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陈某 >> 日常流水
字体∶
东京奥运前后

陈某 (发表日期:2021-08-21 13:36:16 阅读人次:2574 回复数:0)

  去年三月奥运圣火传到日本之日,我在朋友圈贴了图,还扬言等到火炬接力跑到本县的时候定去捧场。这样子就造成了一个误会,很多朋友以为我是积极支持东京奥运会的。后来由于疫情蔓延2020东京奥运会拖延到2021,开幕式前国内的报纸编辑约我写篇文章谈谈东京奥运。我认真地想了想回绝了。Why?我说,其实呢我是一个奥运反对派。好像地下党一下子亮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我怕写出来的东西国内报纸不敢发,即便删去几句反话弄不好也要被举报的。

  
我捋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大致是这样的:现代大张旗鼓的奥运会早已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的出发点,掺入了更多的政治和经济因素,必须旗帜鲜明地进行抵制。再加之本来我就对一招定胜负的体育竞技不感兴趣,对运动员野蛮挑战自身极限极为反感。这些观点在2008北京奥运的时候已经充分表达过,三千院专栏有文《奥运喽》为证。不过我在那篇短文里还算嘴下留情:“宽容的持不同政见者很自然地会联想到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国际舞台上的亮相加快了韩国和平演变的步伐,同样也应该给北京以时间和机会。”结果呢?……有目共睹。

  
但是,去年疫情大规模爆发后,一反往常我开始对东京奥运持赞成态度,现在反思是不是有点要扎台型的味道,似乎世界停转了惟有东京行。后来疫情反复我的思想也在反复,觉得硬要死撑着开,弊大于利……也许我的想法有代表性?我承认在那个签名呼吁抵制东京奥运的网站严肃地投了一票,尽管我知道然并卵。及至最后日本政府骑虎难下大势所趋,既然谁也抵制不了,那就只好开吧,祝福东京奥运好运。也许有人认定开了就算成功,我总觉得这届奥运没有赢家。有时候理智地放弃比盲目地坚持更加不易。

  
说实话,比赛谁输谁赢奖牌谁金谁银我一点也不关心。我注目的奥运前后闪现的亮点,诸如奖牌是怎样炼成的。东京奥运5000枚奖牌,所需的金银铜是花了两年时间从废手机废电器里提炼出来的,期间投入的人力物力难以计算估计不见得合算,只是从环保角度看在奥运史上是空前绝后的。还有火炬,使用材料中的铝来自福岛地震后临时住房废弃后的材料;奥运村广场用来自各地的木材建成,木柱上贴有标签使用后送还各地;选手的纸板床可以回收利用;海洋垃圾塑料做成的颁奖台;选手村的零废气巴士;火炬台使用环保的氢燃料……如此种种花拳绣腿不惜成本,为的是树立环保形象,象征意义大于经济效益。或可称之为史上最“垃圾”的奥运会。我以前举过一个例子,公司里厉行节约,原则上单面使用过的打印纸不许扔掉。每每看见同事们认真仔细地从一大堆废纸里挑出单面空白并且不涉及公司机密的纸放到指定地方时,我觉得人工费可以买一刀新纸头了。这种事只有变态的日本人才做得出来,我在朋友圈说了,外国朋友听了哈哈哈。

  
看体育比赛往往容易丧失理智,或许在狂热的赛场上根本用不到智商,本来就是打了鸡血的在围观磕了药的。还有一种心态,看到自己追捧的运动员输了,就认定裁判吹黑哨了。朋友费尽心机做了文章还苦口婆心:“即便你不尊重日本,也请尊重自己的智商。”转眼公众号也被封了。还有一个流言,某国教练员质疑乒乓球比赛场地的尺寸太小,用脚趾头想想日本再不靠谱也不至于忘记丈量场地吧。后来这个教练也承认只是感觉场地太小用脚量了一下,而实际上比赛场地是符合国际标准的。常有人问我这个事件那个热点日本人怎么看,疫情以来跟日本人民接触很少,其实跟人接触也少,所有的信息来自网络,如你所知,网络的声音并不一定代表民意,所以有时候真的很难回答。我既不能胡编乱造,又不愿违心表态。

  
而所谓的舆情,是很容易引导或者误导的。曾有朋友跟我说,你看到广场上一万人在嚷嚷,喔唷不得了了,但是对于一千万居民的城市来说,也就是千分之一的一小撮。想想也是哦一篇网文10万加又算啥,分母很大的。小辰光看报纸,记者也是有分工的,政治经济文化娱乐文学体育各个版面的的专业记者各司其职。到了所谓的自媒体时代好像人人都成了全才,精力充沛时间富裕,他们每天变化着自己的角色,军事家核专家水利家电力家化学家地质学家金融家文学家体育家……门门精通无所不能,抄袭修图口号鸡血断章取义样样技巧得心应手。因此我非常谨慎地选择关注的朋友和信息来源,每天混在垃圾堆里只能自毁智商。充斥网络的反智言行只不过是当年大字报的升级而已, 盲目追捧者往往缺失了两样重要的东西,一个叫常识,一个叫智商。

