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没文化真可怕,假装有更可怕

科长 (发表日期:2015-10-17 09:41:25 阅读人次:5410 回复数:12)

  王大姨

  
要显得自己有文化,文章应该这样开篇:在这个秋风送爽,瓜果飘香的季节里……,当我在思考什么是文化时,我老婆正在边上看《琅琊榜》的最后两集,想到心爱的电视剧即将完结,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都抹我身上了,于是我就决定先不把《康熙来了》即将停播这个消息告诉她,以免给自己雪上加霜。

  
文化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给它下一个严格和精确的定义非常困难,哲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历史学家都试图从各自学科的角度来界定文化的概念,结果都失败了,最近语言学家成功了,语言学家根据受到的启发总结出,文化就是凭记忆背出自己读过的书名的能力,文化程度的高低与能背诵出的书名的多少成正比,不难看出,中国已经是文化大国了,全世界都知道。

  
相比有文化的中国,法国在文化领域就差了很多,他们的文化部长在一次电视采访中居然表示,两年来她从未读过任何一部小说,对获得诺贝尔奖的法国小说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的作品也一无所知。“过去两年间,我除了看一些通告、立法文件和电传新闻之外,没有时间读书。”,看到这我不禁呵呵了,小小的法国文化部长再忙能忙得过中国国家主席吗?对于文化部长不读书不看报的行为,连法国自己的新闻网站都看不下去了,“我们要对她的坦诚表示肯定。她告诉我们部长紧凑的日程安排没能留出享受阅读乐趣的时间,还好她没有靠死记硬背作者介绍来欺骗我们。”,看来法国急需一场文艺座谈会,不过在召开文艺座谈会之前,建议先对这家口无遮拦的网站进行审查,不然很有可能步中国文化部的后尘。

  
很佩服中国文化部的胆量,敢在新浪微博开账号,而且还打招呼,“各位网友好,文化部官方微博正式开通了!……期待大家的支持和关注!”,很快,大家就来“支持和关注”了,网友纷纷表态:“为什么不让我们看美剧,闭关锁国的经验教训历史课没学吗?;禁美剧禁日漫就是你的错了,日漫告诉我的道理比熊出没那两只蠢熊打那个光头要多得多;我看什么电影要你管,我看什么电视要你管;日漫禁、美剧禁,连港片也禁,就是不禁国产脑残片……,不再一一例举了,毫无疑问,文化部要加强文化推广,瞅瞅网民都文盲成什么样了,广电总局和文化部傻傻分不清楚,把广电总局的账都算文化部头上了。面对网民们疯狂地无端指责文化部也不用上火,赶紧喊广电总局来开个微博吸引火力。

  
比文化部胆子还大的是贝爷,就是那个在《荒野求生》里无所不吃的贝爷,贝爷热衷于只佩戴水瓶、火石和刀子以身犯险,向人们真实演示如何在荒野中生存,只要能吃的东西都能成为他赖以生存的能量源泉,他被称为“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听说他最近来中国搞了一档以国内为背景的生存栏目,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不过在我看来这种胆量是因为没文化造成的,是时候让他见识一下中国的地沟油了,不是说什么都能吃吗?也该适时派出几组城管让他感受感受了,别说野外生存了,就算在城里让你也没法生存。比贝爷还没文化的要属马云了,他在杭州云栖大会上讲到了三次技术革命,认为技术革命对于未来的影响将是巨大的,他说“第一次技术革命是体能的释放,让人的力量更大,第二次技术革命是对能源的释放,使得人可以走得更遥远,第三次技术革命是IT时代走向DT时代,是真正的大大的释放。”,你们的大大什么时候能把政治犯释放才是第三次“技术革命”,对于未来的影响才是巨大的。

