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鬼首天龙-在日本的麻将生活

夏雨 (发表日期:2017-06-14 23:00:58 阅读人次:111 回复数:0)

   

  
鬼首天龙 | 日本传奇-----一个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麻将生活

  
(2017-06-02 00:24:38)

  
因为在日本学习和生活过,所以在日本有很多过去的同学和朋友,即使后来我移民其它国家,很多曾经的同学和朋友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络,每次去日本时都要寻找时间去看望他们。如今那些在日本的同学和朋友们,大多已经分散到日本各个大小城市里,都有自己的工作、事业和家庭生活。这二十年来,述说往事,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概在五年之前,当时我在国内度假,应山东济南一个朋友的邀请去游玩,傍晚吃饭的时候朋友说一会儿介绍我认识一对夫妇,男的是济南某中学的校长,女的是这所学校的教师,他们的儿子则在日本留学。朋友介绍我们相识的原因是这对夫妇想从我的口中了解一下日本的情况,并希望通过我介绍一些在日本的朋友相识,如果可能的话关照一下他们的儿子。

  


  
那天的晚餐十分丰盛,只记得是一所十分高档的私人会所,包间的餐厅不仅装潢考究,餐具也十分精美,服务员也彬彬有礼看起来素质极高,一盘盘端上来的菜肴更不必说了,都是珍品。酒席间那位校长先生谈笑风生,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他的夫人则时不常地透露他们年轻时谈情说爱的细节,说她老公年轻时家境很穷,所穿的衣服都是旧的,当时一个人粮票定量也不够他吃的,因为爱,所以她在私下默默资助着这个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话题自然而然地就会转移他们儿子的身上来,这是正题。通过他们夫妇的介绍,我知道了他们的儿子是国内清华大学毕业的,我当时就想,这孩子的智商应该是没问题的,读书学习也应该是没问题的。在海外留学读书的孩子,智商没问题,再加上刻苦读书,则其它都不是问题,我一向这样认为。晚餐结束前,我要了他们儿子的在东京的联系方式,答应他们我会找在东京的朋友与孩子联系,并请他们放心,孩子如果遭遇什么问题,我的朋友一定会尽力帮助。

  


  
离开济南后,我马上与在东京的孩子加上了QQ好友,也请一个在东京的朋友与这个孩子进行联系,希望她了解这个孩子在东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是否有什么问题和困难,能帮助解决就帮助解决。几天之后,在东京的朋友告诉我说她去看望这个孩子了,给她留下不错的第一印象,高高瘦瘦的,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非常斯文的模样。最后,朋友不无担心地告诉我说,这个孩子并没有去学校读书,他白天的时间基本都是在租住的房子里睡觉,晚上八点钟之后出去寻找麻将馆去打麻将,凌晨四点左右回到住处。朋友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我见识过不少,各种奇葩是应有尽有,我自以为已经没有什么内容可以让我感到惊讶的了,但是听闻到这个孩子的举动我还是被镇住了。留学生不去学校里读书,这虽然是个问题但这不是新闻,他可以去打工去挣钱,这是我们当年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常有的现象。但是,既不在学校里读书,也不去校外打工,而是白天睡大觉,夜晚出去打麻将,我真是前所未闻,前所未见。更何况我始终认为打麻将是一种恶习,我一直对于麻将成癖的男人或女人不屑一顾。

  


  
因为这个孩子的父母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他们的嘱托我一定会放在心上,再加上朋友的关系,我必须关注这个孩子在日本的生活。我首先向在东京的朋友问了一句:这孩子每天去打麻将,每赌必赢吗?朋友回答我说:是的,这孩子赢多输少,基本稳操胜券,平均每天的收入大概在三万日元!朋友的回答让我又大吃一惊,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孩子?有如此神奇的能力?我认识过几位嗜赌如命的人,虽然都自以为是赌技高超的神,其实都是渣,每每输得狼狈不堪。

  


  
我又问了一下在东京的朋友:这孩子目前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吗?朋友说:有的,他不知道如何留在日本,在他留学签证到期之后。他是很喜欢日本的,特别地喜欢,非常想在日本定居下来。我问:他的这种状态,要想留在日本,有可能吗?有办法吗?朋友说:应该有的!聊了很久之后,我问了一句:这孩子的父母知道他在日本的生活状态吗?朋友说:知道的,孩子的妈妈来过日本看望他。这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济南的那个晚餐之上,这孩子的父母没有跟我提起一句这孩子在日本的状况。

