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2019回国: 风声正紧莫谈国事

转帖 (发表日期:2019-12-10 20:01:42 阅读人次:1063 回复数:1)

  2019回国: 风声正紧莫谈国事

  
国内政治近几年控制不断收紧,回国时非常小心谨慎。

  


  
从今年4月开始我的微信使用就受限制。在洛杉矶建立的朋友群里没有受到任何限制,一切如常,我的发言大家都可以看见。但我在国内亲友参加的群里发言却被屏蔽,屏蔽有区别,只屏蔽国内亲友,并不涉及海外的亲友,也就是说,国内亲友看不到我发言,海外的亲友可以看到。这个屏蔽是单向的,国内亲友看不到我发言,我可以看到他们发言,用形象的话语来说就是:国内亲友可以自由讲话,你可以自由聆听,但你讲话时,他们的耳朵就被堵上了或者说眼睛被蒙上了。另外,我在微信里对所有国内亲友的一对一通信没有被屏蔽,一对一交流畅通无阻。

  


  
国内网络言论控制科技含量非常高,已经达到非常细致的水平。它的控制重点是隔绝限制海外与国内亲友在群里的交流。有个新词:中国科技极权主义。

  


  
我知道微信在国内控制言论的方法,是直接封微信号,被封者不能在微信里有任何活动。为什么没有用国内方法封号,而只是限制我的微信活动空间呢?我猜想他们是不是有法律上的顾虑,比如在美国,有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护,微信如果想全球化,它不能不考虑海外可能引起的法律问题,所以它有两套言论审查处理制度,一套对国内,另一套对海外。对国内审查处理都比较严格,海外则相对灵活,不完全封死你,你在海外随便说,但在群里,则严格控制海外与国内群里的交流,不让国内亲友听到你的声音。

  


  
为什么我的微信会被屏蔽?我在微信里非常谨慎,从不发表政治话题的文章,转发的一些政论文章也多是一对一转发,而且这些文章大多也是来自国内。我估计这是我四月建立的那个叫做“土耳其四月工程”群的名字惹得祸,(都是“土耳其4月工程”惹的祸)新疆土耳其在国内都是高度敏感词。我的这个估计,被这次回国入境时的经历有所证实。

  


  
从沈阳入境时,边境审查员是个小姑娘,看见我的护照上有今年四月到过土耳其的记录,非常警惕,马上问我:你去过土耳其啊?你到土耳其是旅游吗?我回答说,一方面是旅游,另一方面是去参加儿子婚礼。简要向她大致汇报了去土耳其参加婚礼的缘由。她听完后,自己不敢做主,把她的直接领导一个30岁以上年龄的男性官员叫过来,该官员问小姑娘,有洛杉矶领事馆的签证吗?小姑娘说有,然后他看了一下我的护照,看了看我,一摆手,才让我过关。这是我以前历次回国入境从没有遇到过的事。据我所知,美籍华人入关时,都会被要求在入境卡上填写以前的中文名字。我设想如果我填写的中文名字不是马黑,而是维吾尔族名字什么买买提阿凡提之类的,或者我的长相像维族,入境可能会有大麻烦。我在洛杉矶认识一个新疆维族,他在洛杉矶某高科技公司工作,加入美国国籍多年,他每年都会出差去国内一家工厂,检验那个工厂为他们公司生产的芯片是否符合技术要求,但是从去年开始,他进入中国的工作签证被拒签了,很明显这与他入籍以前是中国维族有关。

  


  
国内机场几次转机,到了安检,都要把脸对着一个镜头,我的影像一出来,跟着马上就是我的航班登机口和航班起飞时间信息显示在我的影像下。这是不是人脸识别技术的结果,我不知道。

  


  
四方台行,因为我的外国人身份,担心会不会有什么问题,需不需要履行什么特别手续。任大哥说外国人到四方台没有问题。外国人不能去的地方是鳌太线,就是从秦岭第二高峰鳌山穿越到秦岭第一高峰太白山最高点拔仙台的路线。鳌太线是秦岭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被称为中华龙脊。那一带地区有军事要地,外国人不得进入。

