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北朝鲜如何绑架日本平民

骏骏 (发表日期:2017-11-18 20:02:30 阅读人次:149 回复数:1)

  图文原帖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1ODA0ODA4MA==&mid=2247484096&idx=1&sn=8c4ac9ff7424d8c6f1dc86efaaae7037&chksm=fc2d34ffcb5abde9629ff8c34253f2bb244fd55f233b92b935218dea3d770bab52181ad7b15b#rd

  
东洋镜|和气猫|北朝鲜如何绑架日本平民

  
北朝鲜如何绑架日本平民

  
40年前的今天,1977年11月15日18点左右,日本新潟县天已经黑了。日本海海岸附近的新潟市立寄居中学女学生、13岁的横田惠在校园结束了课后羽毛球俱乐部的练习,在她家附近的新潟大学附属新潟小学门口的路上,与同行的同学道了再见后各往自家方向走,再拐一个弯就是她家了。然而,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到家。整整40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有能回到家。

  
横田惠失踪后几个小时内她的父母就报了警。她失踪后的一年内,当地警察投入了3000人寻找她,但毫无线索。她的父母想尽一切办法,找了一切能找的地方,看到杂志上长得稍像女儿的就去查找,甚至每得知有未确定身份的年轻女性遗体就去确认,然而他们的爱女始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是一位性格活泼、容貌清秀、有着良好家教的少女。她失踪的前一天是她父亲的生日,作为礼物,她送了父亲一把小梳子。

  


  
少女横田惠

  
1970-1980年代中,日本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失踪事件。与横田惠一样,失踪者的失踪多数发生在日本海海岸。横田惠失踪后前后发生的几件失踪事件被怀疑与外国谍报机构有关,但是在横田惠失踪案发前不久的一起“久米裕失踪案”的调查中,日本警方破获一起北朝鲜电台密码联系案件,确认有定居在日本境内的朝鲜籍人参与物色日本人并交给北朝鲜间谍船。但这是个案还是与其他失踪案有关联的一系列案件之一,当时并没有确切证据。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日本警方采取了保守的态度,没有把事件详细公布。

  
1977年9月19日,东京都三鹰市政府的保安人员久米裕(52岁,失踪当时,以下亦同)在石川县日本海海岸失踪。

  
1978年6月29日,东京都女性田口八重子(22岁)把她2岁和1岁的两个孩子临时寄在托儿所,再也没有去接孩子,她失踪了。失踪当时,她1岁的儿子耕一郎还没有断奶。

  
1978年7月7日-8日,福井县小浜市木工地村保志(23岁)与他的女友滨本富贵惠(23岁)在小浜的海岸附近失踪。

  
1978年7月31日,中央大学法学系学生莲田薰(20岁)与他的女友奥土祐木子(22岁)在新潟县柏崎海岸附近失踪。

  
1978年8月12日,日本电信电话公社(今NTT前身)职员市川修一(23岁)和他的女友增元RUMIKO(24岁)在鹿儿岛县日置郡吹上浜野营场失踪。

  
1978年8月12日,新潟县真野町(现佐渡)的准护士曾我HITOMI(19岁)与她的母亲曾我YOSHIMI(46岁)母女在购物后回家的路上失踪。

  
1980年6月,大阪府中国餐馆厨师原敕晁(43岁)在宫崎县青岛海岸失踪。

  
除了在日本本土失踪的日本人,还有在欧洲神秘失踪的日本人。

  
1980年5月京都外国语大学学生松本薰(26岁)在西班牙失踪。

  
1980年5月日本大学学生石冈亨(22)岁在西班牙失踪。

  
1983年7月,神户市外国语大学学生有本惠子(23岁)在欧洲失踪。

  
横田惠失踪案长期没有任何进展。横田夫妇长期处在痛苦的煎熬中,但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女儿的努力。案件的眉目突然展露,是在1987年大韩航空客机空难爆炸案发生后。