  
没文化很可怕,有文化也挺惹事的,有文化有态度的网易最近就惹恼了人民日报,网易小编经常对人民日报的文章加以解读然后提炼出一个大标题进行转载,这个标题往往还是反面的,一身正气的人民日报哪里受得了,于是今天人民日报连续发文指责网易新闻,如应对不好,丁磊恐怕只能去养猪了。人日的文章呼吁建立全网原创作品平台,让原创者“更有尊严、更有获得感”,读到这,我这个经常被封号和删除文章的人只想说:想骗我?我可是上过小学的人。人日的文章还说“一个有名有份的新闻网站,靠消费媒体同行混饭吃,把‘有态度’和‘无操守’划上等号,也是醉了。”,我想网易新闻对于“媒体同行”这个身份内心一定是充满委屈的,哪是什么同行,一个青楼一个闺楼。

  
这种事肯定少不了环球时报的身影,胡锡进主编就撰写了一篇《希望网易修改标题不是为构陷他人》,写这篇文章时胡主编大概忘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梅徳卡尔夫,三年前梅院长发现一篇署了自己名字的评论文章出现在《环球时报》上,然而他并没有写这篇文章。类似的事情还有,哈佛大学历史和政治学教授马若德本周给《环球时报》发邮件说,环球时报在报道本月在北京举行的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时,说他称赞“中国梦”会对人类发展作出巨大贡献,“这完全是捏造的”。

  
今年是我大学毕业十周年,也就是说我已经是一个有十年文化经验的文化人了,明天是大学同学毕业十周年聚会,有事不能参与,祝同学们好:)。其实没文化没事,但要讲文明,我给大家讲讲我的师弟文明,他是一个科研工作者,昨天他跟我说“夜里把天天爱消除打通关了,我的寂寞失落一起涌上心头,我反复问自己,我还能干点啥还能干点啥”,今天他又跟我说“前几天我师弟说现在包饺子直接买机器压好的面皮就行,我当时有些许失落,我唯一的擀皮手艺就要这么被时代抛弃了吗?后来我想明白了,机器压皮边缘和中心一样厚,手工擀皮中心厚边缘薄,所以我的手艺不会淘汰,这是工匠精神。”,瞧,这就是有文化的文明人。最后他还嘱咐我“你没事儿多和文明哥聊聊天,少和那些文艺女青年交心。”,是啊,“贴近文明,靠近方便”,上厕所也能学到文化,好好读几本书吧,别整天背书名。




 回复[1]: 惭愧!对照习近平总书记读书单——史上最全版 科长 (2015-10-18 07:41:17)  
 
  朱学东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我认为,与一个没读过狄更斯的人相比,

  
一个读过狄更斯的人,

  
就更难为着任何一种思想学说而向自己的同类开枪。。。。。。

  
——诺贝尔受奖演说,布罗茨基,1987年)

  
“中国人民一向钦佩美国人民的进取精神和创造精神。”习近平最近访美时说,“我青年时代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等著作,也喜欢了解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等美国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我还读过梭罗、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等人的作品。”

  
这是一个极有意思的名录。

  
“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索契冬奥会时,习近平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时坦时这样说过。我认真梳理了一下习近平的书目,对比了一下,真是愧煞,自己枉为翻书党党魁。

  
不完全统计,但应是目前世上最全版习近平书目了吧,我已经累惨了。

  
1,习近平访美书目:

  
《联邦党人文集》,汉密尔顿、约翰·杰伊、和詹姆斯·麦迪逊著。我去年恰好读过,是商务印书馆版的。一般人是不会去读的。

  
《常识》,潘恩著。我也恰好去年重读了。一个英国裁缝,在英国北美殖民地鼓动殖民地人民造反,销量达50万册,殖民地人民几乎每5人就有一本。很薄很容易读。

  
华盛顿,没读过他的东西。听说过他的樱桃树的故事。

  
林肯,读过他的葛底斯堡演讲。民有民治民享,嗯,应该好好读。

  
罗斯福,没读过他的著作。

  
梭罗,美国作家。他的《瓦尔登湖》是中国文青标配。嗯,我非文青,也读过。

  
马克吐温:美国作家,我读过他的《汤姆索亚历险记》。

  
杰克伦敦:美国作家。我不记得是否读过他的作品了。

  
2,习近平的苏俄书单

  
索契冬奥会时,习近平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时坦时说读过不少俄国作家的作品:“比如,我读过很多俄罗斯作家的作品,如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他们书中许多精彩章节和情节我都记得很清楚。”

