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方方:借陆游三个字:错,错,错

骏骏 (发表日期:2020-03-17 10:39:41 阅读人次:1394 回复数:10)

  借陆游三个字:错,错,错

  
文/方方

  
天又阴了。但开花的春天,多彩多姿。色彩把阴郁切割成碎块,于是,你便不觉得那么压抑。远在江夏的邻居唐小禾老师发来我家门口的照片。迎春花开了,黄得很灿烂,而海棠盛开之后,开始零落。花瓣落了一地,与迎春花下垂的绿叶搭配一起,很有意境。唐老师家的红玉兰年年都开得特别好,茂密而热烈,路过时,那一树的红花,再颓唐的日子,也能叫它点染出喜庆。

  
今天的疫情与前几天没有太大差别。颇有一点在低位运行上胶着的感觉。新增确诊人数依然只剩几个。挣扎在死亡线上的重症病人,还有三千出头。方舱已全部休舱。只是今天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些议论,说方舱休舱是为“政治休舱”,病人并没有好。但我印象中,前几天就说过,医院床位已有多的,没有好的病人全部转入医院,痊愈的病人则转入酒店隔离十四天。不知道这是否空穴来风,对此,我特意去询问医生朋友:你怎么看?医生朋友回答得很干脆:“肯定是谣言!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现在的政治是彻底控制疫情传播,彻底清零,积极救治住院患者。政治不会要求提前关舱。传染病是隐瞒不了的!这一重大是非问题必须相信政府!再大的胆也包不了天呀!急性烈性传染病不彻底控制必然蔓延,谁都隐瞒不了的!”惊叹号都是医生朋友打的,我相信这番话。病毒早已掀翻政治至上的桌子,及至现在,谁还敢再隐瞒?没有人愿意再现武汉一个多月前的恐怖场景。

  
很多人在微信群里转发严歌苓的文章,也有朋友转给了我。文章标题是《借唐婉三字,瞒,瞒,瞒》。远在柏林的严歌苓同样关注并寄挂着武汉。好几年前,省作协主办过一次世界华人女作家会议,那年严歌苓也来了武汉,我们还请她去武汉大学作了一次演讲。那天我没去,听说会场爆满。严歌苓直觉好极,她抓准了这次疫情从初始而演变为灾难过程中最重要一个字:瞒。尽管后期控制得力,但拆解开整个疫情发展的关键点,你会看到“瞒”字无处不在。可是为什么要瞒呢?是人为故意,还是疏忽了?又或有其他原因?这个话题,先置后吧。可是,亲爱的歌苓,你的文章我看完了,很感动也很感慨。但我还没来得及转发朋友圈,它便被删除了。你大概也知道,在这里,瞒的兄弟是删。我们已被这个叫“删”的老兄折腾得痴呆麻木。真的不知自己在网上什么时候、因何原因违规违法,这件事从来都没人告诉过你。你除了接受,也只能接受。

  
今天让文坛惊愕的消息是:Llosa的书全部下架。真有此事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读Llosa还是青年时代的事。那时的作家好像都读他。很多人都喜欢他那种行文的调子以及不拘一格的结构。但实际上他的书我读过的不会超三本,也就是最流行的那些。听到这消息,和很多作家一样,先是震惊,尔后愤怒,最终只有郁闷,不知该说什么才是,其实除了嘀咕几句,也没有可以说的地方。无论Llosa说了什么,他不是政客,他还是个作家。记得前几天看一篇文章,文中有这样一句形容作家的话:“写作的最基本、也是最高的使命就是为了战胜谎言,见证真正的历史,恢复人类的尊严。” 我甚至不知道这话是谁写的。Llosa已经八十多岁了吧?我们又是何必。“瞒,瞒,瞒”三字来自唐婉和陆游的爱情故事,很多中国人都知道。这里就借陆游诗中的三个字吧,错,错,错。

  
今天得悉,前来援助湖北的医务人员,已经开始分批离开。但是,开城的信息,几乎没有。各种耸人听闻的东西,在网上乱传。谣言也相当多。无论这病毒有多么生猛,但比病毒更厉害的东西,已经冲到了它的前面,那就是:很多人活不下去了。今天,北京一位记者发给我一份湖北人的呼吁文字。它让我想起前几天听过的一个电话录音。重新看这份文字,我觉得其实它很客观,也很通情达理。其中提到的,是政府不能不考虑的问题。我将它主要部分,录入在此:

  
我对我说的话负法律责任。你们防控病毒,我们普通平民百姓是非常支持非常配合的。但是关了这么多天,50多天,就算不健康也健康了。你们应该搞点对点的包车,你们政府咋完全不行动起来哩?