  
北朝鲜女间谍金贤姬因该空难爆炸案而被逮捕并被引渡到韩国,在韩国被判死刑,后被特赦。据金贤姬的供述,她在北朝鲜接受间谍训练中,曾经被安排与一名被绑架到北朝鲜的日本女子(朝鲜名“李恩惠”)一起居住,目的是了解日本人的日常饮食起居,以便在日后的间谍活动中伪装成日本人。这时候日本方面才确认一系列奇特的日本人失踪事件与北朝鲜有关,而且是北朝鲜官方行为。

  
汉城奥运会前夕,北朝鲜为打击在国际上地位日高的韩国,派间谍炸了一架韩国客机,金贤姬就是两名实施者之一。1987年11月29日,大韩航空858号客机从巴格达起飞,按计划将在阿布达比空港和曼谷空港停靠,它的目的地为首尔金浦国际空港。爆炸当时飞机上有乘客104人和乘务员11人,乘客多数是在中东打工的韩国普通人(前一阵热播的韩国电影《出禾且车Driver》的主角就曾在中东打工过)。持伪造的日本护照伪装成日本人的朝鲜间谍金胜一与金贤姬在阿布达比转机之际在飞机上放置了半导体式的定时炸弹并下了飞机,随后飞机在印度洋上空爆炸,无一人生还。

  


  
当时被逮捕的金贤姬

  
1993年叛逃到韩国的北朝鲜间谍安明进在1997年向横田夫妇透露:横田惠被绑架到了北朝鲜,曾经教过北朝鲜间谍日语。横田夫妇得知女儿是被绑架到了北朝鲜,只能向日本政府求助。因为日本与北朝鲜没有建交,一般的日本市民根本没有途径与北朝鲜交涉。

  
根据金贤姬的描述,专家绘制了“李恩惠”的肖像,日本警方发现这“李恩惠”与失踪者田口八重子相貌十分相似,而且教金贤姬日语的时期与田口八重子失踪时期一致。于是日本警察带上田口八重子的照片,混入10多枚无关的同龄女性的照片中,专程赴韩国让金贤姬辨认。金贤姬从这些照片中迅速地毫不犹豫地指认出田口八重子,说:“就是她。”

  


  
田口八重子

  


  
田口八重子被绑架几个月拍摄前的照片,上图长发微笑的是田口八重子,右一乳儿是她1岁的儿子耕一郎。

  
田口八重子是单身母亲,她失踪后,她的兄长领养了耕一郎。她的兄长根据她的性格,坚信她不会丢下尚在吃奶的孩子自愿失踪,所以坚持要求警方调查。为了避免给孩子造成心理创伤,她的兄长一直没有告诉孩子亲生父母另有其人。她的兄长在1991年就得知田口八重子是被北朝鲜绑架了,但是考虑到当时耕一朗只有十四五岁,怕对孩子造成心理冲击,所以作为亲属配合警方确认的整个过程一直隐瞒着耕一郎,直到耕一郎成年后,才告诉他真相。

  


  
耕一郎和田口八重子的兄长

  
据金贤姬回忆,田口八重子被绑架后,曾多次哀求放她回日本因为孩子还小,哪怕让她回日本当间谍也愿意,但被拒绝了。

  
确认多名日本平民被绑架,1991年,日本政府向北朝鲜正式提出交涉。北朝鲜政府一口否认绑架。1997年,日本政府根据当时确定的证据的范围,正式认定了10名公民被绑架,北朝鲜的反应是“这都是日本捏造的。”北朝鲜在日本的民间代表机构“朝鲜总连”也和北朝鲜政府口径一致,先谴责了一番日本“在历史上对朝鲜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认为日本通过造谣生事来转移对历史问题的视线。

