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这注定是一场无望的孩子保卫战

骏骏 (发表日期:2017-11-10 10:04:17 阅读人次:94 回复数:0)

  这注定是一场无望的孩子保卫战

  
2017-11-09 王五四 王微商

  


  
上海长宁区携程亲子托儿所被曝出长期虐童事件,从监控视频中看出,好几位老师参与了程度或轻或重的虐待,给孩子强灌芥末、消毒水和安眠药,有的孩子一个小时腹泻6次不给换尿布。我想,被开除后,这几个老师可以去渣滓洞工作了,渣滓洞的小萝卜头都没受过这样的摧残,你们这是在培养祖国的花朵呢?还是在从小培养地下党员呢?

  
贵州毕节四孩童自杀时我写了篇文章题目叫《谁把祖国的花朵做成了花圈》,本想用在这里,但怕会影响大家心中祥和安定的氛围,毕竟多惨的事我们都见识过了,用不了几天都会过去的,没有什么比抓紧收拾心情,切换成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模式更重要的了。

  
我一如既往的悲观,这种悲观不仅来自于对现实的判断,还来自于那些受害儿童的家长,其实也包括了我自己,祖国的花朵活成了祖国的绿萝,他们并不太在意,或者说曾经在意过,但发现无能为力,也就不那么在意了。直到花朵成了眼前的花圈,他们才开始声嘶力竭,要打要杀的。

  
这注定是一场无望的孩子保卫战,我倒是劝大家不如痛痛快快地承认我们根本没有能力保护我们的孩子,吸的吃的喝的用的以及脑子里的,哪一样都不是你说了算也左右不了,哪一样你都不敢说在你的安全掌控范围内。也不用那么愤怒、暴躁、用力地喊“谁动我孩子一根毫毛我就跟他拼命”,你孩子身心健康早就千疮百孔了,你是瞎了吗?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怂包软蛋自欺欺人,然后认认真真给孩子攒点钱找条出国路才对。

  
如果没有虐童事件发生,国内的幼儿教育就令人放心了吗?显然不是,稍微搅动下脑汁就会发现,幼儿教育里几乎每一个环节都会出问题,而且在不同的幼教园已经出过了。硬件就不说了,说说软件,张释文的文章里有一件事情挺典型的,“有一天,这所幼儿园的老师给我姐姐发了一条微信,内容是反馈孩子在幼儿园的恶劣行为,包括“她吃饭的坐姿,小脚总是叉开,其他小朋友都是小脚并齐,她的脚总是一只伸在旁边……每次上课的坐姿,她都是叉开腿坐着,其他小朋友都是小脚并齐,小手放腿上,她就两腿叉开,昨天教委专家来开公开课,就说她坐姿有问题,我们老师在十五分钟课程中多次纠正她,可是她总是记不住.....希望家长在家里继续训练孩子,我们也很着急,因为马上就要评市级了,谢谢”。你让孩子小脚并并齐干嘛?教委的专家是坐姿专业委员会的?孩子要是不听话不乖,影响你评市级了,是不是得给她灌点安眠药和芥末了?

  
什么是虐童?难道只有灌芥末喂安眠药照紫外线扭耳朵打耳光?我觉得强制孩子吃饭时小脚并齐就是虐童,强制孩子上课时小手放在腿上就是虐童,强制孩子坐在电视机前收看成人政治节目就是虐童………!所有的孩子都要乖乖的都要听老师的话都不准哭不准闹,这不就是维稳,不就是幼儿版的“稳定压倒一切”吗?有很多专家说过虐童的危害了,有些危害不是当下就能显现恶果的,而是潜移默化的,就像制度性的危害永远不会直接加在你头上,而是环环相扣层层递进,但这并不代表你的孩子没有承受着压力,不代表孩子的背后没有一只罪恶之手推着他向前,家长不能有这样的侥幸心理,也不能成为大家自欺欺人的理由。

  
当然,这时会有很多家长跳出来诉说着生活的美好,也会有些家长像模像样的劝你学着微笑面对生活,你们的确需要微笑面对生活,为什么?因为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而你活着,靠的是运气。

