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翟明磊在杨海鹏灵柩前的讲话

骏骏 (发表日期:2022-07-05 11:15:47 阅读人次:579 回复数:0)

  从此以后,谁与同袍

  
在杨海鹏灵柩前的讲话

  


  
翟明磊

  


  
我首先要摘下口罩向大家亮个相,我是反对戴口罩的。但是照顾这样一个场合还是戴上。

  
今天我们在这儿埋葬一位战士。

  
海鹏和我年轻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武士之道(中国春秋与日本) ,我们钻研了武士道的一些书。海鹏喜欢坂本龙马。自称新闻浪人。

  
战士的核心是什么?战士的核心就是不怕死。《叶隐闻书》里写道,武士对决,当你怕死的时候,眼前就会出现一团浓雾,天也会暗下来,你就看不见敌人的面孔,你就很可能被杀死。这是一个技术上的理由。但是我们作为战士,我们越来越体会到无惧生死的重要。我非常感谢海鹏,当年在陈良宇的事件当中,我写了上海拆迁黑幕的总体报告,自己处于非常危险的关头。我有点害怕,海鹏不动声色,而且冒险把我的文章直接连夜坐火车送到北京财经杂志,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死亡的威胁,但是我战胜了死亡。海鹏助我成仁取义。海鹏和我都是普通人,都有恐惧,但是我们作为战士,战胜一份恐惧就获得了一份力量。

  
海鹏进南方周末是我介绍的,那时候我只见过他一次,只看到他十几分钟,但是我见识他的气场,也认出他的灵魂。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海鹏在南方周末做出了很好的成绩。章太炎说过:“记者诸君,不务谄媚,不造夸辞,正色端容以存天下之直道。”海鹏每一篇都是符合的,他没有败笔。海鹏在李庄案当中和贺卫方完全是以一己之力,在无人发声的情况下奋力反击。他说:“某督(薄希来)一路佛挡杀佛魔来斩魔,势不可挡。杨某人甘愿以肉身化做一个小石头,布在某督必经的铁轨上,宁愿粉身碎骨,也要把那个火车掀翻。”海鹏为什么能那么做?海鹏为什么能说出“生死由命?我要发言。”亲爱的在场朋友们,海鹏是一个真正的战士!我们到最后才知道,一个真正的武士不是由他的技术决定的,而是由他博大的胸怀,他的慈悲,他的无我决定的。

  
2007年,我办的《民间》杂志被查封,家被抄。一下子接到一百多个声援电话。远到西班牙电台都来采访我。当时奇怪,一本小杂志怎么惊动各路义者?后来我才知道是海鹏第一时间发布消息,呼吁友人们支持我,公民相互守望我体会到了。明磊幸存至今,因为有这生死相托的友人。

  
老实说海鹏很爱开玩笑的,他可以嘲笑一切。在座的朋友可能都被他开过玩笑,在南方周末他开的最大的一个玩笑就是说把各种人编排进去,让孙保罗朱强拿着蓝色小药丸念伟哥广告词,“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为什么我们还在坚持?因为我们爱的深沉。”

  
总编江艺平听完这个海鹏的玩笑,嗔笑一声:“海鹏你真坏。”

  
任何权威或势力都在他面前是可笑的。

  
所以大家看看我身上这个T恤。正面写着“我们就是坏人说的那种坏人”,这件衣服我送给过海鹏。海鹏写调查报道,纠缠如毒蛇,执着如怨鬼。他足够苍老又足够有孩子般的调皮鸽子般温柔,他足以应付坏人,我的衣服后面是我个人给海鹏的挽联:“从此以后,谁与同袍?”语出诗经《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还有四个字:想念海鹏。

  
海鹏一直很爱开玩笑,但是只有一个阶段,他不开玩笑,他很沉默,就是在蟹妈案的时候,他说了粉身碎骨,没到这个程度。但是他受到了很大的摧残。我和朱雨晨出马完成长篇蟹妈口述《我是怎么被审成贪污犯的》并完成了证人取证的采访工作。开庭时我站在海鹏的左边,浦志强站在右边。“如果我们尽力也无法扭转,那我们就站在兄弟身边。”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蟹妈被判了四年重刑。当蟹妈被带走的时候,她请求握一下海鹏的手,被法院拒绝了。海鹏完全沉默了,我对着法庭吼了一句,“你们不觉得自己在演戏吗?”那时候我真的不会骂人,要是现在我要加一句“去你妈的——-狗娘养的”。海鹏为他的自由,为他的战士之道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听海鹏说,当时上海在他急攻下,准备让步,但周永康批示严办,周当时和薄是一伙的。所以蟹妈案最后实质上是对海鹏攻薄的政治报复。

  
战士向来光明磊落,却落到这种下作泥沼中。

  
更可悲的是中国人在事件中往往不指责压迫者,反而是指责被压迫者,“啊呀,你反抗太激烈了,活该!”

  
我记得蟹妈重判消息出来,北京的郭玉闪夫妇一听抱在一起痛哭,这才是人正常的反应。

  
海鹏夫妻为了“人”的大写的尊严,绝不认罪,小梅坐满四年。

  
小梅,我想说你是战士的妻子。海鹏在他最痛苦的时刻,曾在车里回头对我说“如有意外,把湄儿托付给你。”

  
作为战士我直觉他要走武士自尽之路,失败了就要免受羞辱。我故意不动声色,淡淡说了一句“那老人们怎么办?”