  
除北朝鲜政府和“朝鲜总连”外,日本人中的左翼也不断有人质疑日本政府认定北朝鲜绑架日本人。这些意见认为,北朝鲜绑架是捕风捉影没有真凭实据,是日本右翼为了与北朝鲜为敌而造谣生事。比如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俄罗斯历史专家、朝鲜历史专家、左翼活动家、市民活动家和田春树教授在2001年发表论文说,“对北朝鲜的绑架指称疑点甚多,认定横田惠被北朝鲜绑架显然没有证据。”这位教授因在历史问题上坚定的反日拥韩立场而被韩国赞为“日本的良心”。在日朝鲜人社会活动家辛淑玉、部分日本左翼政党(如“社会民主党”的前身“日本社会党”)也公开声称绑架的指称是造谣,是日本政府和右翼为了挑动日本社会对在日朝鲜人的歧视的阴谋。

  
2002年9月17日,小泉纯一郎首相突然访问朝鲜与金正日会谈。金正日承认他的部下与定居日本的北朝鲜的合作者(“土台人”)绑架了包括横田惠在内的13名日本人,并同意小泉首相带其中5名(横田惠不在内)短期回日本探亲。这5名日本人回到日本后很快向日本政府表示不愿意回到北朝鲜。接下来,日本政府应这5名日本人的要求安排他们定居日本,并根据他们的意愿,开始为他们被留在北朝鲜的配偶和子女(大部分被绑架者在北朝鲜被安排了婚姻)来日本而进行了艰苦的交涉。

  
北朝鲜指责日本“日本不把这5名日本人放回北朝鲜是违背约定,日本炒作早已解决的绑架问题,目的是为了掩盖历史上日本对朝鲜人民犯下的罪行。”,但同时北朝鲜又表示“如果日本肯拿出诚意,我们还可以放几个人回去。”

  
事情出乎意料的发展之下,“日本的良心”们和“朝鲜总连”显然是被金将军打脸了。在确凿证据下,日本在先前认定的10名被绑架者外,追加了7名被绑架者。除了政府正式认定的17名被绑架者,还有883名不能被排除被北朝鲜绑架的失踪者,其中458名失踪者经家属同意,其信息登载在日本各都道府县警方的官方网站上。

  
横田惠的父母依然在等待女儿回来。

  
这个世界经常有这种奇怪的现象:人们对“历史上的罪恶”非常熟悉好像他们都亲眼目睹了一样,而对正在进行时的严重的罪恶,却漠不关心。一国绑架他国公民,在国际法上属于直接侵略。2002年小泉纯一郎首相访问北朝鲜,接回5名被北朝鲜绑架的日本人。

  
关于横田惠,北朝鲜政府承认了对她的绑架,但是称她已于1993年去世。经多方查实,一名叫做辛光洙的北朝鲜间谍和北朝鲜安插在日本的合作者实施了对她的绑架。在新潟的日本海岸她家附近绑架了她后把她装上了间谍船带到北朝鲜清津港。

  
据被接回日本的5名被绑架者之一准护士曾我HITOMI回忆:1978-1980年期间,曾我被安排与横田惠居住在一起。横田惠的被绑架先于曽我的被绑架,13岁的少女横田惠被关在间谍船黑暗而寒冷的船舱内横渡日本海的30多个小时中,惊恐万状,她一边哭喊“放我出去,爸爸救我,妈妈救我!”一边用手抓舱壁,以至于指甲脱落指尖都是血。

  
曽我被绑架到北朝鲜的时候,横田惠已经学会不少朝鲜语。这位13岁就被绑架的少女思念父母家人思念日本,日夜哭泣,监视横田惠的人对她说:“等你学会朝鲜语就放你回日本。”少女信以为真,于是拼命学习朝鲜语,聪慧的她很快完美地掌握了朝鲜语。

  
另两名回到日本的被绑架者地村夫妇回忆:1986-1994年期间地村夫妇和横田惠被安排居住在同一个被监视的地区,彼此熟知,1994年6月横田惠被安排搬家到地村夫妇隔壁。地村夫妇回忆说:横田惠多次哭诉:“他们说等我生了孩子就放我回日本,可是,这么可爱的孩子出生了,我多想我的父母抱抱孩子,他们却还是不放我回去。”地村夫妇还记得,横田惠有一次趁监视者不备,偷偷跑到机场,企图逃离,结果被抓回去。被抓回时她衣着凌乱、多处受伤,口中还低声呼喊“我去机场就可以回日本了!”

