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余秋雨说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夏雨 (发表日期:2018-10-13 09:03:56 阅读人次:515 回复数:4)

  4)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順共的大陸知識份子)作家余秋雨重病住院,目睹医院所作所为,说了一句话让国人沉默

  
2018-10-09 阅读3855754

  
余秋雨得病住进医院的感叹:

  
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这是前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那天晚上当我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时侯,我早已是失去了知觉。我的冠心病发作,儿子不顾一切地及时把我送到了医院,赢得了宝贵的抢救时间,使我死里逃生。

  
在医院抢救了五天,自费花了十五万块钱,如果加上公费恐怕要接近三十万块钱,我这条生命的代价太大了。恐怕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是很难承受的。妻子和儿子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这场大病使我象做了恶梦一样,领略了医院现实的利益熏心和医生大爱无疆的品格。我真的感爱到了我病了,这个社会也病了……

  
一、现实的医疗体制,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组织,而完全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等价交换的企业。

  
没钱别到医院来,拿不出钱就是等死。我被抬到急诊,押了五万块钱后,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全力实施抢救。先是与家属签了病危通知书。然后就是开了一本书厚的单子,送到各个窗口。

  
半夜,医生出来通知家属再交五万元,不然就停止抢救,医院的制度非常明确,钱不到帐,药房的药拿不出来。

  
经过一夜的抢救我苏醒了,看到医生们疲劳的样子,我向他们微笑地点头示意。

  
我旁边的一个老头,半夜没有筹集到钱,一早死了,推了出去。早晨接班的医生叹气地说,先打上药嘛,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死了呀?人被推了出去。

  
一早又一个老太太被推了进来,开出去的单子迟迟没有拿回来,大夫们都在那束手无策地等着。没过半小时,大夫发现人已经不行了,被推走了。看着两个人的生命就这样完结了,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医院是这个样子,这不是在治病,这是要钱、抢钱啊?医院是治病的地方,没想到病得比我还严重。

  
二、医院成了某些人图财害命的印钞机。

  
现存的医疗保险,包括大病保险,只能维护基本医疗。而对我这样的重患者,只能是杯水车薪。治疗的药物多数报销不了,完全靠自费。

  
住院第三天,我在头两天做了介入溶栓手术以后,突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状况,我的血压急聚下降,高压降到了50-60,心律梯波严重失常,院长、主任都来了,实施抢救,打了两针强心剂以后,高压才上到80,一会又下来了。

  
我在昏迷中听主任和院长说,这个人不行了,通知家属准备吧!第二份病危通知书又发到老伴和儿子手里。老伴和儿子失声痛哭,双双跪在院长面前。这时院长冷静地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线上人弄到一种进口药,打上能差不多。儿子忙说,请你们帮忙有重谢。

  
老院长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你家属有钱,不然这个人就没了。儿子马上去银行取了五万块钱现金。等了不到一个小时,医生把我儿子叫了进去。当面拿出了德国进口的针剂,收了五万块钱的线人扬长而去。

  
我注射了三针后,血压、脉博都正常了,我也苏醒了。医生脸上露出了微笑。第二天一早我被推出了重症监护室。

  
后来,医生告诉我,每个医院都有线上人,你正当渠道弄不到的药,他们随叫随到。药价是出厂价的十几倍以上不说,一次出场就收两万现金。

  
这些人就是发这个不义之财,他们挣钱太容易了,医院就是他们的印钞机。

  
三、医院的帐没个看,更没法问。

  
每天早晨护士都拿着厚厚的帐单让你看,让你签字。医院是各项手续齐全,看到密密麻麻的用药和检查仪器设备,患者根本看不明白。

  
你要是问她,马上告诉你找医生。反正为了治病救人,没有什么可讲的。家家医院都是如此。

  
四、如此紧张的医患关系,使医生说话谨小甚微,不敢说一句过格的话,不承担任何责任。

  
医院这种体制,医生也没办法,他们每一个治疗方案都争求患者家属的意见,每用一种自费药都要同家属打招呼,争得同意后才能采用。很怕患者及其家属怪罪他们。

  
病人在眼前,需要急救,他们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这种医患关系简直让人窒息。

  
五、中国知识分子的品质和医德及做人的良心,是医生的主流。

  
我要出院回家了。为表示对院长一句话,让我拣回了一条命的感谢,孩子用纸包了两万块钱现金,趁一早院长查房时送给他。

  
只听院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孩子,你把钱收起来,回去给你父亲买点好吃的吧。你们花了那么多钱,总是拣回了你父亲一条命,不容易啊?你别看这个社会病了,医院病了,可是我们医生没有病”。

  
这一席话真是让我感概万分。 我病了,这个社会更是病了……

  
既然生不起病,咱们就好好养生吧。

  
————————

  
附:在國內的一位朋友說:

  
「呵呵,余泪流终于说实话了。

  
附:在美國一位朋友說:「你可知那位替我的書“XXXXX”寫序言的XXX教授三個多月前,從美回廣州時得病,家有錢而來不及到位而病死在暨大醫院了。余秋里是大作家了,尚如此,他人別想活了。真無限感慨。五月我在紐約急病入院,當天急診救了命,住了三晚。一個月後帳單到了,大部分政府付了,我付每晚350床位(補充)加急救車費,總共不到千五百元,開張支票寄去了。」——兩重天啊!

  




 回复[1]: 一看就是假的,一查,果然 骏骏 (2018-10-15 06:46:12)  
 
  

 回复[2]:  夏雨 (2018-10-15 14:06:01)  
 
  科长眼光敏锐,搜索能力超强!

  
呵呵,网络上的文章也要托名造假,恶搞!

  

 回复[3]:  采夫 (2018-10-15 18:47:55)  
 
  阿拉还在乐哈哈的等着读比如“含泪奉劝各位准备些现款放箱底”呢。怎么成了别人写的呢,看来,这西瓜,吃不到了。

 回复[4]:  夏雨 (2018-10-16 11:54:11)  
 
  哈哈,同感,同感。

  
父母还在大陆的网友,倒是该关心一下他们的箱底了,要不一旦有事,风险太大了。

  
---

  
余含泪的瓜破了,还有其他,今夏的瓜呵呵恐怕吃到明年都吃不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