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俞天任:以后千万不要再说“美国逼日本签广场协议”了

转帖 (发表日期:2019-06-22 07:18:23 阅读人次:237 回复数:0)

  俞天任:以后千万不要再说“美国逼日本签广场协议”了

  
日本是一个言论尺度非常大的国家,就连主张冲绳独立,主张废除天皇制的书籍都是可以堂堂正正地在书店里卖的。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宣称要违反刑法或者唆使别人违反刑法的言论就没有问题,电视台的讨论节目为了表示公正,一般都要放一个持反对意见的人。笔者曾经在富士卫视有名的“Prime News”节目中见过有人为ISIS侃侃而鸣冤的。

  


  
笔者记忆中,日本人的这种“言论自由”似乎只吃过一次瘪。大约是十几年前一份忘了叫什么名字的杂志上登了一篇否定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文章,以色列人不干了,找到这家杂志社提抗议,要他们收回,这家杂志社压根就没理这些犹太人,“这是我们的言论自由”,直接给轰了出去。以色利人气坏了,找来几本旧杂志看了以后,直接去找在杂志上投放广告的厂商,警告他们如果继续在这份杂志上投放广告就会受到全体犹太社会的制裁,结果这句话吓到了所有的厂商,没人再敢在这份杂志上投广告了,办杂志如果没有了广告商的资助,那就只能关门大吉了。

  


  
就在这么一个言论自由的日本,笔者在2010年左右开始动笔写《大泡沫·一切从广场协议开始》的时候,很惊异地发现日本几乎找不到批判广场协议的资料。会不会有人以为因为美国是日本的老大所以日本人不敢批判美国?没那回事,批判美国的日本人很多,甚至有靠骂美国人吃饭的,原来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就是出名的反美派,他要修宪的第一条理由就是那宪法是没文化的美国人搞的,连语法都错了,不修改行吗?

  


  
笔者有关“广场协议”的专著

  


  


  
石原慎太郎第一次出选东京都知事时打的旗号是收回美军的横田基地,当然没有收回来,于是就几乎逢美必反,就连这么一个石原慎太郎也从来没有说过广场协议什么坏话。

  


  
在国内大概是郎咸平扯出来的,“美国逼着日本签广场协议,于是日本就进入了30年的停滞”,大家都很信这种论调,前两天笔者在解释不存在“《美日半导体协议》打垮了日本半导体产业”这回事,因为就现在日本也有很发达的半导体产业。这么简单的逻辑,有不少读者留言,一开口就是“你知道《广场协议》吗?”。

  


  
对不起,笔者还真知道《广场协议》,都写过专著了,您说知道不知道?

  


  
《广场协议》根本就不是大家在瞎传的那么一回事,笔者在这里简单地先把广场协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讲一下。

  


  
请不要吃惊,《广场协议》不是美国人逼着日本人签的,甚至都不是美国人主导的,《广场协议》是日本人发起的。

  


  
《广场协议》是1985年9月美国、日本、西德、英国和法国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在纽约的广场饭店达成的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有秩序地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贬值,以解决美国存在的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

  
之所以叫“广场协议”是因为协议是在这间广场大酒店里签的

  


  
现在美国每年赤字达到了1万亿美元以上的水平,可当时不是这样,1980年美国贸易收支赤字260亿美元,但贸易外收支有很大的黑字,统算下来还有20亿美元的国际收支黑字。但在随后的1980年-1985年间,贸易赤字不断扩大,贸易外黑字幅度又在不断减少,1984年的国际收支出现了1020亿美元的赤字,而且估计到1985年可能会出现1400亿美元的赤字。

  


  
一般说来,日本人是绝对反对日元升值的,但凡事都会有例外。那个时候有些日本人开始认为美元过于坚挺,需要加以一定的调整。

  


  
最早公开提出这个设想的是日本大藏省财务官的细见卓。

  
细见卓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破产之后十年日本所走过的道路中得出了这么几个结论:

  


  
首先,日元升值不像传媒或者政治家所说的那么恐怖;再者,日元汇率到底在怎么个水平上才算合适这个问题的回答众说纷纭,没个准头;所以日本人应该抛弃对于汇率的迷信,更加主动地接受更高的日元汇率,更加积极地投入到国际经济活动之中,找出一条和世界经济共同繁荣的道路才是正经,成天扯汇率的淡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细见卓当时是AF会的成员,所谓AF就是Advisory Friends(顾问友人)的意思,这是一个中曾根康弘的私人智库,领头的就是原昭和三大参谋之一的伊藤忠董事长濑岛龙三,中曾根政权的几乎所有政策最早都出自这个机构。

  
大约是在中曾根政权刚诞生的1982年年底,细见卓就向中曾根递交了一份很详细的有关日元汇率的报告。这份报告认为日本的贸易出超实在太大,政府决不能坐视不管,日本政府应该主动出击,和美国联合起来提高日元汇率之后将其稳定下来,否则日本在国际社会上将永远是一个最好的打击对象。

  


  
中曾根康弘,这位现在还活着的日本前首相是广场协议的积极策划者

  


  
日元到底涨多少才合适,细见也没底:“估计也就一成左右,不会超过两成,肯定在日本企业能够消化的范围内,这是一剂烈药,但不服用不行”,细见的展望是:“日元升值之后日本的出口额降低,进口额增加,贸易不均衡的问题基本上能够得到解决,国民也能够从日元升值中得到实惠,当然出口行业要吃一些苦头,但是日本已经到了不能依靠出口来搞经济的时候了”。

  


  
AF会里不少人支持细见的提案,野村综合研究所所长中川兴次在帝国海军时代和中曾根就是朋友,他对这个方案的评价是:“国家要全面发展,需要全体意义上的生产力发展,低生产性的行业如果被淘汰,只要有高生产性的行业能够发展整体的生产性就不会降低,现在中小零售业和农业的处境确实很艰苦,但这些生产性低下的产业也确实需要进行整理。现在美国人成天在说市场开放,规则缓和,日本人也在学着说,但如果不来一个全方位的行动的话,市场也开放不了,规则也缓和不了,这是一个经济构造改革的问题。”

  


  
不仅中曾根首相身边的高级智囊人士这么看,大藏省的高级官僚们也从实务上觉得美元的汇率出了问题。

  


  
当时的里根经济学把美国的银行利率弄得极高,全世界的资金都冲向美国,美国人即使什么都不干照样能吃能喝,而日本人也能从给美国人供吃供喝上弄点收入。这样的循环看起来似乎不错,但有两个很严重的问题:首先只要是正常的人都知道这种日子不可能长久,其次是高昂的美元利率把资金全部引向了美国,造成了日本的资金荒。如果听任里根经济学横行下去,美国肯定要完蛋,但是皮之不存,日本这些毛还有什么地方能去呢?

  


  
所以,一定要和美国人讲清楚这个问题,要增高日元兑美元的汇率。

  


  
和一般人所误解的不同,首先产生应该尽快调整日元对美元汇率这个思路的不是美国人,而是日本人,是从这个思路出发才有了“广场协议”。

  


  
所以以后就不要说什么“美国人逼日本人签广场协议”了,是日本人劝美国人签的广场协议。

  
广场协议签订之前的G7峰会首脑合影,左3开始是密特朗、撒切尔、科尔、里根和中曾根,左1是欧共体主席

  


  
日本经济确实是从广场协议开始不行的,但还真不是广场协议本身的错,而是日本人在广场协议后的对应有问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