  


  
在昆明时与三个老同学吃饭见面。三个老同学,两个体制内退休,一个体制外退休,体制内退休的同学一聊到政治话题就非常谨慎,完全保持沉默,一句话也不说,而体制外退休的同学则比较少有顾忌。

  


  
体制外退休同学给我讲了一个他最近被约谈的故事。

  


  
有一天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某公安分局国保干员,说有事要与他会面谈话。会面地点就约在同学家所在地区管辖的派出所。双方按照约定在派出所里见了面,对方两个人,年龄较大的一个大约40-50岁的样子。他们一开始就问,你是否在微信里加入过一个叫XXX的群,同学回答是啊。同学说最近那个群发现有点不对劲,几乎没有人发言活动了,原来是被国保盯上了。对方再问,你在群里讲过什么话?同学一听此话就发火了说:你这不是套供吗?你年龄也不小了,不知道你这是对我套供?你既然知道我加入了那个群,今天又找到我谈话,说明你们有我在群里发言的全部记录,你看记录不就知道我说什么了。他们解释说,我们这是公事公办,请不要难为我们。他们要求同学做的一件事就是退群,朋友当着他们面退出该群,此事就了结了。这个群最后等于是被强制解散掉。同学告诉我估计国保的行动与群里最近讨论一个叫刘仲敬的历史学家的观点有关。我不知道这个历史学家的观点是什么,听起来不但党中央不能妄议,历史也不能妄议。最近华为李洪元事件发生后,国内网上大量删除有关华为的帖子,华为也不能妄议了。我还想到这样一点:过去以为网络上都是机器人删帖控制言论,从同学经历的这个列子看,真实的人国保网警等对网络言论的监控也是有的。

  


  
我前几年回国听昆明一个朋友也讲过他与国保打交道的故事。当时昆明因为安宁化工厂的环保问题,不少受影响的民众上街游行抗议。我这个朋友给抗议民众出点子,告诉他们根据环保法政府此举有什么问题,从法律角度如何更好表达自己的诉求等等。朋友并没有参加抗议,但是因为他比较懂法律,有点给抗议民众当法律顾问的意思,就被国保盯上了。国保对他非常客气,先找上门通知他,今后一段时间他们要跟随他行动,请理解配合。每天他一出门,门外就两个国保站着等他,他到哪里国保跟到哪里。一直跟到他晚上回家,整整跟了一个多月。他感叹地说,现在知道中国庞大维稳经费是怎么花掉的了。

  


  
根据同学的说法,国保一点也不可怕,因为他们与你个人之间没有仇恨,无非是执行公务而已。在国内最可怕的事,是你掌握了某国企高管或某政府要员贪腐的秘密,或者挡人财路,他们怕你揭发,恨你挡了财路,雇凶来杀你,那才是最可怕的事。这话说得有道理。湖南新晃那个杀人掩埋学校操场16年的事件不就是这样发生的吗。

  


  
同学还说,他属于体制外,所以不在乎,微信里也敢说话。体制内的人即使退休了,一旦不小心转发了什么帖子,或者发言被定为妄议什么什么,有可能受到降级降职处分,这个处分直接影响后半辈子的生活,主要是影响退休待遇。比如是正厅级退休待遇,受到处分,有可能变成科极待遇,经济上损失很大。所以体制内退休的人都会非常小心谨慎不敢随意发表看法。

  


  
我在国内期间使用两只手机。一只是美国号码的手机。美国号码手机最大好处是没有网络封锁,美国电话公司与中国移动有协议,对美国手机号码使用者在中国大陆提供漫游的Data服务,对美国手机的使用者,中国移动当然不能用长城防火墙拦截其上美国的网。但如果把美国手机连到国内的WIFI上去,就不能上美国网了。用美国手机在中国上美国网的缺点是比在美国上网慢很多。我的另外一只手机是中国号码手机,这只手机主要是用于微信付款和打电话。 出门总是带上两只手机,包里鼓囊囊的,很不方便。




