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鬼首天龙-在日本的麻将生活

夏雨 (发表日期:2017-06-14 23:00:58 阅读人次:316 回复数:1)

   

  
鬼首天龙 | 日本传奇-----一个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麻将生活

  
(2017-06-02 00:24:38)

  
因为在日本学习和生活过,所以在日本有很多过去的同学和朋友,即使后来我移民其它国家,很多曾经的同学和朋友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络,每次去日本时都要寻找时间去看望他们。如今那些在日本的同学和朋友们,大多已经分散到日本各个大小城市里,都有自己的工作、事业和家庭生活。这二十年来,述说往事,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概在五年之前,当时我在国内度假,应山东济南一个朋友的邀请去游玩,傍晚吃饭的时候朋友说一会儿介绍我认识一对夫妇,男的是济南某中学的校长,女的是这所学校的教师,他们的儿子则在日本留学。朋友介绍我们相识的原因是这对夫妇想从我的口中了解一下日本的情况,并希望通过我介绍一些在日本的朋友相识,如果可能的话关照一下他们的儿子。

  


  
那天的晚餐十分丰盛,只记得是一所十分高档的私人会所,包间的餐厅不仅装潢考究,餐具也十分精美,服务员也彬彬有礼看起来素质极高,一盘盘端上来的菜肴更不必说了,都是珍品。酒席间那位校长先生谈笑风生,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他的夫人则时不常地透露他们年轻时谈情说爱的细节,说她老公年轻时家境很穷,所穿的衣服都是旧的,当时一个人粮票定量也不够他吃的,因为爱,所以她在私下默默资助着这个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话题自然而然地就会转移他们儿子的身上来,这是正题。通过他们夫妇的介绍,我知道了他们的儿子是国内清华大学毕业的,我当时就想,这孩子的智商应该是没问题的,读书学习也应该是没问题的。在海外留学读书的孩子,智商没问题,再加上刻苦读书,则其它都不是问题,我一向这样认为。晚餐结束前,我要了他们儿子的在东京的联系方式,答应他们我会找在东京的朋友与孩子联系,并请他们放心,孩子如果遭遇什么问题,我的朋友一定会尽力帮助。

  


  
离开济南后,我马上与在东京的孩子加上了QQ好友,也请一个在东京的朋友与这个孩子进行联系,希望她了解这个孩子在东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是否有什么问题和困难,能帮助解决就帮助解决。几天之后,在东京的朋友告诉我说她去看望这个孩子了,给她留下不错的第一印象,高高瘦瘦的,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非常斯文的模样。最后,朋友不无担心地告诉我说,这个孩子并没有去学校读书,他白天的时间基本都是在租住的房子里睡觉,晚上八点钟之后出去寻找麻将馆去打麻将,凌晨四点左右回到住处。朋友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我见识过不少,各种奇葩是应有尽有,我自以为已经没有什么内容可以让我感到惊讶的了,但是听闻到这个孩子的举动我还是被镇住了。留学生不去学校里读书,这虽然是个问题但这不是新闻,他可以去打工去挣钱,这是我们当年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常有的现象。但是,既不在学校里读书,也不去校外打工,而是白天睡大觉,夜晚出去打麻将,我真是前所未闻,前所未见。更何况我始终认为打麻将是一种恶习,我一直对于麻将成癖的男人或女人不屑一顾。

  


  
因为这个孩子的父母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他们的嘱托我一定会放在心上,再加上朋友的关系,我必须关注这个孩子在日本的生活。我首先向在东京的朋友问了一句:这孩子每天去打麻将,每赌必赢吗?朋友回答我说:是的,这孩子赢多输少,基本稳操胜券,平均每天的收入大概在三万日元!朋友的回答让我又大吃一惊,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孩子?有如此神奇的能力?我认识过几位嗜赌如命的人,虽然都自以为是赌技高超的神,其实都是渣,每每输得狼狈不堪。

  


  
我又问了一下在东京的朋友:这孩子目前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吗?朋友说:有的,他不知道如何留在日本,在他留学签证到期之后。他是很喜欢日本的,特别地喜欢,非常想在日本定居下来。我问:他的这种状态,要想留在日本,有可能吗?有办法吗?朋友说:应该有的!聊了很久之后,我问了一句:这孩子的父母知道他在日本的生活状态吗?朋友说:知道的,孩子的妈妈来过日本看望他。这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济南的那个晚餐之上,这孩子的父母没有跟我提起一句这孩子在日本的状况。

  