  
北朝鲜称横田惠已于1993年去世,但这与在北朝鲜与她有交集的其他被绑架的日本人的回忆有矛盾,所以横田惠的父母不相信女儿已经去世。于是北朝鲜把她“去世日期”从1993年改成1994年,并且让她曾经的丈夫、被北朝鲜从韩国绑架的金英男出面提供她的照片和骨灰,还推出金英男的女儿说这是横田惠与金英南的女儿。

  
骨灰送到日本后,横田惠的父母向日本政府要求DNA鉴定。日本人出生时,有保留婴儿脐带的习俗,横田惠的脐带也保存在家中,加上其父母同时提供DNA,进行了鉴定。按照日本的火化技术,骨灰中是很难有残留的DNA的,而北朝鲜的火化技术明显不高,日方成功提取了骨灰中的DNA,发现骨灰并非她本人骨灰,而是完全无关的人物的骨灰。而金英男的女儿经DNA检测,确定是横田惠的女儿、横田夫妇的外孙女。于是,横田惠的父母继续着各种全国性的演讲活动,在民间呼吁人们的关注,要求政府继续交涉讨还横田惠。

  


  
北朝鲜提供的横田惠与金英男、长女的照片

  
于是,横田惠的父母继续着各种全国性的演讲活动,在民间呼吁人们的关注,要求政府继续交涉讨还横田惠。

  
少女横田惠与母亲、双胞胎弟弟摄于家附近。

  
横田惠的母亲自从得知女儿被北朝鲜绑架后,就经常站在街头呼吁或在日本各地巡回演讲。爱女失踪时她41岁,现在她已经81岁。

  


  
横田惠的父母已是耄耋之年

  
这40年中,横田夫妇经历了多少的煎熬,流了多少的眼泪,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以前,他们经常是夫妇一起出席各种活动,近年来横田惠的父亲因年老体弱,已经无力坚持活动,只有母亲还在奔走呼喊。然而,81岁的老人,还能坚持多久?

  


  
演讲会上的横田惠的母亲

  
有从北朝鲜逃至韩国的知情人士通过非正式途径透露:横田惠还活着,受过良好教育、气质优雅的她被安排在金家当家庭教师,北朝鲜不肯放她回日本是因为她对高层的秘密知道得太多了。但是这个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北朝鲜政府提供的横田惠在北朝鲜的照片

  
2002年小泉首相突然访朝并带回5名被绑架的日本人,这是战后日本民众印象中最为深刻的几件大事之一,对日本民众有极大的冲击力。

  
战后日本和平、繁荣,治安良好,犯罪率是主要国家中最低的。包括欧美人在内的来日本生活的外国人人数不断增加,特别是八十年代以来,韩国和中国不断有大量民众来日本留学、工作、定居,这些人都是根据自己的自由的意愿来到日本的。谁能想到,70-80年代居然有一批日本平民被以这样残忍的方式剥夺了自由,离开了亲人。因为四周环海,日本人的概念中,日本好像是安全的,可是谁能想到,在日本海沿岸乃至于鹿儿岛海域,都经常有北朝鲜的间谍船出没,进出自如频繁绑架日本人?

  
二战后长期的和平教育下,绝大多数日本民众的意识中,即便是政治体制截然不同的国家和人民,日本人也不应该对他们有偏见。2002年以前,日本的报纸电台各种媒体报道北朝鲜的时候所用的称呼都是“北朝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个正式名称的全称,以表示必须的尊重。2002后,民意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以至于媒体报道时的称呼大部分改成了“北朝鲜”这个略称。下面我介绍一下几个问题:

  
一,北朝鲜为什么绑架日本人?