  
克雷洛夫:

  
俄国作家,著有《克雷洛夫寓言》。我读过译本。

  
普希金:

  
俄国诗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著有《普希金诗选》、《叶甫盖尼·奥涅金》、《上尉的女儿》等。我读过诗选和上尉的女儿译本,奥涅金没读完过。

  
果戈里:

  
俄国作家,著有《死魂灵》、《钦差大臣》等。我读过《钦差大臣》的译本。

  
莱蒙托夫:

  
俄国作家。著有《当代英雄》。译本是前诗后小说,我读过。

  
屠格涅夫

  
俄国作家。著有《猎人笔记》、《罗亭》、《父与子》、《贵族之家》等。我读过《父与子》译本。我女儿翻了十多页,扔了,说人名都记不住。

  
陀思妥耶夫斯基:

  
俄国作家。《罪与罚》、《卡拉马佐夫兄弟》、《白痴》、《死屋手记》等。读他的书,是一种艰难的挑战。读过他的《被侮辱与被损害者》、《卡拉马佐夫兄弟》等。我认为他是黑暗作家。

  
纳博科夫贬低陀思妥耶夫斯基,推许托尔斯泰。但其他人都推崇陀思妥耶夫斯基,布罗茨基甚至说,上帝不公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深刻给上帝压力,迫使上帝后来派来了托尔斯泰,最终使俄罗斯文学传统沿着托尔斯泰的路,最终走上了庸俗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不归路。

  
涅克拉索夫:

  
俄国诗人。著有《大门前的沉思》、《谁在俄罗斯能过好日子》。我读过他的几首诗。

  
车尔尼雪夫斯基:

  
俄国哲学家。著有《怎么办?》、《艺术与现实的美学关系》、《资本与劳动》。主要通过历史教科书和哲学史了解他,好像读过他几首诗。

  
列·托尔斯泰:

  
俄国作家。著有《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等。这两本译本我都读过。

  
契诃夫:

  
俄国作家,著有《套中人》、《小公务员之死》等。我读过他的《变色龙》等。他有作品选入语文教材。

  
肖洛霍夫:

  
苏联作家,著有《静静的顿河》、《被开垦的处女地》等。早年读过《静静的顿河》。忘了版本了。

  
就在习近平对俄罗斯电视台谈他对苏俄文学的阅读的时节,在索契冬奥会开幕式上,俄罗斯列举了自己的12位文化巨匠,他们与习近平所列有相同也有差别,他们分别是:普希金、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果戈理、屠格涅夫、契诃夫、马雅可夫斯基、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布罗茨基、鲍加可夫、索尔仁尼琴。其中习近平未提到的几位是:

  
马雅可夫斯基:苏俄诗人,我读过他几首诗,自杀;

  
阿赫玛托娃:苏俄诗人,俄国诗歌的月亮,斯大林的打手日丹诺夫说她半是妓女半是修女,是布罗茨基的保护人,我读过她不少诗歌,尤其喜欢她的安魂曲,终老。丈夫被枪毙,儿子被逮捕;

  
茨维塔耶娃:苏俄诗人,我读过她不少诗,还有她的传记,布罗茨基对茨维塔耶娃很推崇,自杀,丈夫被枪毙,儿子死在战场。

  
布罗茨基,诗人,年轻时因写诗被认定不劳而获而被判刑,后被驱逐出境,终老于美国。读过他不少散文。《理智与情感》、《小于一》还有他的谈话录和传记,我都读过。

  
鲍加可夫,作家,我也是看索契冬奥会开幕式才知道这个人。百度说他是乌克兰作家,作品过去一直被禁。

  
索尔仁尼琴,作家。曾经的流放者。著有《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古拉格群岛》、《癌病房》等。我读过他的《古拉格群岛》。