  


  
过了几天,我先跟我在济南的朋友交流了这件事情,我大概讲了这个孩子在东京的状况,询问了一些问题,朋友对我做了简单介绍,是这样的。原来这个孩子高中毕业之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清华大学,在清华大学读书到了二年级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开始是暗恋,随后开始追求,没想到遭到了女孩子的拒绝,这大概是这个孩子遭受的人生第一场挫折。于是他开始变得恍恍惚惚了,学习不再集中精神,并且经常白天旷课,夜幕降临之后,与其他同学聚集在宿舍里打麻将,都是通宵达旦的。

  


  
在清华大学里,麻将牌技法似乎成了这个孩子的必修课,就这样一直打到四年级,在北京有个中日青年交流活动,其中就有一个日本青年的麻将团队,在活动中要求与中国青年切磋技艺。于是清华大学的学生组团应战,这个孩子自然脱颖而出,大有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雄姿。在与日本青年麻将团队的鏖战中,这孩子高超的麻将牌技艺让日本对手叹为观止衷心佩服。俗话说:赌徒遇赌徒,惺惺相惜也。在日本青年的麻将团队离开中国之际,有个日本青年邀请这个孩子大学毕业之后到日本去,他代表日本人民表示热烈欢迎!

  


  
大学毕业之后,这孩子如约而至到达了日本东京,其过程连他父母都不十分清楚。因为在去日本之前这孩子做了充分准备,在业余时间学习了日语,所以到达东京之后很快可以应付日常生活中的问题了。这孩子具有异常禀性,认真钻研的内容特别精通,不关心的东西一点也不琢磨,东京的朋友说他就像个雨人一样,说话时给人白痴的感觉。但这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孩子。在东京,这孩子除了对东京的大小麻将馆的地址和营业时间一清二楚之外,其它的一概不知,他也不想知道,麻将之外的内容似乎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在济南的朋友说这孩子的父母是知道自己儿子在东京的生活状况的,起初非常担心,毕竟麻将是一种赌博活动,他们不担心自己儿子的牌技,而是担心他的每赌必赢会不会遭到什么不测,他们为儿子的人身安全担心。孩子的妈妈后来到日本探望孩子,最终打消了这个担心的念头。因为在日本是安全的,世界有赌徒,还有日本赌徒,最起码与中国赌徒是有区别的。而他们的儿子也不是一点心思也没有,他不会每天去一个固定的麻将馆,而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虽然有每赌必赢的把握,但是他时而故意放水,时不常地输一次两次,这让其它赌徒们对他并不特别放在心上。

  


  
这孩子在东京的奇葩生活让我忍俊不住,我是真心佩服这个孩子,我对在济南的朋友说,真的不用担心这个孩子在日本的生活,安全也不是问题。他每天打麻将平均一个月下来每天赢三万日元,这是高收入,你就是给他介绍其它工作,他也不回去做,换做是我,我也不去。我说这孩子的智商没问题,而且超出众人多多,他的父母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教育事业上了,不用担心自己的孩子在日本的生存问题。济南的朋友说,最担心的是这个孩子留学签证到期之后,还能不能继续留在日本,今后取得在日本的永久居留身份,这是他父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能不能请在日本的朋友帮助解决?

  


  
这孩子父母担心的问题,我对在东京的朋友说了,请她尽力帮助解决。半年之后,她告诉我,一切都不是问题了。这个孩子可以在日本安心地打麻将了。

  


  
一年之后,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要到日本走一遭,在东京见到了这个孩子,我很高兴,他也很高兴。这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分别时我再三叮嘱他必须要努力打麻将,用自己的智慧多多挣钱,因为我们不能解放全人类,让自己获得自由的生活,还是可以的。孩子说:请叔叔放心,我会努力的!我说:刚巴得枯达萨依!

  


  
后记:在这个世界上,我特别喜欢两个国家,亚洲的日本,欧洲的德国。至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我认为都是英系国家,大同小异并没有特殊差别,生活方式基本雷同。对于日本,我在那学习和生活过,后来移民他国,但是在日本时候的生活却铭记在心,那些人那些事儿总是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会慢慢地把那些过去的人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一个个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今天这个故事只是个开头,一切都刚刚开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