  
根据已有的信息,一般分析认为主要的目的有几个:1,培养可以伪装成日本人的北朝鲜间谍,比如横田惠和田口八重子都曾被安排教间谍日语;2,获取日本人的护照。日本护照在世界主要国家有免签证待遇,特别是在欧洲被绑架的多名日本人的护照被利用了,同时,因朝鲜半岛南北对立,北朝鲜的人很难带着任务潜入韩国,而如果持有日本护照,就基本不会被盘查。

  
二,北朝鲜如何实施绑架?

  
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的外国人来到日本,是很难确定合适的“目标”实施绑架的---这是人们不难想像的。北朝鲜间谍之所以能够在日本频繁绑架日本人,是因为有定居在日本的熟悉当地情况甚至掌握绑架目标对象个人情况的人做内应,充当内应角色的人被称作“土台人”(“土台”在日语中是建筑物基础与建筑物之间的连接部分)。在已被日本警方查实的几件北朝鲜实施的绑架案中,无一例外地全部都有“土台人“的配合。“土台人”一般负责物色绑架目标对象的选定、人身控制,并且,很多情况下直接参与绑架并把被绑架者运送到北朝鲜停靠在海岸的间谍船。

  
三,什么人会甘做这种“土台人”?

  
已查明的几件案件显示,主要是有亲属生活在北朝鲜的在日北朝鲜出身者。他们有的因被威胁亲人在北朝鲜遭到不利对待,有的出于对金家的忠诚而参与了绑架。比如(上)中介绍的1977年久米裕在石川县日本海海岸失踪案,实施绑架的是被朝鲜间谍金世鎬。

  
金世鎬伪装成北朝鲜商人潜入日本后化名“宮本明”。配合金世鎬的内应即“土台人”是在日朝鮮人李秋吉。李秋吉因此案被日本检察官处以缓期起诉处分(即,检察方虽然提起公诉,但是在一定的缓期内不实际提起,缓期内如无其他犯罪行为发现,则免于起诉),后来,李秋吉申请加入日本国籍被批准,现在他以日本人“大山秋吉”的身份定居在东京。

  
从日本检察方对李秋吉的宽大的处理可以看出,日本并没有因为被告人的国籍而从严处罚;从北朝鲜公民李秋吉依日本国籍法成为日本公民“大山秋吉”可以看出,日本对于愿意弃恶从善愿意做一个善良日本市民的人,打开了宽容温情的大门。然而,不能忘记的是,在日本依然潜伏有大批的“土台人”。我们要了解“土台人“就不能不提到定居日本的大量的朝鲜半岛籍人。

  
日本国内定居的朝鲜半岛人,根据1958年的统计数据,当时在日本生活的朝鲜半岛籍的人共61万人,其来历构成为:二战后偷渡来日本的为208,828人(占34%),战前出生于日本的为173,313人(占28%),1939年8月前自愿来日本打工的为107,996人(占18%),来日本时期不明者72,036(占12%),1939年9月1日后来日本的35,016人(占6%,其中根据39年9月1日后的《国民动员令》征集到日本本土的为245人,占0.04%)1910年-1945年期间,根据《日韩合并条约》,日本本土和朝鲜都是大日本帝国的一部分,朝鲜人能够以比较简便的手续进入日本工作生活。

  
四,二战后偷渡来日本的朝鲜半岛人为什么特别多?

  
这是因为二战后朝鲜半岛南北分裂,韩国的肃清共产主义者的活动出现失控,在济州岛等地屠杀了大量居民,导致济州岛等地居民大批逃往日本。随后爆发的韩战更令朝鲜半岛一片焦土,为避战乱很多朝鲜半岛人外逃。而日本二战后被解除了武装,海岸警察没有配备任何武器装备,无法阻拦偷渡者,导致大批的朝鲜半岛人非法登陆日本。例如日本首富孙正义的祖父与父亲就是1947年偷渡到日本的;Maruhan公司的老总韩昌祐也在电视节目中公开承认自己是战后偷渡来日本的。