  
老这样天天在屋里耗着,你们哪怕说个时间,我们也有个盼头。3月底,4月底,都有个时间哩。现在完全没得时间,根本看不到希望,老这样在屋里待着。一天一天的生活费,一大家子人,哪个不是一家之主,挣钱养家糊口养全家?

  
一天到黑吃呀喝呀油呀盐,都是开销。当然,话说转来,吃了都是往肚子里装。但这是每天都得拿出来的开支吧。可以说我们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各大报刊媒体头条,看病例增加几多、减少几多。这么看来看去,就只有武汉这个圈,病情要重一点。但是,不一定要湖北所有城市陪着武汉一起耗呀,真的啊。

  
我1月21号回来的,你自己算我回来多少天了。天天在屋里待着,吃了睡,睡了吃。关键还不晓得这个日子哪一天才能够结束才能够终止。开始说3月1号,然后说3月10号,现在3月11号了,又说3月15号,钟南山又说延期到6月底。

  
老这样搞,何时是个头?

  
你可以隔离,病的人要么样隔离,我们都支持都配合。你隔离的是病毒,不是隔离湖北人。还有,我们既然在屋里也是隔离,出去也是隔离,为么事不让我们出去隔离?我们出去隔离,14天之后,当地政府检查是我们正常的,我们就可以上班,创造收入,正常运转。这在屋里老隔离,隔离到5月底、6月底,出去又要隔离半个月,那今年还搞么事呢?哪个人的人生是这样浪费的哩?

  
你们上级部门,应该体恤民情,应该多多关注我们的诉求,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呼声,这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我们不是闹事,我们要生存,要吃饭,要喝水。你们也要想一下,站在我们这些普通人的角度来想一下问题。

  
哪个家庭没得负担哩?一天到晚,喇叭在楼下喊,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不要出门到什么时候呢?不要出门到什么程度哩?什么样的条件不能出门?什么样的理由不能出门?一天到黑都是胡子眉毛一把抓,一刀切。不能出门,反正就是不能出门。你们要想到,你们隔离的是病毒,不是隔离湖北人!把这点想到,想通,才能够把你们的文件精神贯彻下去。

  
再一个,百事贵。我可以跟你说嘞,瓜子15块钱一斤,你买不买?肉32块一斤,你买不买?黄瓜7块钱一斤,你买不买?土豆7块钱一斤,你买不买?包莱8块钱一斤,你买不买?你不买,你要吃;你买,你要掏钱。你没工作,哪来的收入呢?哪个为我们想一下子呢?

  
唉.....

  
这一声长叹,满让人心酸。老百姓已经够配合够好说话的了,只是他们的生存问题,也实实在在摆在面前。现在靠政府下大决心,使疫情得到有力控制。印象中,湖北好多地方都早已归零,但依然没有解封。以前上大学,老师讲现代派,讲到一部剧叫《等待戈多》,两个人等戈多,死活都等不到。现在等待开封,突然间有了等待戈多的感觉。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想,民生问题,可即刻摆上桌面了。很多事,其实可以同步进行,大可不必一个一个地排队去做。

  
今天是封城的第54天,一副扑克都打完了。

  




 回复[1]:  金枪鱼 (2020-03-17 15:26:58)  
 
  “方方日记”补

  
这就是那篇被人用假照片配上我的文字,对我进行造谣和构陷的记录。直到今天,那个谣言,仍然被一些人相信。天天有人说:你在家里,怎么知道前线情况。可是,他们隔得更远,又怎么知道疫区情况或是我的情况?这不就是因为有网络吗?网络有多大,我们就可以看多远。这样的常识,还用我说? °正月二十:或许那时,他们才会懂得百姓

 回复[2]:  金枪鱼 (2020-03-17 15:27:53)  
 