  
3,习近平的法国书目

  
习近平去年在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讲话时表示,他青年时代就对法国文化抱有浓厚兴趣,法国的历史、哲学、文学、艺术深深吸引着他。

  
“读法国近现代史特别是法国大革命史的书籍,让我丰富了对人类社会政治演进规律的思考。”

  
与法国近现代史特别是大革命史相关的作家和书籍,在习近平随后开列的名单里有了详细呈现:

  
“读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等人的著作,让我加深了对思想进步对人类社会进步作用的认识。”

  
“读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人的著作,让我增加了对人类生活中悲欢离合的感触。”

  
孟德斯鸠:

  
著有《论法的精神》、《波斯人信札》等。

  
因为写诗被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人民法院以不劳而获罪判处5年徒刑后又驱逐出境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布罗茨基说:“我认为,与一个没读过狄更斯的人相比,一个读过狄更斯的人就更难为着任何一种思想学说而向自己的同类开枪。。。。。。”(诺贝尔受奖演说,布罗茨基,1987年)

  
惭愧,《论法的精神》译本,我从来没读完过,看样子还得坚持读完;《波斯人信札》压根没看过。

  
伏尔泰:

  
法国启蒙运动旗手,著有《哲学通信》,《形而上学论》,《路易十四时代》,《老实人》等。

  
很惭愧,我只在历史教科书和哲学史教科书上读到过介绍,他的作品我从未读过。他的那部《中国孤儿》改编自中国的《赵氏孤儿》,元剧《赵氏孤儿》我读过。

  
卢梭:

  
愤青祖师,著有《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社会契约论》、《爱弥儿》、《忏悔录》等。还好,我读过《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社会契约论》、《忏悔录》译本。

  
狄德罗:

  
著有《百科全书》等。很惭愧,我只在历史教科书和哲学史教科书上了解过他的事迹,著作一无所读。

  
圣西门:

  
法国乌托邦思想家,著有《一个日内瓦居民给当代人的信》。惭愧,没读过他的作品。我是通过马克思的著作以及历史教科书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史了解他的。

  
傅立叶:

  
法国乌托邦思想家,著有《四种运动论》、《文明制度的批判》和《新的工业世界和社会事业》等。惭愧,这几本书名我是百度来的,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过去是通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和历史教科书的介绍知道他的。

  
萨特:

  
存在主义大师,曾是资深革命左翼,现代愤青的宗师。著有《存在与虚无》、《辩证理性批判》。他和他的两位同学加缪、阿隆都是现代哲学的重镇,阿隆则是萨特的对手,自由主义的旗帜。惭愧,我读过《存在与虚无》译本,很厚,那时年轻,虽然是哲学系的,还是没读懂,如果现在再读,理解会清晰些吧。

  
蒙田:

  
法国人文思想家,著有《随笔录》,曾经有一本在中国很流行,我也没免俗,曾读过译本。

  
拉封丹:

  
法国作家,著有《拉封丹寓言》。惭愧,没读过。我是通过历史教科书知道的。

  
莫里哀:

  
法国剧作家。著有《无病呻吟》,《伪君子》,《悭吝人》。嗯,还好,我读过《伪君子》译本。

  
司汤达:

  
法国作家。著有《阿尔芒斯》、《红与黑》、《巴马修道院》等。我读过《红与黑》译本。在南风窗任上,我以老大哥读了我一篇文章,打飞机赶去广州请我喝酒,第二天路上我开玩笑跟他说,他像于连,一个奋斗者,不过不同的是于连败了。

  
巴尔扎克:

  
法国作家。著有《人间喜剧》、《朱安党人》、《驴皮记》。惭愧,我一本也没读过。我是通过历史教科书和语文教科书知道的。

  
雨果:

