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武汉病毒的来源之谜

夏雨 (发表日期:2020-02-02 11:29:13 阅读人次:783 回复数:6)

  争议: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之谜

  
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1]的来源,由于中共官方舆论的导向,人们普遍认为源头在武汉市的华南海鲜市场。有人怀疑,因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2],在那里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可能是出现意外导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重要线索。本文就这些疑问进行了一些分析和探索,希望给读者提供一点客观的认识。

  
一、官方的病毒来源之说

  
2020年1月2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央视采访时称,基本上还不清楚的新型冠状病毒源头是来自什么动物,只是从各方面的流行病学调查的话,是来自野生动物。

  
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国务院发布会上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同日,北京大学、广西中医药大学、宁波大学及武汉生物工程学院学者联合攻关,指出蛇是最可能携带2019-nCoV病毒的野生动物

  
中共网络上把此番疫病称为武汉肺炎,并且没有根据地说这是武汉人吃蝙蝠造成,引起大量网友跟风。由此又有大量的武汉人不服气,出来澄清:武汉人并不喜欢吃野味,比起广东或有些地区的人来说,武汉人几乎可以说是“不懂吃野味”。

  
二、专家认为可能来源于武汉P4实验室

  
1、权威学者普遍质疑

  
《自然》是全球最具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其文章披露过,SARS病毒已经多次从北京一个实验室“逃脱”

  
武汉P4实验室距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大约20英里(约32公里)远。《华盛顿时报》称,一些报导认为,病毒有可能是从实验室中传出。

  
武汉P4实验室研究全球最危险的病原体。此外,实验室还进行动物研究。但和西方国家相比,在中国,动物研究的规则要宽松得多。这也是专家所担心的地方。

  
比如研究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行为,要想研发治疗和疫苗,就要求在给人做测试之前,让研究用的猴子感染上这些病毒。但问题是猴子是不可预测的。它们可以跑、它们可以抓挠、它们可以咬,它们所携带的病毒会散布在脚、指甲和牙齿上。

  
美国警告过中共毒素研发项目可能会带来生物威胁。

  
去年,美国国务院年度武器条约遵守情况报告指出,中共在从事一些可能支持生物战的活动。

  
报告说:“信息表明,在报告期内,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从事了可能具有双重用途的生物活动,这引起外界对其是否遵守《生物武器公约》的担忧。”

  
英国和美国专家则指出,这是一种新型实验病毒。而中国最大的中科院病毒中心,恰恰就在武汉。

  
而且这个病毒中心的重要股东,是中共解放军。所以外界猜测,这个病毒中心还是中共生物战、病毒战的研究中心和实验基地。

  
中共为了称霸世界,在导弹、核武器、海空军装备都极端落后的情况下,长期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研究中投入钜额资金。

  
肖汉姆:肖汉姆拥有医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从1970年到1991年,他是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高级分析师,负责中东和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和化学战研究。

  
去年7月在《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武汉研究所是从事生物武器某些方面开发的四个中国实验室之一。

  
该研究所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简称P4实验室)从事SARS、埃博拉(Ebola),尼帕(Nipah,又译立百)和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病毒的研究。

  
“冠状病毒(特别是SARS)已在该研究所进行了研究,并可能保存在里面。” 肖汉姆说。

  
他还表示,SARS总体上被纳入中共的生物武器项目,且在几个相关设施内处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这个研究所的各种冠状病毒都被特别纳入生物武器项目,但这很有可能。

  
2、武汉疫情毒源不止一处

  
英国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几天前(在1月24日)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这篇论文的作者,都是来自中国的研究者,还有在武汉工作的医生。其中包括金银潭医院的副院长黄朝林,还有中日友好医院的医师曹彬等。

  
在论文调研的41名最早病例中,仅有27人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反过来讲,就是有14人不是因为华南海鲜市场而感染。