  “方方日记”补

  
继续补漏。这篇的原文,曾将护士柳帆的名字写成了柳凡。当时写的时候,的确有“帆”和凡“两字选择,但我还是用了医生朋友提供的名字。非常抱歉的是,我选错了。在这里进行了改正,也表达一下歉意。其实,在写此文的那天,我充满了愤怒。但现在,我已经不再有这样的愤怒了。而且也不认为那些脑残,就真的是脑残。我现在想,这些人缺乏的是常识。缺乏一个人活在世上最应该具备的常识。特别让人觉得可惜的是:很多人从小到大,只学会了一些空洞的概念,却从没有机会学会常识。所以,我努力写一些有关常识的东西。尽管他们没头没脑地叫骂,但我还是希望,他们在骂完我之后,发泄完他们的恶之后,多少也明白一点常识。未来的生活中,他们或许不会无端对某个人充满仇恨,也不至于成为一个坏人或是一个恶人。 °正月二十二:今夜我不关心脑残,我只关心你

 回复[3]:  金枪鱼 (2020-03-17 15:29:16)  
 
  “方方日记”补

  
继续补漏。这天的微博,延续着头一天的愤怒。不在武汉的人,他们根本不理解这场灾难是什么。这里,我把常凯的绝命书,录入在此,永远记录下这一家人的悲惨。头一天日记文中所提护士柳帆,是常凯的姐姐。

  
常凯绝命书如下: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触。

  
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

  
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骂我的人,你们可以继续高唱颂歌庆祝胜利欢呼伟大,你们可以去吓尿全世界,但请不要无视武汉几千个常凯们,如果你们还有一点良知的话。为常凯一家以及几千亡灵乃至上千万受难者讨个公道,这是我们所有幸存者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正月二十三:你看不懂的东西,不要随便喷

 回复[4]:  金枪鱼 (2020-03-17 15:30:27)  
 
  “方方日记”补

  
继续补漏。在补漏的过程回看自己记下的这些文字。真的,如果不记录下来,很多细节,可能都会遗忘。很庆幸自己每天记录了一点点。

  
看到骂我人的一些留言,发现傻恶坏好多,他们甚至根本没有看我写了什么,只是为骂而骂。让人哭笑不得。感觉极左这次把他们所有的底牌和后备队都动用了。真是蛮可惜的。我要是极左的首领,绝不做这么蠢的事。

  
多年来,他们就是用这样的团队力量,去围攻一个个体,几乎屡战屡胜。他们有刊物有网站有团队有后台,动辄采用集体投诉,扎伙围攻,甚至上门围殴,举旗流行的方式,来迫使官方按他们的要求去做,他们甚至控制了官方的某些人与机构。但这一次,他们选错了时机,也选错了人。他们完全忘记了:我是在疫区受难的九百万武汉人之一。我被困于此。我是受难者。而我唯一做的事,只是记录了自己在疫区的所见所闻,写下了自己的一点感受,我甚至是试图尽力安慰与我同在灾难中的人们。仅此而已。尽管如此,他们仍然以极其荒唐言论和煽动极大的声势对我进行恶意辱骂和攻击,从这点上说,几无人道可言哦。至少也等我从封城中出来再骂吧?!当他们连做人的底线都丧失时,他们就掉进了自己给自己挖的陷井。疫情之后,那些极左在中国还能像此前那样嚣张吗?他们还能阻挡中国的改革开放吗?他们还能公开为文革喊魂吗?他们还能以团队方式控制某些部门吗?他们还能说打倒谁就打倒谁吗?在中国,极左就是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是一股恶势力,是最大的黑帮,如果不清理极左思想,不消减极左分子对诸多部门的控制,中国的改革,每进一步,仍然难上加上。拭目! °正月二十四:人活着有很多方式

 回复[5]:  金枪鱼 (2020-03-17 15:31:41)  
 
  “方方日记”补

  
昏头了吧?长江文艺出版社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人家不给你校对费也赖我头上?

  
//@校对网站长: 方方是坏人。忽悠别人对弱势群体表文明的态。自己不做。长江文艺出版社不给我校对费工钱。方方是长江文艺出版社合作作者。你咋不表态,不跟长江文艺出版社合作了?方方没资格说别人傻恶坏。方方才是真坏人。

 回复[6]:  金枪鱼 (2020-03-17 15:32:36)  
 
  “方方日记”补

  
继续补漏。很多人在操心我写侄女到新加坡去的文章,是不是删了。没有哦,是因为还没有补到那里。放心,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我不会删的。