  
法国作家,自称自由思想者。著有《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笑面人》等。我读过他的《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译本,还有《九三年》。据说他的作品现在语文教材里有。

  
大仲马:

  
法国作家。著有《基督山伯爵》、《三个火枪手》等。还好,这两本我都读过译本。

  
乔治·桑:

  
法国作家,著有《我的一生》《安蒂亚娜》等。惭愧,我没读过她的东西,看过不少别人写她的文章,听说她的风流韵事很多,嗯,肖邦的情妇。

  
福楼拜:

  
法国作家。著有《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布瓦尔和佩库歇》、《萨朗波》等。惭愧,我只读过《包法利夫人》译本。

  
小仲马:

  
法国作家。大仲马的私生子。著有《茶花女》、《私生子》等。还好,读过《茶花女》译本。

  
莫泊桑:

  
法国作家。著有《羊脂球》、《漂亮朋友》、《项链》、《我的叔叔于勒》等。惭愧,读过《项链》、《漂亮朋友》译本。

  
罗曼·罗兰:

  
法国人道主义作家。著有《约翰克里斯朵夫》。还好,我读过译本。上大学的时候,晚上我经常在宿舍里背诵它的结尾,差点把我一个舍友逼疯。我还读过一本《罗曼罗兰文钞》。

 回复[2]: 续 科长 (2015-10-18 07:41:39)  
 
  4,习近平在2014年文艺座谈会上讲话,提到了不少书目:

  
王树增,《长征》。惭愧,没读过。我读过索尔兹伯里的。

  
麦家,《暗算》,《风声》。惭愧,没读过。我看过几集电视连续剧,也没看完过。

  
贾平凹,《带灯》。惭愧,没读过。

  
海明威,《老人与海》。还好,这本读过,《永别了武器》,我也读过。

  
杰克·伦敦,《热爱生命》、《海狼》、《野性的呼唤》。惭愧,一本也没读过。只是通过文学史有所了解。

  
马克·吐温,《汤姆·索亚历险记》。还好,读过。

  
惠特曼,《草叶集》。嗯,我喜欢惠特曼。

  
歌德,《浮士德》,惭愧。几次都没读完,努力争取把它读完;《少年维特之烦恼》,还好,读过。

  
席勒,《阴谋与爱情》。惭愧,没读过。历史教科书里介绍过,歌德谈话录里对席勒评价很高。

  
海涅,《诗歌集》。惭愧,我只读过海涅一些诗,不多。

  
雨果,《悲惨世界》,《九三年》(见前)

  
司汤达,《红与黑》(见前)

  
巴尔扎克,《人间喜剧》(见前)

  
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朵夫》(见前)

  
莱蒙托夫,《当代英雄》(见前)

  
普希金,《叶普盖尼·奥涅金》(见前)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见前)

  
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见前)

  
拜伦,《唐璜》。嗯,还好,我读过不少拜伦的诗。歌德谈话录里歌德对拜伦评价极高。

  
雪莱,《西风颂》。嗯,还好。读过。

  
萧伯纳,《圣女贞德》。我不知道小时候看的连环画是谁的脚本。

  
狄更斯,《双城记》。还好,我读过译本。

  
5,其他地方,习近平同志还提到过: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嗯,这本书我读过。

  
《史记》,嗯,我读过。

  
《春秋》,惭愧,只读过几篇。一定会去读。

  
《诗经》,读过,还抄过2遍了。

  
《礼记》,我认真读过。

  
《管子》,惭愧,没读过。

  
《孔子家语通解》,惭愧,没读过。

  
《论语诠解》,惭愧,只读过论语。

  
《苦难辉煌》,没读过。

  
1998年第7期《当代人》杂志刊登了习近平吊唁贾大山的文章《忆大山》。习近平谈到贾大山的小说《取经》。我没读过。

  
2013年2月,习近平会见了连战以及随访的包括星云大师在内的台湾各界人士,习近平说“大师送的两本书我都看完了”。

  
星云于2012年底和2013年曾送习近平两本书,《迷悟之间》,共12册,《百年佛缘》,共9册160余万字。惭愧,我一本也没读过。

  
《单向度的人》,马尔库塞著。还好,我认真读过。

  
另外,习近平自己还有两本书《之江新语》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前者没买,后者单位发了,还没来得及读。惭愧。

