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落叶何必归根

陈某 (发表日期:2022-03-06 15:28:10 阅读人次:4561 回复数:3)

  儿子20个月没有回家,半是疫情半是国情。在日本孩子长大后自己租房过日子非常普遍,结婚后每年回家一两次也是常态。大家都知道每年的正月、黄金周、御盆节三大长假是回家探亲高潮,日本有个专用名词:「帰省ラッシュ」,相当于中国的春运。归省两字,出自唐代文人朱庆馀诗:「风尘归省日,江海寄家心。」日本人就这样跟故乡跟双亲保持着若即若离貌合神离的关系。

  
本来世界上每片叶子都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存习性,每代人之间也必定有时代的鸿沟相隔。因此相互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实为明智的生活法则,活法种种何必谋求令人生厌的密切接触模式。日本人通常把儿子培养到大学毕业就算完成自己的育儿使命了,至于儿子找什么工作娶怎样的老婆你管不着也管不了,子女结婚的费用甚至住房也根本不用父母瞎操心。想起早年在上海的时候,太座就设法阻碍亲家交往,没接触就无矛盾,实在聪明。因此到了日本儿子大了就独立,结婚后双方家长老死不相往来,心里也就从无违和感。当然凡事也都有例外,隔壁大块头女人家儿子抱着孙子三天两头回家,常常引起太座羡慕嫉妒,哈哈骏骏提醒说你不是认为距离就是美么。倘若我还生存在那个要为儿子准备婚房的国家,肯定不能像现在这样躺平。

  
每片落叶都在天空中飘舞然后慢慢落地,我更在乎落叶自由自在飘逸的过程。结局或许不能掌控,但是尽可能记录自己的轨迹。那天遇到原来公司的老司机说起我儿子20个月没回家了。那算什么,年近八十的老司机说他当年从老家出来后三十六年没回,直到老娘去世那一年。为什么啊,他也说不出深奥的东西,就用「麻烦」两字打发了我的追问。我曾经写过老司机,他一个人自由自在地飘零,至今还在打工挣点零钱补贴养老金的不足。尽管他儿子请他同住以便有个照应,可是他很识相,在他儿子同城租房独居,他也不会回到那个叫做故乡的出生地。离乡不需背井,落叶何必归根,随遇而安也是一种人生状态。

  
每片落叶终究会飘落到自己的归宿,归宿不等于归根。据我的观察,大都数日本人不会放弃自己生活大半辈子的城市回乡养老,其实这跟现在的中国也一样,一个外地打工者如果在他乡安居乐业的话。当然也有退休回乡的例子。记得刚转勤到本县的第一天,暂住公司宿舍,上司说你就跟宿舍里的老王(名字忘记了假称老王)来上班,吃了食堂的早饭后跟老王乘巴士换电车再转公司的送迎小车。只觉得此人不同寻常,后来听同事介绍才知道老王的智力只认得数字,在车间里做最简单也是最繁重的低端作业,就业四十年单身住宿舍吃食堂,转眼老王退休了到我们办公室来打个招呼说是要回老家,他也说了那里除了一间破房子啥也没有。作为公司老员工,王老五拿了一笔丰厚的退职金衣锦还乡。一片平淡无奇的落叶,这样的人生很简单也很幸福。

  
其实,更多的日本人用自己的方式维系着亲情和友情。正月或者中元的时候送出一份薄礼,新年的时候寄出一张贺年明信片。骏骏还历之日,收到一个快件,那是儿子定制的保温杯,上面印制着老子的头像,头像依据照片由礼品公司精细加工而成。心中暗喜,不知小子从哪里得到照片素材的,因为儿子读了中学以后从不让我拍照更谈不上合影,对于我保存的老照片也向来是不屑一顾的。我想,这大概就算是日式绿叶对根的一丝牵念。

  
一个人的思维深度决定了他的行走范围,反过来也可以说一个人的漂流半径决定了他的视角宽度。「早秋惊叶落,飘零似客心」是一份情怀,「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更是一种境界。泥土甚至大海都是落叶的归宿,又何必拘泥于某地某一棵树。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是一个业余写手的宿命,自由是我思绪飞扬的驱动力,邂逅美丽是我的福分,我根本不在乎这片落叶最终飘落到哪里。

  
----------------------

  
2022年3月1日《日本生活》创刊号

  
专栏名:朋友圈絮语

  
作者:骏骏

  
作者简介:退休的IT民工,躺平的业余写手




 回复[1]: 老后打工为哪般 科长 (2022-03-16 09:14:04)  
 
  老后打工为哪般

  
骏骏

  
在日本经常看到退休工人还在打工,譬如开出租车的司机,譬如商场超市门口指挥车辆进出的,譬如施工现场挥挥小旗子维护秩序的,大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在日本也经常听到一种声音,退休后还是打打工好不易老年痴呆。真的么?呵呵我看一大原因还是养老金入不敷出,钱不够花啊。如果能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喝喝咖啡看看朋友圈岁月静好,谁愿意冒着酷暑或者冻得发抖去室外打工啊。