  
但我必须要作一些说明:1、我的侄女母子离汉是中新两国政府商议后,新加坡政府于2020年1月30日半夜安排专机的撤侨对象;2、我哥哥已是七十多岁老年人,住属地为洪山区。他们无车,送机不便。而我和洪山交管局辅警小肖认识,在此紧急情况下,我询问肖警官可否去机场一事,肖警官遂利用晚上休息时间,热情相助,用的是他私家车哦。这有什么不可以吗?我非常感谢这位朋友,也同样感谢武汉警察不仅白天工作在一线,且用休息时间给处于急难中的武汉市民和在汉滞留人员以帮助。我虽然是作家,但我也是疫区中的一个老百姓!3、对于那些歪曲事实,刻意制造混乱,以及恶意攻击者,法律还是管用的吧?4、这么多人,突然集体在同一时间、用同一个话题、同样的语言、同样的图片前来攻击,这是不是很令人深思?是给我施压,还是给警方施压?我倒是相信警方会很清醒,不至于被这些恶意者利用。这世上,应该还有公理吧?

  
拭目! °正月二十五:民在疫中泣,相煎何太急

 回复[7]:  金枪鱼 (2020-03-17 15:33:46)  
 
  “方方日记”补

  
继续补漏。每次补的时候,自己都重看一遍,发现如果不是当时记下来,真的会忘记很多事。小时候有记日记的习惯,可惜,文革中,我父亲的日记全部被搜走,他就叫我们不要再写日记。我也由此中断了自己的记录。老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是真的。年龄越老,忘掉的东西越多。所以,即时记录下来,是很笨的办法,但却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它像一根线头,你扯着这个线头,便能扯出很多往事。这根线头没了,你所有的过去几乎都会埋在时间之下。 °正月二十六:来的基本是轻症,拐点在望

 回复[8]:  金枪鱼 (2020-03-17 15:35:09)  
 
  “方方日记”补

  
继续补漏。并且继续观看一些奇异的难得一见的网络现象。昨天有朋友又送来吃的,立即与邻居、同事平分。以后请朋友们勿再送。武汉的供应也算丰富,团购也方便。我一个人,到底老了,根本吃不了多少东西。之前为防食物匮乏,还买了几袋方便面,结果到今天,连一袋都没吃。

 回复[9]:  金枪鱼 (2020-03-17 15:36:04)  
 
  “方方日记”补

  
继续把前面遗漏的补齐。以前记录时,只是随手写下。现在回头看,觉得正是这种随手,而并未正经八百当文章做,才会记录下这么多细节。其实才过了多久?如果不是记下了,很多细节连我自己都忘光了。

  
感谢植物园的刘先生,他是在微博私信里给我写的这条建议。我因微博被封后,偶尔才上微博看看,恰巧看到了这个。尽管建议施行起来有难度,但是他的想象力,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很多人都给我留言,也觉得颇有意思。无论是白沙洲或是天兴洲,我都觉得是长江中最有趣味的地方。我更愿意这两个地方成为武汉人的休憩和游玩之地。尽管我转了刘先生的建议,但我从心里是不愿意那里成为病区的。此外,也有人指出上面提到的一些面积数字不准确。我没有查询,只是照原文转的。在这里,还是要说声抱歉。 °正月二十八: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回复[10]:  金枪鱼 (2020-03-17 15:59:49)  
 
  “方方日记”补

  
方方 正月二十一:你的人道精神有没有让你去为他们着想

  
03-08 15:38

  
​​ 今天的天气比较怪。先下大雨,中午大晴,转瞬又雨,反复无常。刚才到丰巢柜取快递(女儿想办法买到的狗粮),大风骤起。回来一会儿,连雷都炸响了。现在雷雨交加,让原本寂静的夜晚充满声音:既混杂,又纯粹。昨天就听说,寒流将至,气温将急速下降十度左右,或许还有雪。想必政府已为那些隔离在方舱的病人,准备好了御寒设施吧。

  


  
早上,打开微信,便见到我的一位企业家朋友率领她的义工团队在为捐赠忙碌。这些天,她全副精力都在做这件事,组织了诸多企业家捐物捐款。我从未见她如此憔悴过。而另一位人在美国的画家,是我们的共同朋友,他捐出了十万元。留言说:“这点捐款真微不足道,杯水车薪羞于启齿。你们及所率之义工团队的同仁们不分昼夜默默付出,才真是表率!我们远隔重洋,虽与大家心同在,情同煎,但毕竟不能亲临出力。谨期以此略表我和Judy 对江东父老悲情故城,所正遭受的巨大苦难的深深牵挂、悲伤和思念;及对日夜奋战在第一线,舍身忘死与时间赛跑,与病魔争夺生命的白衣天使们的感念、支持,敬意与爱。”画家是地道武汉人,并且是个老汉口,天天都在关注武汉的疫情。亲不亲,故乡人。