  
而在官方数据中记录的第一个感染者,就没有在华南海鲜市场暴露过,而且发病日期早在12月1日。论文说:第一个感染者和后来的感染者,没有发现在流行病学上的连系。这更加令人怀疑,病源地并非只有华南海鲜市场。那病毒到底来自哪里,这第一个病人是怎么感染的,目前没有人知道。

  
另外,根据1月2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在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有33份含有新肺炎病毒,而且源头是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这些确认含病毒的样本,分别来自市场上的22个摊位,还有1个垃圾车。

  
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呈现多点的分布状态,香港中文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唐金陵,有一个相关的分析推理,他认为:这说明携带这种病毒的野生动物,不是偶然间进入了该市场的某个摊位,而是短期内同时进入多个门店,这才有可能同时引发这么多人发病。

  
唐金陵分析说:这是这种病毒在有关野生动物间传播已经比较普遍,所以不排除这类野生动物进入其它市场的可能性,他形容范围可能是“一大片”。所以他建议,也要检查武汉其它市场是否存在这种病毒。

  
此外,美国乔治城大学医学中心专家Daniel Lucey接受媒体VOX采访时说:携带新肺炎病毒的野生动物,可能把病毒,留在了人类暴露过的,相应食品供应链的多个地方。

  
近日(1月26日),《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题为:“病毒起源地可能另有他处,最早感染或在11月”,研究者通过追踪发现,第一批中最早的4个病例中,有3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论文通讯作者表示,“现在看起来很明确,华南海鲜市场不是唯一的疫源地。”

  
美国乔治敦大学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表示:“14个人和这个市场没有任何联系。这不是个小数字”,如果数据真实准确,那么最早的感染可能发生在2019年11月。因为在感染和症状出现之间有一段潜伏期。他表示如果是这种情况,新型冠状病毒最初可能源自其它地方,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在人群中消无声息地传播,随着传播到海鲜市场后,才在12月下旬出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大量病例。

  
3、80后掌控着P4实验室,却三次拒绝美国派遣专家团队进入疫区帮助

  
美国联邦公共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在1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中共三次拒绝了美国提出的援助。

  
“我们早在1月6日由美国国家疾控中心CDC向中共当局提出派遣专家团队进入疫区帮助。这周一(1月27日)我在与中共卫生部长通话时再次提出,今天又通过世界卫生组织提出。”

  
中共屡屡拒绝世界一流的最具权威的专家团队,而中国的国家P4实验室却是由一个年仅39岁的王延轶掌控。

  
网络帖文指出,王延轶的先生名为舒红兵,生于1967年,53岁,比王延轶大14岁。

  
据悉,舒红兵,1998至2005年曾任职于美国犹太医学研究中心及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免疫学系。目前,舒红兵是中共政协委员、国家科学院院士,同时担任武汉大学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的细胞信号转导研究,发现多个抗病毒天然免疫与炎症反应的关键信号和调节蛋白。

  
有网民惊呼:“真的假的?国家级的病毒研究所居然一个80后掌控?国家进步了,不论资排辈了。”

  
亦有评论指:“所以说中国哪有什么能力去研发病毒。国外偷回样本然后不会弄,加上管理混乱泄漏了”;“这才是病毒的真正来源!恐怖国家知道,核武器不如人、常规武器不如人,它一定会偷偷发展生物化学武器。事实:朝鲜金三胖杀兄,用生化武器;叙利亚杀平民,用生化武器……”

  
4、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疑为“人工干预基因”的产物

  
有人怀疑,因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在那里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可能是出现意外导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重要线索。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重要线索。

  
武汉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状病毒又名为2019-nCoV,这是一种具有包膜的正链单股RNA冠状病毒。

  
近日,发表在《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上的题为“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的论文指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极为相似,具很强的对人感染的能力,但该病毒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1]这是与SARS最大的不同!