 回复[3]: 书 老唤 (2015-10-18 15:36:37)  
 
  书,估计是买回来了。至于读没读,很难说。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没读懂。否则:

  
第一,不会不释放刘晓波。

  
第二,……容我想想……

  
我是正经读书人,知道读书是怎么回事儿:真的读懂了的话,肯定会有所行动。除非认为这些所谓的【文化】都是垃圾!

 回复[4]: 电视杂志上常有1个月读40本 三国天下 (2015-10-18 21:29:09)  
 
  一年读500本之类的快速阅读方法介绍,不明觉厉

  
http://kiokublog.com/dokusyo.html

  
http://innova-jp.com/30minutes/

  
http://wakarukoto.com/?p=15340

  


  
习的这个是其写作班子的读书单

  


  

 回复[5]: 千万不要上当! 老唤 (2015-10-18 22:46:48)  
 
  所谓的【速读】是忽悠,或者干脆说是骗人,即【傻屄唬傻屄】。

  
首先,除了好的工具书,书店里的书99%都是垃圾,剩下的1%还是那几本【天才之作】。【垃圾】读多了就变成了【垃圾】。

  
其次,一定要【慢读】,最好保证【原汁原味】,即尽可能用原文读原著(这当然不容易)。不怕慢,一年读懂一本书就相当【伟大】了。或者说:那时,你绝不逊色于一位普通的大学教授!

  
这是价值观的转换:你读懂了卡夫卡,你就会用卡夫卡的眼睛看待世界;同样,你读懂了尼采,你就会用尼采的眼睛看待世界;你读懂了爱因斯坦,你就会用爱因斯坦的眼睛看待世界;你读懂了弗洛伊德,你就会用弗洛伊德的眼睛看待世界……如此等等,你会具有多种世界观或价值观,由此,你才可能有你的扎扎实实的世界观。

  
读书的目的各不相同。悲观地说:这是天生使然。有人读书是为了显摆,有人读书是为了升官进爵,有人读书是追求真知,等等,这从一个人的言行马上就可以判知。这也是我为什么说老习【没读懂】的原因。

  
真知一定会贯彻在言行之中。从他的生活经历我就知道:他根本不可能读懂孟德斯鸠、伏尔泰、狄德罗(我的导师是世界公认的狄德罗专家),还有萨特、陀思妥耶夫斯基等等。

  
他大谈读书是他的失误,我如果是他的秘书,绝不会鼓励他这样做,让外国人偷笑……

 回复[6]: 读书 二进宫 (2015-10-19 01:16:35)  
 
  好人越读越好

  
坏人越读越坏

  
傻人越读越傻

  
什么样的人读什么样的书

 回复[7]:  小背心 (2015-10-19 22:01:33)  
 
  这样看来,很多书只能说是“看”过,没有“读”过,惭愧

 回复[8]: 歪解一下 请 (2015-10-20 13:59:24)  
 
  讀,言賣,也就是“卖嘴皮子,耍嘴皮子”?

  

 回复[9]:  待于野 (2015-10-26 20:15:08)  
 
  科长的全篇论文化没看进几行,只觉得你夫人最有文化,因为她的喜欢《琅琊榜》。

 回复[10]:  待于野 (2015-10-26 20:18:02)  
 
  山前灯火欲黄昏,山头来去云。鹧鸪声里数家村,潇湘逢故人。

  


  
逢故人啊!