  
每一次虐童事件的发生,都不难找到直接凶手,问题根源在哪其实也不难找到,但慢慢的大家不愿意追根溯源了,因为太没新意了。我们都知道,一个社会只有拥有完善的法律,加上严格的监管和执行才能最大程度的保障各类人群的合法权益,但这里的加强监管,不是指加强权力对民众的监管力度,而是对权力本身的监管,就像这次事件里,不是上海妇联说会加强对下属机构的监管然后拍拍屁股就完事儿了,而是要加强对上海妇联的监管,层层追究相关责任,当然,写到这我都笑了。然而,虐童事件出来后,很多媒体和自媒体人都呼吁政府要加强监管,这不是为难人家吗?里根老师说过,“政府不能解决问题,它本身就是问题。”让一个权力不受制约的机构再加强一点监管,只会让相关领域的贪腐更加严重,服务质量越来越低。

  
咪蒙老师就属于这类人,写了个公号文章要求“第一,呼吁相关机构加大惩罚力度。这些教育机构敢这么嚣张,不就是因为犯罪成本低吗?第二,加强对幼儿园办学资质和幼师从业资质的监管。携程亲子园到底有没有办学资质?为什么民办幼儿园那么混乱?是不是应该加强监管?”咪蒙老师很多情况都没搞清楚有些情况还搞错了就写了稿子,携程出钱出场地办的是员工托儿所,因场地太小、没有资质被叫停,后来,携程购买了同样没有资质的上海妇联下属的第三方机构服务,同样的场地结果却办起来了。我想这些教育机构敢这么嚣张,恐怕是因为他们的上级部门吧?民办幼儿园的审批已经够艰难了,您还要求加强监管,还有,这次关民办幼儿园啥事,您知道出事的不是民办幼儿园是托儿所吗?您知道幼儿园和托儿所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两个概念吗?

  
咪蒙老师在文章中义愤填膺地表示,“如果是自己的孩子遇到这种事,不会跟那种人渣老师废话,只会冲上去揍她!!!每隔5分钟,灌她一大瓶芥末,吃死她!!打她都算轻的,真的很想按照《我唾弃你的坟墓》来操作一遍!!!!”您先缓和下情绪,先平静一下心情,先别那么激动,先回顾下您前阵子在朝阳区委统战部组织的新社会阶层人士座谈会中的讲话,您说“新媒体的舆论导向对于提高人民的文化素质至关重要,作为新媒体从业人员应该牢记自己的使命,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作为新媒体从业人员,您这要打要杀的,真牢记住自己的使命了吗?真弘扬主旋律了吗?真传播正能量了吗?请带着您那漫山遍野的粉丝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关于这次事件,我的一位朋友在她的朋友圈写道:在澳洲有一个独立的部门叫Department of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它是独立于学校和教育局以外的第三方,我曾经在过的澳洲幼儿园非常害怕他们突然袭击,检查中的任何一个漏洞都可能导致一个营运正常的幼儿园关门。同时老师们也有责任监护儿童,若发现孩子有精神上的异常,有身体上的伤痕,都有权给Human Service汇报,有虐童记录的家长也会付出惨重代价,会因此失去孩子的监护权,再要回来也难。还有相关法律,不会让哪个虐童的老师被开除了事的。关于其中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情感虐待,这在国外是一种可以被鉴定的虐童罪名,而在中国,大多数人无非觉得是家长太无事生非太小题大做太护犊了。我们都太善良了,而问责的门槛又往往高于虐童的门槛,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的家长选择做沉默的大多数。教育局肯定是袒护老师和学校的(我试过了),学校是通过期末考试成绩完成优秀教师评定的(被证明了),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形同虚设(以前我和它曾在同一栋大楼工作),又没有足够的法律保护受伤害的孩子……

  
这几乎是一场无望的战争。敏感的天佑曾经休学,现在又缓过来了,可是他依然会做恶梦,在梦中梦到被惩罚被羞辱被冤枉,然后哭醒。随你们怎么想,我才不认为是我的孩子有问题呢。”

  
我的朋友卢中强作曲,韩国强作词,写了一首歌《FIGO》,里面有一句特别好,“叔叔阿姨都很爱你,也会有陌生人来者不善。书本说的都有道理,长大了你会发现其中的谎言。”要让孩子们从小明白,这个社会并不单纯美好,要学会保护自己。哪里能保护你的孩子,哪里才是家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