方根本不具可比性。

  
在上海见到了写繁花的金老师,见到了阿拉老村长,见到了曾经思想如此敏锐的吴大师开始痴呆,见到了王诗人用手机跟拍四年剪出来不能放的片子,还见到了网人甲乙丙丁。那天饭局上,毛姐姐认定他父亲与薛哥哥的母亲当年是新四军同一部队的,薛哥哥说那你父亲肯定认识我老妈的,当年老妈可是部队里出名的“黑皮美人”护士。两个后辈笑谈老人往事,毛姐姐说父亲晚年听到电视里军歌还会激动地站起来,父亲还跟外嫁日本的大姐冷战数年,革命到底的样子。我问薛哥哥你妈妈晚年的想法呢?他哈哈大笑母亲晚年去了美国拿了绿卡,往事不堪回首。呵呵屁股决定脑袋,革命本来就是相对的反动。

  
核废水这事好像没人关注了。回国两个多月,也许亲戚朋友知道我的立场和观点而刻意回避,从未提及。那天在周大福金店办点小事,跟两个小服务员闲扯,一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她们好像遇到了天外来客:啊你在日本还吃不吃海鲜啊,是不是那里的鱼都变成奇形怪状了?册那一听就是天天刷抖音的货,骏骏干脆说,三十年太久,依我之见,不如一夜之间全部倒掉也不过如此。侬要说精日,根本排不到我骏骏,那天路过山阴路鲁迅故居就进去朝拜一下,大陆新村九号是鲁迅托日本人租下的,鲁迅最后求医问药也是找日本人医生的,浑身是刺满嘴吐槽的鲁迅说过日本人坏话么,没有。说鲁迅是精日前辈当不为过。

  
总算在小区角落里看到一只传说中的核酸亭和一张场所码,拍照留念。都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人类也不见得聪明多少。天天捅喉咙的日脚虽已过去,接受过度安检养成了习惯,侬迭搭到底算是安全不安全啊。隔壁幼儿园小学门口小孩的接送盛况,成了世界上独有一景。那天外地返沪,高铁站居然要两次扫描一次开箱。早上出门到晚上回家一路行程或者吃用开销甚至撒了几泡屎用了几张草纸(不少公共厕所要扫描取纸)都清清爽爽的,还检查只鸟啊。想起也也写过一首反诗关于安检,你摸来摸去,我知道你想找什么,可是你摸不到,那东西已经藏在我们的心里了。十一月某日,我站在乌鲁木齐中路的路牌下留影,那张艾斯纸终结了荒唐的清零正好一年。

  
飞回日本那天骏骏我在朋友圈有点小小的得意:精心准备的退烧药血氧仪没有派上用场,依然未阳人。本以为三个月吃喝玩乐免不了感染新冠,想想大概是四针辉瑞疫苗还在暗中保护我,回日本后马上预约第五针。口罩加疫苗确确实实是目前为止对付病毒最为有效的防御性武器。曾有朋友对骏骏坚持打疫苗感到不可思议,我说如果这年头总还要相信一些东西的话,要相信现代医学还有统计学概率论,要相信世界顶级的产品包括辉瑞的技术。还有一个小意外是院子里野生的花花草草远远超出预想地元气满满,甚至比寄养在附近的美女邻居家的那些多肉还要出彩。想想也是哦,人是多么地柔弱无助,一棵树木却能轻易地生长三五百年,笑看人间沧桑。

  
变,还是不变,不用浪费脑细胞多想了。此时,骏骏我想到的是十几年前崔健说过的话,只要那城楼上的头像没换,我们还是同一代人。呵呵侬讲还能变成奈能介样子呢。

  
三千院随笔 2023/12/3 草稿 12/8 修正

  




 回复[1]:  夏雨 (2023-12-03 15:09:46)  
 
  很好!

  
科长文风堪比李大眼了!

 回复[2]:  龍昇 (2023-12-03 19:55:17)  
 
  

 回复[3]: 若干订正 科长 (2023-12-05 16:52:15)  
 
  追加了几句

 回复[4]:  路过的 (2024-01-09 19:51:30)  
 
  怎么现在回复很少啊

  
好像版主把新用户入口关了

  
是不是开一会儿啊

 回复[5]: 注册新用户可以啊 科长 (2024-01-09 19:52:46)  
 
  欢迎注册登录留言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2024台湾之行流水账 
    有关于后事 
    朋友圈絮语之繁花 
    立此存照:1月1日都说了些什么 
    2023上海之变与不变  
    聊聊福岛水的来龙去脉 
    日本老公去世以后 
    我在脸书交了桃花运? 
    网游京都的五处旧居 
    雪夜闭门印禁书 
    朋友圈絮语之202301 
    我的幸运扑克 
    朋友圈絮语之七 
    冲绳七日流水账 
    朋友圈絮语之六 
    写给老胡 
    朋友圈絮语之五 
    朋友圈絮语之四 
    魔国的梦 
    落叶何必归根 
    朋友圈絮语之三 
    朋友圈絮语之二 
    东京奥运前后 
    朋友圈絮语 
    从"中古车"说到"车中泊" 
    你恨我爱的2020 
    读《牛津笔记》忆复旦往事 
    房屋外装修之工事篇 
    日常点滴——U盘之谜 
    房屋外装修之招标篇 
    魔都笔记 
    黄河东流 
    湘江北去 
    被封杀的隔离日记之终结篇 
    隔离日记 
    真的?假的? 
    想起了一碗荞麦面 
    #盛世备忘录#之瘟疫篇 
    胡说贸易战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