  
日本是如何对待这些偷渡者的?鉴于日本与朝鲜半岛曾同属大日本帝国的历史渊源,以及二战后朝鲜半岛的混乱,日本恢复主权后,对这些战后偷渡到日本来的朝鲜半岛出身的人,采取了默认的态度,和战前就合法来到日本的朝鲜半岛出身者一样,给与了人道主义的待遇。日本不但几乎没有遣返他们,更在1991年立法对包括偷渡者在内的所有朝鲜半岛出身者及其后代无条件合法化,全部赋予永久居住权,称为“特别永住者”,以区别于一般永住外国人,今后他们的后代想在日本住多久就住多久(连犯杀人罪都不会被遣返),并赋予他们不同于其他国家来的合法居住者的经济上和出入境上特殊的权益。

  
由于上述原因,二战后日本长期居住着大量的朝鲜半岛出身的人,当然,他们绝大多数人是守法的,但是即便有一个极低的比例,也会存在较多的配合敌视日本的势力进行各种不法活动的人存在。“土台人”的存在就有这样复杂的背景。

  
五,北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对在日朝鲜人的影响

  
1,畸形的赎罪意识

  
二战后日本的和平教育和反省历史教育中,有很大比重的内容在教育日本的年轻人说:历史上日本对亚洲特别是朝鲜半岛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这种认识在战后日本人的观念中非常深刻,以至于有时候以畸形的形式表现出来。

  
比如北朝鲜出身的文鲜明创立的“新兴宗教”组织“统一教会”曾在日本安排“集体婚配”,把很多日本女信徒指配给韩国男子为妻,说这样才可以为日本人在历史上给朝鲜人造成的伤害进行赎罪。这些虽然是打着宗教的旗号的具有欺骗性的活动,但是涉入的女性等都是成年人,而且在没有出现暴力强制的情况下,日本警方不能依法介入。然而,这种把历史上的恩怨的帐算到现代日本人头上的畸形的赎罪思维,引起了一部分日本民众的不满和反思。

  
2,对专制思想教育的容忍

  
战前和战中,朝鲜半岛出身的人在日本本土可以和日本人一样进入日本的学校读书(比如朴正熙),二战后他们也享有和日本人完全同等的入学、升学的权利。二战后,定居日本的朝鲜半岛出身的人在日本开办了韩国人学校(目前有6所)和朝鲜人学校(最盛期有161所,现有60所)。朝鲜人学校直接受控于北朝鲜在日本的民间代表组织“朝鲜总连”,他们主要使用北朝鲜的课本,很多朝鲜人学校还在教室悬挂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的肖像画等,培养领袖崇拜情感,推行北朝鲜主体思想教育。

  


  
2017年10月13日东京朝鲜中高级学校的教室中,擦黑板的学生(照片)

  
朝鲜人学校教育中涉及思想的部分,明显是违背现代教育理念的。但是这个问题,日本很少有人提出疑问。战后“反省历史教育”中矫枉过正到了畸形的程度,在这里我们也可以很容易看到这种不合理的图式:日本历史上对朝鲜有罪→现在的日本人要赎罪→赎罪对象是现在的在日朝鲜人→尽量满足在日朝鲜人的要求→不满足他们就有民族歧视的嫌疑。

  
由于日本重视教育、尊重多样化、尊重大和族以外的民族的民族教育(包括华文学校)。因朝鲜人学校教育大纲与日本一般学校不同,难以完全同等对待,但日本对他们在升学上尽量给予类似待遇;同时,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为韩国人学校和朝鲜人学校提供了办学的便利。1970年代起,一般日本的正规私立学校享受的补贴等,对韩国人学校朝鲜人学校也给与同等待遇,甚至更优厚的待遇。

  
比如,大阪市对经营“中大阪朝鲜初级学校”的学校法人“大阪朝鲜学园”无偿贷借大阪市所有的用地长达50年。而日本一般的私立学校是得不到这种待遇的。而前不久安倍首相被疑涉入日本私立森友学园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从大阪市地方政府购得办学用地的事件,国会和日本媒体是当成一个大丑闻来彻底质问和追究的。而对朝鲜人学校的各种优惠,不但没有人作为丑闻追究,好像还是为“历史上的罪恶进行赎罪”的好事。