  
家中有五个老人其中九十多岁奶奶都要海鹏赡养。

  
海鹏忍辱负重活下来了,盼到了小梅出狱的那天。

  
哲人说:没有在深夜恸哭过的人是不足与谈人生的。我仿佛听到了这个汉子深黑之中的呜咽声。

  
这是我们在中国学习的奇特武士之道!

  
海鹏象基督山伯爵继续攻击,短刃,长剑……上海检察长陈旭最终倒台。

  
有人说海鹏后来消沉了啊。什么海鹏只顾自己的家庭了,甚至认为海鹏代表了一个新闻时代的消退,有些人认为他有奇特的阴谋论。不是的,海鹏去世前几周,我跟他在乌克兰组诗,上海组诗发生了严重争论。但是我们彼此听取了意见,达到了和解。我记得海鹏凌晨三点打电话给我解释他的观点,让我感到他的认真与温暖,我觉得海鹏的身上除了武士的精神,他更有了宽宏大量这样中道的力量。严义明律师因为和他的交道比较多,感受更清楚,他这个晚期的风格是非常明显的,比如因为我提到有在壹基金工作的朋友海鹏就说了他是什么什么派系的,我就生气了。

  
我说“海鹏你的政治判断我大体都赞同,但是我们看人不能只有一个政治派系的观点,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啊,有他的主体性。”海鹏后来同意的。我要说海鹏后来为什么会引起一些朋友的误解?他真的是从朋友的角度考虑,他知道政治的阴险,他害怕朋友们被政治所利用,成为工具。这是他深深的内心,也是深深的对我们的一个情感。

  
我又说“在这个派系当中,为什么你对这个庆丰没有一句坏话?”他老实交代是他其实厌恶政治里面的所有的派系,只是说对某些派系风格更厌恶。他说清零政策,某个人是有罪的,但是如何定罪是要量刑具体的,不能把所有的罪责都放在一个人身上。海鹏对政治有分析,懂得其中更深的肌里,有清醒,也有自己的公道。在守灵时,我和他的粉丝团聊过,他其实一直是在鼓励粉丝团,他成了一个有光的人,有热量的人,对生命也充满了热爱的希望。海鹏在完成他的君子之道,看上去是没有以前的光芒,但是君子之道叫黯然而日章,他的内心的火花一直和我们年轻的时候一样。我们现在的沉寂并不是因为我们怕死,我们对死同样无所畏惧,但是我们知道更要有效率的战斗。所以他的去世。我是非常的失落,从私人来说是一个挚友的伤心,从公共来说,我是期待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可以联手做大事,但是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海鹏是一个伟大的生命,是一个没有完成的伟大的生命。他一直在往上走,一直在完善自己,一直对所有的人(敌人除外)都是那么无私而爱护。他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他是真正的观音,虽然他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他可能是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也是因为高洁深层孤独的人,所以他言辞锋利。我以前开玩笑,我说海鹏你是可以真正烧出舍利子的人,只是你整个人上了天堂,你的舌头得留下。现在我改变我的观点,正是因为他的舌头,他的气吞万里如虎的网络决杀,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的政局,在薄熙来案中完成了他的一个历史使命。

  
我们的失落可能源于这样的期待:这样的战士应死于战场而不是平地一跤中。只是世事无常,海鹏最喜欢的坂本龙马,天下第一武士,最后是在酒屋喝酒时,对手偷袭横刀乱砍,龙马连剑都来不及摸到就死于非命。

  
海鹏你才五十五岁!

  
所以海鹏,我和你说最后一句话,如果有来世,我们还是要做兄弟,我们并肩战斗去杀敌。不过提醒海鹏一句,别让种花误了你的战斗。

  


  
2022年7月3日晚

  


  
注:海鹏那天凌晨四点起来种花,晚上又赴饭局……在楼下摔倒,呕吐,挣扎起来没有求助,回家,脑溢血而去。当时妻子出差,女儿在东京家中只有一只叫浦志强的猫。

  


  
在海鹏追悼会上即兴讲话,成文时略有扩充。

  


  


  


  


  
附:海鹏19年时对蟹粉群小年夜发言

  


  
在我反抗命运那一刻起,多数人认为,我会被体制所弃,被体制所笼罩的社会所拒,我会踯躅于人性的荒原,我唯一可做,就是像荒原上的狼一般哀嚎,直至泣血而死。

  
我很冷。因为熟悉的社会关系人脉,多对施予有难色。在魔都我的对手认为,他们很容易就能做到,将我的社会资本变为零。

  
当我考虑到少牵连朋友,独自行走时,我怕过,哭过,深夜独自拥被而泣。世界寒冷而凄惶,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让自己的血一直热下去,像一个战士。

  
我发现了荒原上的一丛丛篝火,这就是你们。你们让我这个远行者烤火,温暖身体,分享食物和人生感悟。没有你们,我会觉得自己这几年走过的是一片鬼蜮。

  
我能回馈大家的,就是行走于地上中国和地下中国的种种见闻。许多人说我是疯子,许多人说我是被人收卖,在无数的脚踩向我时,是你们一直保持倾听。

  
因为你们倾听,我才会述说。如果没有你们倾听,我无法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我会死去。

  
我在微博转世235次,因为要找到倾听者。我再爱独行,也是人类一份子,我需要社会。

  
所以“生死由命,我要发言”。

  
也许以后的路,还是要孤独地走。

  
我知道在我需要烤火时,你们就在身边。你们会对我喊:“那个老汉,过来烤个火吧!”我会愉快地接受邀请,把酒而谈。

  
谢谢大家的信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