  
过了几天,我先跟我在济南的朋友交流了这件事情,我大概讲了这个孩子在东京的状况,询问了一些问题,朋友对我做了简单介绍,是这样的。原来这个孩子高中毕业之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清华大学,在清华大学读书到了二年级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开始是暗恋,随后开始追求,没想到遭到了女孩子的拒绝,这大概是这个孩子遭受的人生第一场挫折。于是他开始变得恍恍惚惚了,学习不再集中精神,并且经常白天旷课,夜幕降临之后,与其他同学聚集在宿舍里打麻将,都是通宵达旦的。

  


  
在清华大学里,麻将牌技法似乎成了这个孩子的必修课,就这样一直打到四年级,在北京有个中日青年交流活动,其中就有一个日本青年的麻将团队,在活动中要求与中国青年切磋技艺。于是清华大学的学生组团应战,这个孩子自然脱颖而出,大有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雄姿。在与日本青年麻将团队的鏖战中,这孩子高超的麻将牌技艺让日本对手叹为观止衷心佩服。俗话说:赌徒遇赌徒,惺惺相惜也。在日本青年的麻将团队离开中国之际,有个日本青年邀请这个孩子大学毕业之后到日本去,他代表日本人民表示热烈欢迎!

  


  
大学毕业之后,这孩子如约而至到达了日本东京,其过程连他父母都不十分清楚。因为在去日本之前这孩子做了充分准备,在业余时间学习了日语,所以到达东京之后很快可以应付日常生活中的问题了。这孩子具有异常禀性,认真钻研的内容特别精通,不关心的东西一点也不琢磨,东京的朋友说他就像个雨人一样,说话时给人白痴的感觉。但这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孩子。在东京,这孩子除了对东京的大小麻将馆的地址和营业时间一清二楚之外,其它的一概不知,他也不想知道,麻将之外的内容似乎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在济南的朋友说这孩子的父母是知道自己儿子在东京的生活状况的,起初非常担心,毕竟麻将是一种赌博活动,他们不担心自己儿子的牌技,而是担心他的每赌必赢会不会遭到什么不测,他们为儿子的人身安全担心。孩子的妈妈后来到日本探望孩子,最终打消了这个担心的念头。因为在日本是安全的,世界有赌徒,还有日本赌徒,最起码与中国赌徒是有区别的。而他们的儿子也不是一点心思也没有,他不会每天去一个固定的麻将馆,而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虽然有每赌必赢的把握,但是他时而故意放水,时不常地输一次两次,这让其它赌徒们对他并不特别放在心上。

  


  
这孩子在东京的奇葩生活让我忍俊不住,我是真心佩服这个孩子,我对在济南的朋友说,真的不用担心这个孩子在日本的生活,安全也不是问题。他每天打麻将平均一个月下来每天赢三万日元,这是高收入,你就是给他介绍其它工作,他也不回去做,换做是我,我也不去。我说这孩子的智商没问题,而且超出众人多多,他的父母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教育事业上了,不用担心自己的孩子在日本的生存问题。济南的朋友说,最担心的是这个孩子留学签证到期之后,还能不能继续留在日本,今后取得在日本的永久居留身份,这是他父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能不能请在日本的朋友帮助解决?

  


  
这孩子父母担心的问题,我对在东京的朋友说了,请她尽力帮助解决。半年之后,她告诉我,一切都不是问题了。这个孩子可以在日本安心地打麻将了。

  


  
一年之后,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要到日本走一遭,在东京见到了这个孩子,我很高兴,他也很高兴。这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分别时我再三叮嘱他必须要努力打麻将,用自己的智慧多多挣钱,因为我们不能解放全人类,让自己获得自由的生活,还是可以的。孩子说:请叔叔放心,我会努力的!我说:刚巴得枯达萨依!

  


  
后记:在这个世界上,我特别喜欢两个国家,亚洲的日本,欧洲的德国。至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我认为都是英系国家,大同小异并没有特殊差别,生活方式基本雷同。对于日本,我在那学习和生活过,后来移民他国,但是在日本时候的生活却铭记在心,那些人那些事儿总是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会慢慢地把那些过去的人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一个个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今天这个故事只是个开头,一切都刚刚开始!

  


  




 回复[1]: 嫁给日本黑社会大佬的四川妹子 夏雨 (2017-07-20 14:58:12)  
 
  

  
鬼首天龙 | 日本传奇-----嫁给黑社会大佬的四川妹子

  
(2017-06-12 18:04:46)

  
幸子是我在日本的中国同学,幸子是她的日文名字。她是中国四川的妹子。模样姣好,一双眸子很亮,像只野猫似的眼神,对,就像是一只野猫的眼神。这是一个似乎没有安全感的姑娘。

  


  
记得那天晚上已经有一点的光景了,我正要上床睡觉,突然传来一阵拍门的声音,我走到门前,只听外面传来一声:开门!我打开房门,幸子就站在门外。我问道:怎么回事?她马上走了进来,站在并不宽敞的门厅,对我说:先把手机借我用一下!我返回卧室,从床头上摸到手机,转身递给了她。只见她马上按了关机键,然后把手机揣在裤兜里,说:今晚我在你这临时过一夜,你不能告诉强子我在这里!强子是她的男朋友,也是我的同学。