  
教育的平等和教育理念的自由独立--这些最应该得到优先的原则,在“不能搞民族歧视”的正义大旗之下,显得呼吸困难。这也许是战后日本综合症的病症之一。

  
3,教育补贴发放问题

  
即便在北朝鲜绑架日本人的事情暴露出来,日本民众对北朝鲜罪恶行为的愤怒高涨的时期,日本对朝鲜人学校依然进行补贴。2015年,支援解救被绑架者的民间团体状告兵库县和神户市,要求停止向当地的朝鲜人学校发放补贴,法院驳回了原告诉求。直到最近北朝鲜开发核武器并向日本上空屡屡发射导弹,引起了日本民众高度的紧张和不满后,日本各地才出现有地方政府停止向北朝鲜学校发补贴,或对教育中的领袖崇拜行为限期整改,逾期不整改的才停止补贴。这些措施的法律上的根据是,各地教育补贴发放的条件中,一般有一个明确条件,那就是教育内容在思想上必须是自由独立的,不能将公共财源使用在违背现代教育理念的教育内容上。

  
目前为止,日本28个都道府县中有16个停止了对朝鲜人学校的补贴的发放。大阪府和大阪市地方政府也停止了对朝鲜人学校补贴的发放。大阪的朝鲜人学校状告大阪地方政府,认为地方政府侵害了朝鲜人受教育的平等的权利,并举行了示威游行。大阪地方法院没有支持原告的主张。

  


  
抗议停发教育补贴的在日朝鲜人(图片)

  
4,高中学费无偿化的适用问题-

  
2010年日本开始推行高中教育无偿化(即公立高中不收学费,私立高中的学费由政府补贴),原则上朝鲜人学校也同等适用。但是2013年日本文部科学省(相当于中国教育部)决定将朝鲜人高中从无偿化范围中排除,理由是朝鲜人学校与“朝鲜总连“和北朝鲜政府有直接的关系。大阪朝鲜高级中学状告日本政府,大阪地方法院2017年7月28日打出判决,认定日本政府的该措施违宪,原告胜诉。

  


  
2017年7月28日大阪地方法院判决朝鲜人高中胜诉

  


  
抗议日本政府把朝鲜人高中从高中学费无偿化范围中排除的在日北朝鲜人。

  
六,对如何解救被绑架者的共识

  
1,武力解救不在选择项内、二战后日本唯一一次交战

  
小泉纯一郎任首相时期虽然从北朝鲜解救了5名被绑架者,但是这只是被绑架的日本人中的很小的一部分,绑架依然是现在进行时的侵略和侵害。

  
日本的普通平民惨遭绑架的事情刺痛着几乎所有日本人的心。希望尽快解救被绑架者,这可以说是所有日本人共同的愿望。问题是如何解救。自从发现有日本人被北朝鲜绑架,日本政府就非常努力地进行了解救活动。2002年小泉首相突然访朝带回5名被绑架者,他们下飞机的镜头,让我难以忘记。

  
有人说:就放回来的那5个人,也是日本花了大钱才买回来的。解救的内幕作为外交秘密暂时不会公开,我想这样的传闻也许不是空穴来风。但是对一个专制暴敛的政权,日本有什么别的办法吗?日本是一个文明的法治国家,能动用的手段是非常有限的,加上日本有和平宪法的约束,连国防都是依赖美国的,所以用武力解救不在选择项内。

  
70年代起日本领海就不断有可疑的间谍船出没,90年代间谍船活动非常猖獗。北朝鲜绑架日本人最主要的手法就是通过间谍船,但是日本几乎没有自己主动出击去捕获过。

  
2001年12月18日,美军突然通知日本的防卫厅(防卫省前身)说,东海公海的日本专属经济区海域(EEZ)发现国籍不明的可疑船只。防卫厅转告了海上保安厅(日本的海上警察)。海上保安厅这才知道有这么一艘可疑船只,于是赶去查看。海上保安厅根据《EEZ内渔业等主权权利行使法》的规定欲对可疑船只实施临检,该船只人员突然用机枪和手榴弹发射器攻击公务船。公务船被迫自卫,双方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枪击战。随后该可疑船只引爆而沉没。枪击战中,日方3名警察中弹受伤,对方8名死者被确认,沉船被打捞上来,确认是北朝鲜的间谍船。