 回复[11]: 兄弟都是有脸面的人 科长 (2015-11-09 16:46:08)  
 
  兄弟都是有脸面的人

  
一剑飘尘

  


  
马习会,变成了马戏会了。熹宗世界各国背名著,最终脱口而出的是额们陕西方言:“两岸同胞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同胞兄弟”

  


  
这样说其实也蛮好,说明我大天朝回归工农专政本色,老农民也能领导国家,总比美帝国主义都是律师资本家当总统强。想当初,赫鲁晓夫在联合国大会上,就曾经当场脱下靴子,猛敲课桌,真正向小伙伴们展示了“工人阶级有力量”的本色。

  


  
现在想,估计熹宗展示自己的博览群书的出访,应该是吸取了赫鲁晓夫的教训,怕吓着外国的小伙伴们。其实,熹宗在对内讲话上,一向是很具有农民特色的。比如,半年前谈到法制(他不懂法治),说要“掌握刀把子”。

  


  
这次马戏会之前,我还满心期待熹宗能够再背一下书名。毕竟台海同宗,熹宗背的中文名著也算得上两岸共同财富,能够拉进彼此距离。但是,想不到熹宗在这样场合,来了一句:“打断骨头连着筋”。

  


  
语言朴实的出自陕西土话,也倒没有啥。歧视农民毕竟不比歧视妇女好倒哪里去。但是,歧视国家领导人不学无术,应该不犯法吧?歧视幕僚无能不犯法吧?熹宗最近对外的一系列表演,让偶不得不怀疑他的幕僚是高级黑。装逼背书名,已经成为世界上的笑话,比他女儿苦心孤诣创作的“135”歌曲,流传广多了。现在马戏会,又来打马英九的脸。

  


  
怎么这样说呢?

  


  
台湾现状是国共内战的结果。被打断骨头的,可不是你共产党啊。你把人家骨头打断了,还强迫人家连着筋。小伎俩自己盘算着也就算了,怎么还好意思在70年后首次相会的大喜日子里,公然打脸呢?即使这是非常符合熹宗本色的。

  


  
其实,说到兄弟相惜的感情,中国文化中有许许多多的经典台词,可以供熹宗装逼,而且还不至于需要前温相那种眼含热泪的表演技巧。“仰望星空”确实不适合在会议厅里,天花板上只有吊灯。

  


  
近代一个作家的话,对于台海两岸的这次会面就简直是量体裁衣,而且彼此都没有打脸。而且,最重要的,熹宗如果认认真真读完了高中,就一定应该学习过。鲁迅的话: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好吧,也许“劫波恩仇”都是熹宗所谓的负能量,不愿意提,那么用一下唐朝李贺的诗句:梦中相聚笑,觉见半床月。这可不是说躺在大奶的床上想二奶。说的还是兄弟情深。看看,这连“兄弟”两个字都没有提,就算台湾的中华传统文化保留的比较好,也够他们费思量的。文艺范,跃然马戏会上。

  


  
如果想配得上清华博士的头衔,可以更牛逼一点,套用老祖宗的“左传”上的话:兄弟虽有小忿,不废雠亲。瞧瞧,举重若轻,一场内战分隔70年,就用“小忿”化解了。“打断骨头”那样血淋淋的场景,不会让你反胃么?

  


  
偶随便举几个例子,都能够让熹宗的这次马戏会提升一个层次。毕竟马戏会上的兄弟,都是有脸面的人。在家炕上,可以说的陕西土话,带到这种场合,未必合适。中国现在最流行的宠物还是草泥马呢,你能像送熊猫一样,把它当国礼送人么?熹宗这么大方的个性,一定不会的。

  


  
作为一国之领袖,言辞表达是一门艺术,特别是在对外交往中。要既文雅有礼,又不能喧嚣过度。如果清华博士文凭没有教会这些,可以考虑再去哈佛在职读个文凭。以后再见到马英九,就可以校友相称,而无需血淋淋的打断骨头连着筋了。

 回复[12]: 评论的人不懂中国文化 张三 (2015-11-09 17:23:55)  
 
  习大大最爱舌尖上的中国,一定是想到小排骨了,是要打断骨头连着筋才好吃的,无锡肉骨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