  


  
她的这个举动,让我心里暗道一声:我靠!然后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你干嘛要到我这里来临时过一夜?跟强子吵架了?她说:是!这个混蛋!我跑出来了,不回去了!我问道:强子知道你跑到我这里来吗?她说:不知道!我说:你大半夜的因为吵架跑出来,强子不知道你的行踪,还不担心死?她说:让他去担心吧!我看他能担心死吗?我说:你把手机还给我,我给强子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在我这里了!幸子说:不可能!就不让他知道我在哪里!

  


  
说话之间幸子已经一屁股坐进我在小客厅里的一个双人沙发上了,然后她说:你去睡吧,我就在这沙发上迷糊着!我看着她那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架势,必须表达的态度,我说:你这是闹哪一出?大半夜三更的,跟男朋友吵架,然后你跑我这里来过夜,传出去好像我怎么着似的,强子也会对我有想法吧?你不能这么做!起来,我给你送回去!或者让强子来接你!她斜愣我一眼,说:今天就在你这里了,你去睡吧!我说:你给我起来!回去!

  


  
我的话幸子好像全然没有听见,都当耳旁风一样,突然她站起身来,翻腾她随身携带的一个大挎包,把洗漱用具和内衣内裤都翻出来了,然后都没正眼看我一下,说:你回卧室睡觉,我去冲个澡!我说:不行!你别在我这房间里脱衣服,你赶紧地回去!她压根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拿着洗漱用具和替换的衣服,起身径直奔卫生间里去了,把我给晾在当场了,我又不能动手阻拦她。男女授受不亲,不能发生肢体语言的交流,这个道理我知道。

  


  
她在卫生间里的功夫,我想拿回我的手机给强子打个电话,告诉他幸子在我这里,让他过来接回去,没想法这个四川妹子很狡猾,防备了我这一手,把我手机给带进卫生间了。我拿出一支烟来,走到阳台之上,点燃了抽着,等着幸子从卫生间里出来。

  


  
这时我脑海里想起了其他女同学对我说过的关于幸子的传说。有女同学曾经跟我提起过她,说这位幸子美女有一种独特气质,就是很受男生们青睐,好像所有的男生都追求过她,因为她自打到达日本留学之后,男朋友就跟走马灯似的,就没有过轮空的时候,而且好像每个男生都对她一往情深的样子,最后的结局总是被伤害,最主要的是还没有一个恨她的,即使分手了,也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把她当自家小妹一样地照顾着。

  


  
但是,这位幸子美女有个问题很严重,就是她总是在和男朋友吵架之后夜半三更跑出去,随便找个女同学的不管是学校宿舍还是在校外租住的房屋里,敲门进去就临时过上一夜。其中还说了幸子随身携带的大挎包里24小时装着洗漱用具和换洗的衣服,每与男友吵架,拎起挎包就往外跑,根本不用做什么准备,跑到哪里就住在哪里。今天在我这蜗居的小屋里,都特么应验了。

  


  
我抽了两根烟然后返回房间里,幸子从卫生间里也洗好澡出来了,她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问我:你怎么还没去睡?我说:你特么给我添麻烦了你知道吗?她好像根本不听我在说什么,问我:哎,问个问题,假如你的女朋友半夜和你吵架,一怒之下跑出门外,不知所踪,你会不会去找她?我想都没想,马上回答她:不会!愿意跑哪里去就跑哪里去,而且,既然跑出去了,就不要再回来,永远都不要!最后几个字我特别加重了语气。幸子听了之后,叫道:你怎么这样啊?谁遇到你这样的男朋友真是倒大霉了!我说:谁遇到你这样的女朋友才是倒了八辈子大霉呢!

  


  
如果一时半会儿不想睡觉,陪我聊会天。幸子对我说。我说:有什么可聊的?明天我要是和强子打起来,我特么连你一起抽!话是这么说着,还是坐下来跟她聊了一会儿。

  


  
在聊天中我得知一些情节。这个西川妹子出生的时候父母都是军人,在她六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没过多久她父亲又娶了一个老婆,对于继母幸子好像永远有一种陌生感,事实上也确实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在小小幸子心里,继母和她的父亲,好像从来不把她放在心上一样。直到有一天她上学逃课,放学之后也不愿意回家,背着书包就在外面游荡。然后她父亲和继母是一通好找,等找到小花脸的小小幸子的时候,父亲和继母的焦急的脸色让小小幸子感到很欣慰:你们终于为我担了一次心,着了一回急!她终于找到了存在感。

  


