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中國公知艱難

愚公 (发表日期:2021-09-18 16:38:07 阅读人次:880 回复数:0)

  轉貼:

  
中国公知,实属不易。在知识分子群体中,不足1%的中国公知,在官方百般限制打压排挤冷暴下,在约见喝茶笔录监居坐牢的威胁下,几被赶尽杀绝,集体社死。然而他们并不被老百姓所知道所理解,甚至得不到广泛性的社会认同,只在小小的时政圈中,坚持喘息。更有甚者,他们不仅要承受五毛军团的漫骂攻击,还要忍受那些宽于待己严于律人的横炮组团,来自背后的火力集中抺黒攻击,冷嘲热讽求全责备,只能挨骂甚至不能还嘴。现在甚至已经发展成为文人吵架争道理,官方邦忙拉偏架,钓鱼挖坑,引蛇出洞,删贴封号,聚而歼之!

  
曾几何时,这些名字照亮过黑暗,现在无论死活,大都成了敏感瓷。我心目中的公共知识分子是:梁从诫,茅于轼,于建嵘,秦晖,资中筠,余英时,钱理群,郑也夫,胡发云,杨小凯,张维迎,崔永元,肖雪慧,艾晓明,李承鹏,陈丹青,浦志强,贺卫方,何兵,郭于华,崔卫平,孙立平,许章润,耿潇男,杨绍政,高瑜,章贻和,谭松,郭泉,张展,陈秋实,韩寒,笑蜀,鄢烈山,熊飞骏,袁腾飞,流沙河,慕容雪村,野夫,冉云飞,廖亦武,苏晓康,刘晓波,王怡,余杰,王朔,王康,郑义,北明,胡平,王维洛,范晓,胡杰,徐贲,张鸣,张千帆,周孝正,易中天,王克勤,袁立,柴静,莫之许,野渡,无眠,汐颜,方方,张文宏,花夫人,江淳,张国庆,宋石男,张先痴,李悔之,,,篇幅有限,挂一漏万。此乃个人印象,肯定有主观成分。但此处不及中国公知的1%(排名不分先后)。

  
这些曾经的中国公知,不论上下左右,各各不同,他们有的走了,有的关了,有的出去了,有的进去了,有的调低了音量,有的暂时休息了,有的还在顶风坚持,走在去监狱的路上。总之,至少在公共领域,中国公知已经几乎团灭,而处决的枪声,还不停息。

  
公知不是神也不是所谓完人,他们都有局限性都有缺点,但他们都是大写的人。他们没有一个人走了回头路,也没有识时务地“迷途知返”,没有用现在的得失和风险,来否定过去的自己,没有回头反戈一击。他们有怨而无悔。

  
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在广义上。泛指各类专业人才,以其专业知识及其道德情操,在公共领域为社会服务的社会精英,包括但不限于见义勇为,舍身取义,追求宪政民主和社会公义的各界优秀人士。所谓意见领袖,就是公知。但在严格意义上,公知与异议人士,公义斗士,信仰人士,维权律师及其它反对派人士,是有区别的。

  
既无专业知识,又无道德情操,回避公共问题者,不能称为公共知识分子。网络上的网红大V无论多红,都不一定就是公知。重要的区别,就是他是否更加能够代表公义。从这个角度看,从前的李怼高某,这次的程李互怼,性质就是不同的。在此多说一句,程李怼不是川拜斗的延续,不是左右之争,不能无限扩大,并且内卷,文革都没有这样无限上纲上线的。

  
公知之路,尤如一条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开弓没有回头箭。而那些人生对折的断箭废材,如飞去来器,人生过半又要折返原点,划道美丽弧线,又飞回温暖怀抱之中。还有人意犹未尽,甚至卖友求荣,反咬昔日战友。这样的飞盘侠虽不太多,却没有几个好东西。

  
成都环保义工:谭作人

  
2021.9.13

  
https://www.facebook.com/100053657109412/posts/376515170813717/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