 回复[1]: 都是“土耳其4月工程”惹的祸 转帖 (2019-12-10 20:03:31)  
 
  昨天白天在马黑家微信群里,与德州大妹对话,说了很长时间。到了下午也就是国内上午时间,小妹从国内发信息到群里问德州大妹:你怎么在群里自说自话?你是不是把信息发错地方了?马嫂觉得奇怪,问国内小妹德州大妹那句话发错了?都很正常啊。我马上把我们对话的截图传过去,这时才发现她们从国内里看到的马黑微信群,看不到我的话,只看到德州大妹讲的话,读起来就很奇怪。马上意识到,我被微信封杀了。

  


  
试了试一对一微信通讯,一切正常。

  


  
外甥女婿马上从新建立一个群,把我拉进去。让我发了文字,图像,和音频去验证,他从群里统统看不到我发的文字图像和音频。

  


  
我突然想起,前天在小学同学群里有人转发了一篇《成都童子街29号逸事》的文章,讲述的是关于60年代70年代那个院子里的人和事的回忆。其中有一张老照片,居然把我家在那个院子里住过的房子照在照片里了。我非常激动,在群里讲了很多话,可是没有任何人搭理我。

  


  
再想起,我自去年6月以来一直没有在微信圈里发过任何东西。前几天在微信圈里发了一篇我参加crossfit 2019成绩的微信,可是只有海外美国两个朋友和马嫂点赞,国内亲友们没有人有任何反应,有点反常。我马上把小学同学群里我发言的截图和我的微信圈发表的信息截图以一对一的方式传到国内去询问,大家都说没有看见。

  


  
我试着去国内朋友微信圈里发布的信息后面留言,他们倒是可以看见我的留言。

  


  
我以我的微信号去登载那篇《成都童子街29号逸事》的文章的网站后面留言,没有任何问题。

  


  
最后得出如下结论:

  


  
我在微信群和微信圈这两个地方发布的任何信息,国内朋友都看不到,但国外的朋友可以看到。我被微信禁止在微信圈和微信群里与国内朋友有任何交流。

  


  
怎么回事?我违反什么了?想不出来,微信也没有通知我,就是封杀你没有商量的意思。我其实在微信里非常谨慎,绝不敢在任何大群里讨论国内政治议题或者转发任何有关政治话题的信息。转发过少数“反动”信息,也只是一对一转发,而且这些反动信息也都是来自国内。国内几个朋友比我这个海外生活在资本主义世界的人还反动得多,他们都没有事,怎么我就有事了?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小妹说,可能是土耳其四月工程惹的祸。

  


  
我与德州大妹大妹夫,国内大姐小妹,还有小舅和小舅妈相约4月份土耳其深度游。我是主要组织者。为了方便联络有关事宜,我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取名为“土耳其四月工程”。

  


  
土耳其与东突疆独有关联,这是嫌疑之一。

  


  
工程,什么工程?林彪的571工程吗?工程这两个字在中国现代历史的政治语汇中有点搞阴谋诡计的意思,此为嫌疑之二。

  


  
我建立的群我就是群主,群主在海外美国,是不是东突彊独分子以美国为基地,在计划串联什么暴乱?此为嫌疑三。

  


  
新疆和西藏民族问题,是中国国内当前高度监控严密控制,也是为政者最为担忧的头号维稳问题。把我建的微信群的以上三个嫌疑联系起来看,嫌疑很大,于是就马上封杀了我在微信群和微信圈里的发言权,这个可能性不小。

  


  
国内朋友们说,网络监控工作量非常大,根本不可能细读内容去审查,而是依据敏感词去监控审查,很多时候是依靠机器人在做。我取的群的名字正好撞在枪口上,就先把我这个群主封了再说。

  


  
被言论专政的滋味感觉不好。

  


  
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是人的本质属性。一个需要严密监控人民言论的社会制度 从根本上违背人性。 一个人民动辄就会因言受罚甚至获罪的社会其统治者一定心中充满恐惧。一个没有思想言论表达自由的民族绝不会有希望。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