  
病毒的变异只有两种渠道:第一,自然变异;第二,人工干预。如果是自然变异,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的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

  
假如不是自然变异,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人工干预基因改变。从专业角度得出的结论就是: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是谁精准地改变了病毒的4个蛋白呢?问题已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加拿大媒体CBC之前报导,去年3月,加拿大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曾通过加航,向中国发送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Henipah)。当年7月,该实验室特殊病毒项目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小组组长邱香果和其丈夫及几名身份不名的中国留学生,一并被强制带离实验室。

  
三、全世界仍存在挑战

  
由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对人类造成的灾难还在呈爆发式的发展,人们在生死关头都会开始反思并清晰的意识到:最近几十年来,由于中共有钱了,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出于中共的邪恶和流氓本性,这个魔鬼就一直都在暗地里研制新型而对人类具有特大杀伤力,甚至毁灭人类的生化武器。

  
[1] “武汉冠状病毒S-蛋白与人ACE2互作也存在很大困难-已经证明的SARS病毒S-蛋白与ACE2互作的5个关键氨基酸,在武汉冠状病毒中有4个发生了改变。……虽然武汉冠状病毒S-蛋白中与ACE2蛋白结合的5个关键氨基酸有4个发生了变化,但变化后的氨基酸,却整体性上非常完美的维持了SARS病毒S-蛋白与ACE2蛋白互作的原结构构像。尽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新结构与ACE2蛋白互作能力,由于丢失的少数氢键有所下降(相比SARS病毒S-蛋白与ACE2的作用有下降),但仍然达到很强的结合自由能(-50.6 kcal/mol)。这一结果说明武汉冠状病毒是通过S-蛋白与人ACE2互作的分子机制,来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细胞。”

  
[2] 病毒(英语:virus)是由一个核酸分子(DNA–脱氧核糖核酸,或RNA–核糖核酸)与蛋白质构成的非细胞形态,为类生物,无法自行表现出生命现象,靠寄生生活的介于生命体及非生命体之间的有机物种,它既不是生物亦不是非生物。病毒颗粒大约是细菌大小的千分之一。

  
冠状病毒:形状像皇冠。

  
危害:会刺激患者免疫系统大量释放细胞因子。导致全身血管更为脆弱,引发急性呼吸窘迫症和多器官衰竭。

  
[3] 最高防护实验室 —— 四级生物安全水平:处理危险且未知的病原体,且该病原体可能造成经由气溶胶传播之病原体或造成高度个人风险,且该病原体至今仍无任何已知的疫苗或治疗方式,如阿根廷出血热与刚果出血热、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拉萨热,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天花,以及其他各种出血性疾病。当处理这类生物危害病原体时,实验人员需强制性地穿戴独立供氧的正压防护衣。生物实验室的四个出入口将配置多个淋浴设备。同时有真空室与紫外线光室,及其他旨在摧毁所有的生物危害的痕迹之安全防范措 




 回复[1]: 抗爱滋病的药有效 夏雨 (2020-02-02 11:47:18)  
 
  昨天推特上有人透露,印度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的基

  


  
因序列中,被植入艾滋病毒基因

  
难怪中国使用抗爱滋病药治疗患者。说明他们知道源头在哪里,海鲜市场只是幌子。

  
中国抗煞专家、北京大学医院医师王广发之前声称整体疫情“可防可控”,之后却感染武汉肺炎,王广发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一种抗爱滋病的药对他很有效 .目前正在医院隔离治疗。 ..