  
幸子在我租住的房屋客厅里的双人沙发上睡了到天明走了,我给她男朋友强子打了电话,强子说她干这事儿不是一次两次了,一言不合就往门外冲,不管是不是夜半三更,起初时候强子还满大街地去寻找,后来发现其实根本不用担心她会出什么意外,她总能找到收留她的同学或朋友。听强子这么说话,我也就放心了。半年之后,同学们通过了日语水平考试,分别被其它大学录取,开始了专业课的学习。幸子和强子这时候已经分手了。虽然我留下了很多同学的联系方式,时间长久了,很多都失联了。

  


  
再一次与幸子联系上时是五年之后了,被朋友拉进了一个日本同学QQ群,幸子也在里面。此时的她已经完成了在日本的学业,并且找到了工作,以工作签证留在了日本。虽然与大家有五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但是在QQ群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天,他们的音容笑貌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幸子还是那么有个性,说话也多,特别搞笑,是群里很受欢迎的人。

  


  
幸子在聊天群里讲过一个故事,是她与班上另外一个女生去逛大街时的段子,她们两位美女正走在大街上,迎面走过来一个日本男人,幸子旁边的女生一扯幸子的小手,小声说:快看!快看!这个男人!然后幸子就睁着大眼睛使劲盯着迎面走过来的日本男人看,擦肩而过之后幸子说:看什么啊,这是谁啊,有什么特别的吗?她身边的女生告诉幸子:这个男人的JJ上镶了一颗钻!幸子叫道:那我怎么能看出来啊!幸子的故事讲完之后,大家都乐了,我脑子比别人慢半拍,过了一会儿,才把嘴里的一口热茶给喷了出去!

  


  
幸子又恋爱了,跟一个在中国驻英国大使馆里工作的帅哥,好像是个文秘,幸子发过小伙子的照片给大家看,挺帅的,是个东北人。这次恋爱让幸子很上心,时间不长便决定去英国看望这个小伙子。有人透露消息说幸子在临去英国之前,做了隆胸整形手术,因为她一直对自己的坦荡胸怀不满意。在日本做隆胸整形手术,好就一个字,没得说!幸子发过自己的玉照在群里,更加妩媚动人了。

  


  
幸子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了,充满信心地去英国会见男朋友去了。但是传回来的信息一点也不乐观。他们本来是在网络上聊天认识的,在英国是初次见面。虽然没有到达见光死的地步,基本也差不多了。幸子对这个在中国驻外使馆里工作的小伙子是怎么看都不是很顺眼,在聊天群里不停地抱怨着,我有时候看一眼聊天内容,原来是这个小伙子言谈举止太粗俗,显得素质不高,跟没见过世面似的,跟幸子一起出去游玩,让幸子感觉很丢人。印象里幸子在群里抱怨过说:我去英国看望他,他为什么让我买很多很多五号电池啊?那有多么沉重啊!难道英国没有吗?在幸子的发言下面,是大家呵呵的笑脸一串串。

  


  
幸子的这次恋爱没有成功,她返回日本之后就歇菜了。之后幸子在群里说话的时候不多了,有人问她忙什么,总也不是马上回复,过几天才上来说一句:就是忙啊!就这么着过了一年的光景,另一个原来同班的女生告诉我说幸子要结婚了!要嫁的男人是一个原来的日本黑社会大佬,已经金盆洗手宣布退出江湖,据说在这位大佬金盆洗手的仪式上,收到原来小弟们的红包达三亿日元之多。幸子要嫁给这么一个男人,大家也不感到意外,就是觉得这个男人的年龄大幸子很多,可以做她的父亲了。

  


  
幸子在日本的婚礼我没有去参加,但是还得在中国举行一次婚礼。当时正巧我在国内,有另外几个同学说咱们去成都参加幸子的婚礼,正好趁这个机会聚会一下,于是我飞过去了。幸子的婚礼非常隆重,幸子的父亲是成都的一个处级干部,女儿结婚自然要大操大办一番。日本方面来的客人也多,中日双方的宾客欢聚一堂,一边是幸子的父亲率领的国家公务员干部团队,另一方是幸子的丈夫率领的日本黑社会流氓团伙。

  


  
不过,婚礼上幸子的新郎不是那个黑社会大佬,而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弟,一位年轻的日本帅哥。因为幸子没有告诉他的父亲她所嫁给的日本男人比她年长三十岁,于是采取了这个瞒天过海的计策。婚礼酒席上,我向幸子的父亲敬酒祝贺,五粮液喝得我晕头转向。记得在婚宴快散的时候,幸子的继母跟我的同学小声嘀咕着:这个日本小伙子哪里都好,但是好像他很害怕自己的父亲一样,说什么话之前总是瞄一眼他的父亲!我观察了一下,是这么回事儿。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