  
可能你已经知道,日本的养老金分为“公的”和“私的”两大类,“公的”占据主要地位又有个人加入的“国民年金”和企业员工加入的“厚生年金”之分。也许你不知道的是,交满40年后能拿到的养老金平均值,国民年金是每月5万多日元男女差别几千,厚生年金是男性16万多日元女性10万多日元。如果夫妇两人加入的都是厚生年金那么两人所得也就每月26万日元左右,如果老公是公司员工老婆是家庭主妇的话也就21万日元左右,如果两人都是加入国民年金的话合起来只有11万日元左右。但是消费支出呢,夫妻两人老后每月日常生活费用介于22到36万日元,平均27万日元。一个人生活也要16万日元左右。一般来说养老金是入不敷出的,再说现行制度规定六十五岁开始领取养老金,有几年空档。还有,现在平均寿命都挺长的,人还没有死,钱没了。

  
日本人老后最大的不安感就是缺钱,那是退休工人不得不继续打工的最大理由。很多银行或者保险公司宣传每个家庭要储备2000万日元准备养老,那是依据每个月约5万不足,再活30年计算出来的数字。即便工作四十年从公司里拿到一笔退职金,银行没有利息,日本人又不善理财。其实,日本的公司职员一辈子工资收入约3亿日元。这笔钱对省吃俭用的中国人来说没有老后忧虑,可是日本人的词典里没有“省吃俭用”这个词,吃光用光是大多数日本人的消费观。

  
看看我的一个日本人朋友六十岁后再就业的经历吧。公司返聘他给老板开车到68岁,又去车间产品质检到了70岁不让干了,转为外聘去门房间看门到了72岁又不能干了,再挂靠农协派遣去农场做到75岁也有年龄限制不准干了,只好给地主家当长工做了两年农活,地主反而问他借了买种子的本钱到了秋收没赚到钱。今年差不多八十岁了,现在的工作是割草,就是私人老板承接政府的街道清扫工作,我问他到了冬天怎么办?他说也有活干的,高尔夫球场草地保养,晚上铺塑料薄膜早上取走,你没有看到过吧,300米乘300米老大老大的。我怀疑是否听错尺寸,他再次强调就是这么大。老司机一个人独居,公的私的养老金加起来也有十几万日元,他说不够用,万一找不到活了,只好降低盒饭等级。我跟他每年见一次面吃一顿饭,看着他一点一点老去,干劲依旧十足。

  
那么理想的老后生活到底应该是怎么样子的呢,我想了想这问题太大了可能涉及人生意义那是写论文的题目。当然,也关联到每个人的价值观,或许我的躺平境界太低。近日看到乌克兰招募志愿军,骏骏弱弱地问了一句工资多少啊?毒蛇朋友反问我给你10亿日元去不去?不去不去,想想也危险那是人命关天的活。隔日看新闻说已经有70个日本人报名,其中大部分岁数不小了,有的说与其在日本浑浑噩噩活着不如上战场冲冲杀杀,也有的说让年轻人下来老的上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根本没有冲着报酬去的。顿觉脸红心虚,也许那些七八十岁还在工作的人,他们想的就是发挥余热燃尽生命之火。

  
前一阵看到一组视频,关于国内的养老生活,讲的是山东某地大规模养老产业很是热门,很多大城市的居民都纷纷加入,有的甚至尚未退休就为自己留好后路。任性躺平要有实力的,岁月静好也是要有本钱的。其实呢,不管“浮生着甚苦奔忙”算是姿态还是无奈,人生本是一场梦,“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或者“人生苦短及时行乐”都是别样活法不分高低。苦逼的日本人“活到老做到死不干要变痴呆症”的自我安慰不妨认作是“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的现实版。不过我想,一生悬命固然值得称道,可是“闲看流云舒卷,醉听清风呢喃”的乐趣和诗意呢?

  
2022年3月15日《日本生活》

  

 回复[2]: 过度就是浪费 科长 (2022-03-28 18:19:11)  
 
  过度就是浪费

  
骏骏

  
刚来日本的朋友送我儿子一只小红包,几张皱巴巴的纸币。本想当面指出,日本人送红包的话那是很讲究的,譬如喜事红包的钞票必须是新的,尽管日本流通的纸币都很挺括。转眼一想当年我刚到日本也是这样,甚至更加过分,朋友的老婆生产,我跑到医院去恭喜,啥也没有准备,就从皮夹子里掏出一张五千日元递过去。哈哈,此事后来成为话柄,也好,估计那朋友收了不少礼过几年也就忘记了,定会记得骏骏很特别。