 回复[2]: 不可否认 老唤 (2020-02-02 16:57:23)  
 
  新型冠状病毒是科学上的一大发明创造:其传播渠道诡异,并且潜伏期毫无征兆,一旦发病可倒地而亡。是比原子弹更有威慑力的武器。选择春节期间和武汉也占尽天时地利。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在没有取得人体免疫的可能性及病毒传播的可控范围的证明之前投放市场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实验的代价将无比巨大,很可能一锤子买卖。当然,责任可以归于某个科研人员的“恶作剧”或是“疏漏”……

  
想要反驳上述言论只有从病毒变异的角度出发,例如根据艾滋病、萨斯的变迁史……不过艾滋和萨斯又有区别……目前的科研似乎正在朝着这方面努力……

  
如果按照鲁迅的说法“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那么结论很可能是前者……

 回复[3]: 老唤好!抗爱滋病药果真有效! 夏雨 (2020-02-03 09:01:15)  
 
  泰国也成功了!中国早就知道,可为什么不早早普及投药解救众多生命呢?

  
新型ウイルス患者、インフル·エイズ薬混合で劇的回復 タイ保健省発表

  
2/3(月) 6:58配信

  


  
タイ·バンコクの列車の駅で、新型ウイルスに関するポスターの前を通るマスクを着けた乗客(2020年2月1日撮影)。【翻訳編集】 AFPBB News

  
【AFP=時事】タイ保健省は2日、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に感染した中国人女性(71)に、インフルエンザとエイズウイルス(HIV)の治療に使われる抗ウイルス剤を混合して投与したところ、症状の劇的な改善が見られたと発表した。

  
【写真】タイ·バンコクの列車内で、マスクを着けた乗客

  
医師のKriengsak Attipornwanich氏は保健省の定例記者会見で、医師らがこの中国人女性患者にこれらの混合した薬を投与したところ、48時間後の同ウイルスの検査で陰性となったと発表。「陽性だったコロナウイルスの検査結果が48時間で陰性になった」「患者は消耗していた状態から、12時間後にはベッドで起き上が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と述べた。

  
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をめぐっては、中国での死者が300人を超える中、フィリピンで2日、ウイルスに感染していた中国人男性(44)が死亡し、中国国外での初の死者が出た。

  
中国中部·湖北(Hubei)省の武漢(Wuhan)で発生したとされる同ウイルスについて、タイではこれまで19人の感染が確認され、中国以外の感染者数としては、日本の20人に次いで2番目に多い。タイの感染者では患者8人がすでに回復して退院、11人が入院している。【翻訳編集】 AFPBB News

 回复[4]: 瞎忽悠 老唤 (2020-02-04 11:58:57)  
 
  临床实验哪儿那么简单!一个病人?谁知道怎么回事儿……跟双黄连口服液一样,傻子才信……

 回复[5]: “深切体会”才能成为“觉悟” weilin (2020-02-04 13:19:22)  
 
  一个人从“明白道理”到“深切体会” ,这中间有一个“顿悟”的产生,然后才称得上“觉悟了”。

  
这是我对华春淫这个(名称暂时保留,先用东西代替)东西“百思不得其解”然后再思之后的顿悟。

  
我一直不能明白,这个淫东西怎么敢当着全人类的面振振有词地说谎呢?她就不怕被人当场揭穿吗?

  


  
今儿灵机发动,顿悟应运而生!原来,这个淫东西可不是在说谎,是在做战前造势的真动员,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的知道,

  
她唯一面对的听众只是“伟大的中国人民”其他人全可以当着聋子,自己只要象高潮时尽了情就胜利的完成了任务。

  
她的话与墙外的人,没有任何关系。也不用理会墙外人怎么想,怎么反应。

  
所以,看着她说话时配合着她的表情做点幻想,参与其中,或许还能对失去的时间和精神做些补偿,好过看A片!

  
淫荡,不知道算不算“追求低级”?

  

 回复[6]: 怎能说瞎忽悠呢  夏雨 (2020-02-04 16:15:46)  
 
  

  
目前为止的根据

  
1 .科学家已证实此病毒有4个艾滋病基因

  
2,中国医学权威专家王广发被染,他说 一种抗爱滋病的药对他很有效 .本人目前正在医院隔离治疗。

  
3 ,泰国用抗艾滋病药混合治愈了一例 。

  


  
而双黄连口服液至今为止,拿不出根据。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