  
二战结束后,日本没有在海外放一枪,而日本国内发生的唯一的一次国家间战斗行为就是这一次。事件后日本加强了海防巡逻,北朝鲜的间谍船自此几乎消失了踪迹。

  
2,被绑架者家人的无法诉说的尴尬

  
除5名已经被解救回日本的被绑架者,其余被绑架者还活着吗?2009年,被绑架者田口八重子(北朝鲜说她已经死亡但未提供遗骨)的儿子耕一郎到韩国约见了炸毁大韩航空858号客机的前北朝鲜间谍金贤姬。金贤姬在韩国被判处死刑后得到特赦,她在韩国结婚生子,过着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田口八重子被北朝鲜绑架后,曾被安排与特训中的金贤姬一同居住以教其日语和日本生活常识。田口被绑架时,耕一郎只有1岁,完全没有关于母亲的记忆。耕一郎成人后才被告知亲生母亲的遭遇。思母心切的耕一郎无法去北朝鲜找母亲,只能去韩国找金贤姬,希望从金贤姬那里打听到一点母亲的消息。

  


  
2009年耕一郎赴韩会见金贤姬(图片)

  
金贤姬已为人母,她表现出对过去的罪行的痛悔和对耕一郎思母心切救母心切的理解。耕一郎酷似其母的面容让金贤姬回忆起了特训时代的许多事。两人泪眼相顾,金贤姬对耕一郎说:“北朝鲜是惯于说谎的国家,他们说某个人死了,这个人经常还会活着出现,我相信你母亲还活着。”

  
解救被绑架的日本人,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对方是没有国交关系的专制国家,人在对方手里,对方拒绝放回,日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多年来,除向美国总统陈情外,被绑架者家人在国际上也很少有公开的活动。

  
被绑架者家人一方面不停催促日本政府不要放弃解救的努力,一方面却要面对避嫌的尴尬:经常有左翼人士说:“安倍首相在利用被绑架者及其家人,想利用绑架问题修宪,想把日本带回战争的老路。”这顶大帽子太沉重了,吓坏了所有的被绑架者家人。事实上,1990年代以来,绑架问题早就为日本公众所熟知,但是日本并无修宪动向。修宪动向是近年来北朝鲜开发核武器发射导弹后才出现的。

  
希望女儿早日得到解救的横田惠的母亲每次开演讲会呼吁日本社会关心这个问题,经常会有热爱和平的左翼媒体去采访她:“您认为应该用什么手段解救?您反对战争吗?您怎么看待在日北朝鲜人?”横田惠的母亲深知日本民众反对以任何理由发动战争,也深知恨罪恶不恨人的道理。所以,她几乎每次公开发言都会先强调:“我不恨普通的朝鲜人;战争是绝对不可以的。”

  
最近美国特朗普总统访日会见了被绑架者家人,会见一结束就有左翼记者去采访她:“您怎么看待美国和北朝鲜的军事对立?”她知道记者的意图,马上回答说:“我认为战争是绝对不可以的,战争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记者追问:“那您对特朗普总统说明您反对对北朝鲜动武吗?”她回答说:“这确实是我想说的,但是会见安排的时间非常短,我没有机会直接和特朗普总统说。”她小心谨慎地应对着。明明是40年来饱受折磨的受害者的母亲,却被弄得像随时需要被警惕的战争的挑唆者。

  
今天,日本街头一样的人来人往。横田惠有家不能归的这40年,貌似的的确确是和平的日本。




 回复[1]:  夏雨 (2017-12-10 22:45:45)  
 
  顶!一如既往,小花写得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