  


  
疫情虽然仍在关键时刻,但局势确也在好转。干部们不敢懈怠,老百姓就会少吃很多苦。我高中同学告诉我一句口号,叫“不上岗,就下岗”。意思是说,你不好好参与抗疫工作,你就立即下岗。武昌区的两个官员,今天就已经被撤了。而另一个人尚在隔离中的儿时邻居说,这几天,总算见到了说话语气好的人。先前都是吼来吼去的。邻居说,也可以理解他们吼,因为人太少,找他们的人太多,都急疯了。但是听到有人好好跟你讲话,还是会很感动。急难时日,病人要求很低,只是想在询问时,有一句温暖的话。而在前些天,这些都是奢求。我基本是在汉口长大,现在不太敢与汉口的朋友联系。一联系,就可能听到一本人生挣扎的血泪账。听上几次,我自己也焦虑。

  


  
说点别的:目前抗疫是大事,其他病人都在让路。但是,时间长了,有些病人让路就是死路。一些透析的病人或是病重到必须马上手术的人,恐怕也都危在旦夕。因为感染病人太多,许多医院都腾出床位,专门收治冠性肺炎病人。而大多普通门诊也已取消,这导致眼下生其他疾病的人,到了无处求医的地步。前两天听说一位透析病人跳楼,昨天看到肿瘤医院的癌症病人在哭诉。心想,这难道是个死扣?真的就无解吗?有些病人回家或许就是一个死。我们未必就没有其他办法帮到他们?

  


  
如果说,将感染性强的冠性肺炎病人转送到外省治疗,外省人民或许不肯;那么,把这些不传染而必须留院治疗的病人,征得双方同意,用车送过去,外省人民应该不会有意见吧?其实只是麻烦一点,花钱多一点。可这些病人同样是在顾全大局,政府完全可以给予一些补贴的。毕竟,这也是生命,也是救人,是应该去做的。哪怕招聘义工帮忙,或是呼吁社会捐助,大家也是肯的,不是吗?下午听说一个透析病人群里,已经有两个人死了。所以我想,尽管拐点没到,但援兵已至,主帅亦临,我们的抗疫工作也明显走上正轨。有些事情,是不是可以考虑得再细致一些?这病那病,其实都是人命。

  


  
还想说,这一次的疫情,让我们看得特别清楚的是:整个社会展示出的人道水准处于什么样的程度。疫情之后,恐怕得有人出来呼吁呼吁:加强人道主义教育,这也很紧迫。它本该就属于基础常识教育。平时我们在电影里看到,战场上,医护人员求助伤员,不会排斥异族异域,也不严格区分敌我。只要是人,他们都会拯救。这就是基于最基本的人道精神。而现在,这场疫情,就是战场,可我们展现出的人道水准之低,我真是不好说呀!

  


  
是的,人们经常有理由:我们是在执行文件。但现实变化多端,而诸多文件经常是草率出台,线条很粗。同时,文件也大多是在常识基础上撰写,与人道主义并不相悖。执行者只需多一点人道精神,就不至于让一个司机在高速路上流浪二十天导致其生存艰难;也不至于一家中有人感染,即有一群人冲过去把人家的大门用铁杠封死;更不至于大人被隔离,让有病的孩子饿死家中。诸如此类。

  


  
还有,如果我们有足够的人道精神,同样不会为了战胜某一场非常厉害的大病,而把其他的病人遗弃。那时你的人道精神会告诉你:必须想尽办法,让这些同样在病痛中求存活的人继续得到治疗。办法不都是人想出来的吗?我们的社会条件不差,国力也不弱,解决这个问题,不是难事。问题是:你的人道精神有没有让你去为他们着想。你若想了,你就会事先考虑到这一切。唉,我现在经常会唠叨常识问题。而秉持人道精神,就是我们最基本最重要的常识。因为我们都是人呀。

  


  
今天特别想祝愿我的儿时伙伴、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尽快康复;也祝愿另一位中学同学,愿她的先生可以顺利透析,愿在这些日子奔波操劳的她多多保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