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小引 | 好消息不会单独前来

骏骏 (发表日期:2020-03-20 03:10:03 阅读人次:378 回复数:0)

  小引 | 好消息不会单独前来

  


  
我在武汉。今天是武汉封城第五十七天。

  
武汉已经连续好多天保持晴好天气,也是近年来难得的事情。往年樱花开放的季节,很难见到如此晴朗的天空,阴雨绵绵是常有的事情,或者偶尔一两天放晴,整个学校的花瞬间开放,如果你抓不住那两天路过武汉,再来看的时候,就是哀鸿一地,花瓣入泥。所以每到三月中下,我总是劝全国各地的朋友,不要来武汉,也不要来武汉大学看樱花,更不要去东湖踏青,都是人满为患的地方,何必去呢?你是去看花,又不是眼巴巴去看人。

  
但是这个初春与众不同,满城寂静之中,樱花突然就绽放了。特别有趣的是,各个看花的地方,都不敢大肆宣传我这里已经花满枝,树发芽。武汉疫情斩断了许多关于春天的消息,开花不开花,倒是问题不大,老百姓心中记得日子——比如什么时候吃香椿,什么时候吃地菜煮鸡蛋,什么时候应该看见中央调查组关于李文亮的调查报告。

  
刚吃完晚餐,正翻开书,准备从昨天没看完的地方继续读下去,忽然就有人转发过来几条消息。打开一看,原来是李文亮调查结果公布和国监委关于李文亮有关情况调查的答问。仔细阅读了一下,心中平静。这回答,和我预料之中相差不大,许多年前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当你对一个庞然大物发出质询的时候,一定要做好思想准备,他的回答永远不会满足你的追问。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局面?似乎并不能一下就说清楚。但我们应该明白,大多数的质询,焦虑的语言往往只表达单一的疑问,而由一点散发出来的其他隐性疑问,会被回答问题的机构有意无意忽略。这是庞然大物的操作手段,也是他蛮横无理的地方。但提问者自己要清晰,从任何一个正常的逻辑和文化角度来理解,解决一个问题,必须要解决这问题的来龙去脉,这才是健全、完善、充满活力的社会机制,我们必须看到,任何单独孤立地谈论一颗星辰,无异于在谈论整个黑夜以至于虚无。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中央调查组对李文亮医生的调查报告?我觉得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理解,而这两个层面的问题不应该简单混淆在一起谈论。

  
首先是公众层面的话题。当时之所以扰动北京方面派出调查组来彻查李文亮医生的事情,是因为四个基本的疑惑在舆论场中经久不息:1)早期疫情爆发的时候,到底是哪些地方出了问题?导致最后二十天的窗口期白白浪费?2)为什么有人,还不止一人通过了网络渠道发出警告,相反却被公安系统训诫?3)对李文亮医生的救治是否存在问题?4)警方的行为是否合法?从这个角度看调查报告,报告似乎努力想解释以上四点,并且看上去基本解答了热点疑惑,其中详细解答的是后面三个问题:公开了李文亮医生被训诫谈话的过程,并正式为其“平反”;认定为“工伤”;表彰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对中南路派出所的不当行为进行了批评。

  
我们暂时把没有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搁置在旁边,在回答后面三个问题时,我觉得中央调查组在某些地方依旧语焉不详:在当前的《传染病防治法》规范下,在武汉卫健委通告的情况下,根据某某法规、治安条例对李文亮做出了训诫——那么现在调查组做出训诫“ 不当”的结论,法律依据何在?为什么推翻原判决?当前法规是否存在审批程序和规定的漏洞?如果再一次发生类似事件怎么办?中央电视台如何连续跟进做的新闻报道?甚至还有人细问,江岸区的事情为什么要武昌中南路派出所做?有可能在武汉中心医院上班的李文亮医生住在武昌吧,有人这么回答。

  
其次是为什么会导致如此荒唐之事发生的根源问题。也就是上面四点中,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调查”没有正面回答——为什么卫健委,武汉市政府迟迟没有对公众发出警告?以至于艾芬、李文亮等医生发出警告导致受严厉批评,甚至警方训诫?这问题如果不梳理清楚,仅仅是恢复李文亮医生的名誉,仅仅是追加一个先进工作者,有意思吗?老百姓在赞美李文亮的同时,实际上是想通过这种赞美的声音告诉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僚们,你们是否真的爱护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否真的意识到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是否真的看到了来自民间的追索真相的呼声。

  
或者换一个角度来理解,关于李文亮医生事件的调查,真正应该着手解决并公开的,应该是关于整个武汉疫情的源头性问题,我觉得这两个方面不可能孤立地割裂开来——我们什么时候发现病毒的?是谁,是什么决策让信息没有及时公布?现行法律是否存在问题?又是什么机制造成警方可以成为“执法不当”的执行者?又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由此而来的问题太多太多,以我个人的感受来看,围绕李文亮医生的“调查”,因为缺少了第一个环节的正面回应和结论,后面的回应,说得再详细,虽然在基本面上公开并回答了一部分疑惑,但依然显得疑窦重重。

  
稍稍让人欣慰的是,国监委调查组负责人今天就调查情况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这个举动,以往很少见,看得出来国监委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遗憾的是,在新华社提出的第三个问题中,回复答案也没有对我上述提到的问题做进一步阐释,或者说,在调查报告成文之后,这些后期外围的答记者问,只是一个可能的流程。虽然我看见了期待中的一段话——“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地加强监督,是检查机关的职责所在。”多么希望国监委一以贯之的坚持这样追问下去,不,是往前追问,有错必纠,有责必问,我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有源头,也一定可以找到源头,唯有此,才可能在未来的中国,避免再一次发生同样的悲剧。

  
李文亮医生已经离开了我们,武汉疫情中,许多英雄的医生和他一样离开了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有许多医护躺在病床上。追问源头,不是为了树立榜样,是为这些医生正名,是通过这样的追问,让我们深刻地审视当下——在飞速发展的当代中国,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好与病毒之间的关系?如何做好防御下一次可能的病毒攻击,如何提早构建心理防线,社会结构,物资保障以及在灾难面前梳理清楚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公益组织与体制的关系,族群的关系,国家与国家的关系等等等等。

  
另外,今天武汉市新增确诊人数归零了,这是一个好消息。但好消息不会单独前来,它带了所有的东西一起来——沈阳路炸面窝的熊阿姨因为新冠肺炎去世了……很多年前,八医院的许医生带我去那里吃过她家的面窝,就在沈阳路和胜利街的交叉路口。不是武汉的朋友可能不清楚武汉人对“过早”热爱和重视程度,那是类似“过年”一般的仪式感,对武汉人来说,美好的一天,永远是从一碗热干面,一个面窝,一碗蛋酒开始的。

  
熊阿姨长期在“小中元面馆”旁边搭着买面窝,就靠一口油锅,养着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当年,她的摊子交钱都是自助的,一个小脸盆,去吃的人自己算账,自己放钱找零,早餐中的共产主义。后来变成扫码了,熊阿姨也一概是靠记忆,只靠你一声吆喝,钱把了啊,然后香喷的面窝用竹签串起来就拿走了……许剑说,熊阿姨的老公叫大志,在八医院当年了很多年保安,跟他还很熟。

  
武汉,可能再也找不到那么好吃的面窝了。

  
2020/3/19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