  
入乡随俗后来知道了,日本人送红包的繁琐礼节。日本的便利店就有出售送红包的各种信封。对应送礼对象必须选择不同的花纹图案文字标题。根据所送金额大小,选用的信封价格也不相同,送五万跟送十万的信封是不能一样的。通常信封有两层,外层写明用途贺词,内层记载金额姓名。外层封套的折叠方式,婚丧的方向是相反的切不可颠倒,内层封套的折叠方式也是有规矩的。文字书写一般不能使用圆珠笔,要用毛笔或者签字笔。纸币的正反方向也有讲究,而且几张纸币一定要保持同一方向。考究一点的话,外面还要包一层叫做“袱紗”的东西,类似简易皮夹子,根据喜庆程度从红色到紫色选取颜色。你说复杂不复杂,还有婚庆送红包的纸币必须是新的,而丧事最好用旧的纸币,以防丧主产生我事先早有准备的误会。

  
至于调换新纸币,一般银行都有这个服务。有的银行还设有换新币的专用ATM机器,邮局在新年前夕也有换新币的业务。当然现在有的银行开始收手续费了,纳尼?换钱还要手续费?对啊,什么事都要收手续费也是日本的一大服务特色。想起一件相关旧事。家里洗衣机有点堵塞,拆开下水接口一看,有4只百元硬币堵在里面已经磨损,流通使用看起来不行了,要么就去银行换。没想到走了车站附近三家银行都说我不是该银行客户要收手续费,大概跟4只硬币差不多。后来跑到第四家银行,那营业员说可以免费换但是磨损太厉害了,奇怪嘛磨损不厉害我找你干嘛,他跑进去跟上司说了半天,两个人研究结果给我换三只,还有一只文字实在看不清了不能换。想想也是太认真,我总不至于花时间造几只假的硬币来讹你。

  
日本人的礼节和认真值得称道,但是,凡事不能过分,礼节过分,认真过度,就是一种浪费,时间的浪费,精力的浪费,情绪的浪费,资源的浪费。且不说活着真累,时间一久很容易成为抱残守缺的老顽固。譬如说新年贺卡,到了电子时代还有必要么?我从n年前开始就不玩这个了,朋友也不会由此增多或者减少,如果因为没有收到贺卡而断绝联系,那就断了吧。只是每到新年总还会收到几张,我拍成照片晒在朋友圈,来自昭和遗老的新年问候也算是一道风景,仅此而已。譬如传真机,应该可以完成历史使命了,可是前不久帮国内的朋友在这里申请公司,传真机依然还是标配,实在想不出必须存在的理由。

  
据说日本礼仪受中国文化影响较深,甚至可以追溯到汉朝。到了德川幕府时代,随着境外敌对势力扩张,封建文化优势衰落,由崇拜中国文化摇身一变开始接受世界文明。明治维新以后,更是大规模改革开放,引进西洋文化与礼仪,形成了特有的日本礼仪体系,世上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仔细辨识的话,或许还能从中找到中华礼仪元素,但是沉舟侧畔千帆过,日本人却还在墨守成规刻舟求剑。虽说礼多人不怪,可是礼多人也烦。日本人笃信不给他人添麻烦的基本守则,但是过于想到他人是不是会给自己添加更多的麻烦从而最终还是客观上给他人造成了麻烦呢?人生的礼仪,就像料理中的调料, 适中相宜就好,过咸过淡总有人不对胃口。

  
更何况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百密一疏反而会产生引起更大误会的可能性。想起我以前公司的上司,一个非常认真讲究规矩的日本人。那年我搬入新居,他当着办公室众人给我一只红包。谢谢,我转身跑到厕所打开看看里面有多少钱,一看封套写着恭喜搬家贺礼1万日元,再打开里面一看,居然是空的。估计是疏忽了忘记塞钱,他绝对不可能恶意给我一只空心汤圆啊。当然,日本社会也算是一个宽容的社会,感谢二十多年在日本遇到的同事上司友人邻居包容骏骏我时常不安常理的出牌,反而倒是我实在忍受不了公司条条框框规规矩矩,或许那也是我最后离职的一个原因。话说那个给我空红包的老领导,至今偶尔也见面吃个便饭,我耿耿于怀忍了十几年容易么,下次见到他必须说,你还欠我1万日元呢。

  
2022年4月1日《日本生活》

 回复[3]: 写得好! 槐花树 (2022-04-07 17:08:07)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朋友圈絮语之四 
    魔国的梦 
    落叶何必归根 
    朋友圈絮语之三 
    朋友圈絮语之二 
    东京奥运前后 
    朋友圈絮语 
    从"中古车"说到"车中泊" 
    你恨我爱的2020 
    读《牛津笔记》忆复旦往事 
    房屋外装修之工事篇 
    日常点滴——U盘之谜 
    房屋外装修之招标篇 
    魔都笔记 
    黄河东流 
    湘江北去 
    被封杀的隔离日记之终结篇 
    隔离日记 
    真的?假的? 
    想起了一碗荞麦面 
    #盛世备忘录#之瘟疫篇 
    胡说贸易战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