  
七月八日,风雨交加之际奥运圣火传递到了本县。我还是去围观了。一是为了去年的自我约定,二是感受一下现场的气氛。阴沉的天空,静默的道路,零散的观者,压抑的情感表达透露着些许无奈,此时此刻只有“悲壮”两字可以形容。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理解惹人非议的开幕式,没办法日本人是喜事丧办,不像某国人习惯丧事喜办。劳民伤财的东京奥运好不容易熬到了闭幕式,全日本每天的新冠感染数又创新高。有报道说动用7000名医务工作者服务奥运,与此同时又有多少居家疗养的轻症患者熬不到闭幕式啊。幸存者还要苟且偷生,国内的报社也不能让他们开天窗吧,我把写手朋友黄桑介绍给了编辑,她是坚定的奥运支持者。她问我为什么不写啊,我简单说了缘由。她的回话肯定了我的否定:有支持有反对才是正常的社会。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日常流水
    朋友圈絮语之二 
    东京奥运前后 
    朋友圈絮语 
    从"中古车"说到"车中泊" 
    你恨我爱的2020 
    读《牛津笔记》忆复旦往事 
    房屋外装修之工事篇 
    日常点滴——U盘之谜 
    房屋外装修之招标篇 
    魔都笔记 
    黄河东流 
    湘江北去 
    被封杀的隔离日记之终结篇 
    隔离日记 
    真的?假的? 
    想起了一碗荞麦面 
    #盛世备忘录#之瘟疫篇 
    胡说贸易战 
    外汇FX是一种怎样的理财方式 
    山东的味道 
    钱从哪里来的 
    越南柬埔寨八日游 
    不是八卦,全是真人真事 
    日式竞争之利弊 
    病国病事 
    拉面为什么这样红 
    养肉记 
    流落日本的唐僧遗骨 
    跨年度瞎扯 
    2017。美东,微信备份 
    回国散记2017 
     
    2017,镜友在一起 
    【共产主义就在我眼前】之一 
    一个人步行去山中湖 
    做功课了。共产主义村 
    吃货的端午 
    棒冰广告 
    舍弃之道 
    云淡风轻 
    美国签证记 
    2016,微信备份 
    2015:悄悄回上海 
    2015,微信备份 
    巴黎的毒瘤----旅游随笔之一 
    谬论种种 
    马兰头/讲座/聚餐 
    大年初一,拿到了意大利签证 
    过年了,还是讲讲吃的 
    新年废话 
    晒晒新年吃的啥 
    山中湖 石割山 河口湖 
    乌镇:大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赤城山 
    尾瀬散步 
    有失有得 
    从鎌倉到横浜 
    以勉强会的名义 
    游人啊,我也去了车山 
    行田古莲 
    今天,用手机拍的 
    澳大利亚,我来了 
    河津早樱 
    2014新春闲话 
    回家了 
    今天的红叶,鸟居观音 
    今天的料理会 
    航空秀 
    彼岸花,BBQ 
    周末,去海边度假 
    科长中招记 
    週末,千葉海灘,別墅 
    一日一餐? 
    四国三日游 
    芝櫻及其他 
    今天,风和日丽,BBQ 
    赏花,登山,温泉 
    筑波山,登山,賞梅,聚餐,溫泉 
    去泰国了 
    2013元旦,日光 
    2012上海行 
    2012,我的汉字 
    东京一日游 
    上海,2012 
    今天的红叶 
    又去日光了 
    去日光了 
    今天的料理会 
    伤胃小记 
    镰仓的紫阳花 
    今天,去八王子 
    去台场,见到一个名人 
    黑社会别来找我哦 
    泉会长 
    老板的司机 
    新年,又去爬山了 
    今天去了 高尾山 
    高津戸峡,草木湖 
    核阴影 
    涩谷的八公铜像 
    伊香保温泉/榛名湖/榛名山 
    秩父的红叶 
    日本人的工资 
    节目预告:白川郷 
    今天去站岗了 
    关于预设立场 
    成田空港半日游 
    去BBQ了 
    日本有没有中秋? 
    我看非诚勿扰 
    爬山去了 
    节电之夏 
    “中国”四日游 
    地震前后 
    小姨夫 
    新年淘旧货 
    新年散心(图) 
    告别2010 
    今日上野的红叶 
    诺贝尔研究 
    我看达人秀 
    北逃 
    去了2次海滩 
    两篇和足球无关的旧文 
    九州回来了,贴几张照片 
    今天满开的樱花 
    老年病? 
    虎年虎事 
    12/27看黄教聪书道展 
    乘飞机去看红叶 
    台湾随感(上) 
    多维易主了 
    台北街景(图) 
    有关选举 
    我的指导员 
    通钢不通 
    地基问题 
    绿坝是个好东西 
    似是而非 
    看看电视剧 
    旧文两篇 
    张承志的暧昧 
    2009上海流水账 
    喜欢折腾的同学 
    迪斯尼文化 
    我的1978 
    进出口问题 
    姐夫走了 
    今天又看红叶去了 
    我的1984 
    闲话校友会 
    奥运喽 
    炒股杂记 
    洛丽塔是谁 
    韩寒这小子 
    地震了 
    大柳川渓谷 
    昨天和今天的樱花 
    3万块订了一份报纸 
    奇案奇判 
    看电影:小津安二郎 
    我的2020(e版) 
    PACMAN 
    今天的红叶 
    今天的兰大校友会 
    贴几张北海道的照片 
    弄堂隔壁的花园 
    中秋唠叨 
    农儿走天下 
    白根山火山(图) 
    公司的私事 
    飘不走的歌声  
    到处能安即是家 
    我的1989  
    我的一次交通事故 
    旧文:在日本补牙 
    过年了 
    今天早上拍的:盘点花草 
    儿子升学前后 
    梦之上海 
    菜园聚会(图) 
    水乡周庄(图) 
    死板的日本人 
    自助餐 
    在日本生病 
    今天是9月23日 
    种向日葵记 
    走近浅间山庄 
    我的1976 
    我想杀……  
    计划与意外 
    平淡的日子 
    五月京都行 
    上海九日流水帐 
    流浪 
    春思 
    眼泪 
    饭碗 
    我的老板 
    偶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