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和气猫谈日本人和中国人

夏雨 (发表日期:2017-05-27 13:18:14 阅读人次:337 回复数:4)

  

  
和气猫 | 日本人眼里幻灭的中国和中国人眼里不要学习的日本

  
原创 2017-05-26 和气猫 鬼眼天下

  


  
和气猫原创文章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990年代中期的一个初夏,一辆出租车行驶在江苏开往上海的国道上,车上是合租的几个在上海留学的日本年轻人。他们相信中国老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学校没课的日子他们就到处转。

  


  
天气已经比较热,车窗开着,他们捧着电子词典用刚学会的中文和司机聊着,气氛愉快。车行使到常熟至太仓之间的一个小镇,迎面扑来一阵阵恶臭,司机告诉他们: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垃圾填埋点。这几个学生往窗外看,果然,快要成熟的油菜地和麦地之间出现了一大片空地,上面是一大片的生活垃圾,成群的苍蝇在飞舞。看样子是附近哪个大城市运过来填埋的生活垃圾。

  


  
司机有些见多不怪,而这几个日本学生却大惊失色,面面相觑,一时失语。沉默了很久,其中一个学生自言自语说:“这是不是上海运过来的生活垃圾?我平时早上喝的袋装牛奶的塑料袋,是不是也在这些垃圾中?我在中国生活的每一天,是不是都在制造这种罪恶?”另几个人听了都陷入沉默。对这个国家的幅员辽阔的惊叹、对正在学习着的美好的唐诗宋词的热爱,都在这熏天恶臭和大片大片的垃圾场景中剧烈动摇,变成了另一种惊叹,甚至幻灭。

  


  
许多年过去了,他们几个都很惦记,那个良田中的垃圾埋设场,后来怎么样了,它上面是继续播种着作物,还是建起了工场或住宅?不管怎样,那些垃圾无疑是永远不见天日,持续污染着那里的土壤和地下水的。那几个学生中,有一个人后来进了一家日本商社,担任过从中国往日本进口蔬菜的工作。他说:同类农产品,日本国产要比中国产贵2倍以上,那是有理由的,不仅仅是因为人力成本,而是因为土壤和水都不一样,而我的工作之一就是确认商品不是产自于垃圾填埋地等。

  


  


  
日本街头店员在打扫门前的卫生

  


  


  
十多年前,我曾在北京生活过一段时间。几个月中几乎没有看到蓝天,太阳是昏沉沉的,空气中像泼进了牛奶一样灰白。那时候美帝还没开始使坏,人们还没有PM2.5的概念,也没有雾霾的说法。出租车司机告诉我这叫做阴霾。我当时就佩服北京的司机有文化,挺难的汉字都知道。

  


  
我的一个同学,她的夫君被派往北京常驻,她带着年幼的两个孩子一起去了北京。两孩子到了北京不久就都得了哮喘,她直觉空气有问题,不让孩子在室外多活动,但各种谨慎小心和各种药都不见效,病症越来越重。4年后她夫君调动,全家回到东京,半年左右,两个孩子自然恢复了健康,分别参加了学校的足球队和马拉松队。她是个不说中国坏话的人,她总是说中国的朋友非常友好。但她承认,就算是被左迁派到日本最偏僻的村镇,也不想再去中国了,短期旅游也不去。

  


  
90年代起,日本春季偶尔会有大陆飘过来的沙尘暴影响。而现在,日本西部地区受大陆飘移过来的雾霾的影响的日数在增加。从日本PM2.5测报站(http://www.tenki.jp/particulate_matter/)的流动图可以明显地看到污染气团的移动方向。日本还不是最倒霉的,朝鲜半岛经常处在与华北高浓度雾霾几乎同等的污染空气的笼罩下。

  


  
最近听说韩国民众在法院起诉中国飘来的空气污染影响了他们的环境并要求象征性的赔款。当然这必须遭到中国人民的严正拒绝。日本人比较温和,不是那么动不动就打官司的,但也曾经就这个问题小心翼翼和中国官方沟通过,但马上就被义正词严的不要美化历史的批评的声音所淹没,而一提历史问题日本就没脾气了。

  


  
一提历史问题,日本人民立刻就矮了半截的事情真的时有发生:几年前,一名居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因盗窃嫌疑被起诉,他对检察官抗议说:“以前你们侵略中国干了多少坏事,现在我拿你们一点东西怎么了!”检察官苦笑说“如果他受的教育是这个逻辑,那是教育的问题了,我个人真想免除对他的起诉。”当然,不管日本抗议还是不抗议,现在连日本东部受飘移过来的雾霾的影响的日数也在增加中。

  


  
昨天,有朋友向我推荐了一篇文章,据说是首发在人文经济学会的陈兴杰先生的文章《不要学习日本的垃圾分类》。 这篇文章认为日本的垃圾分类很麻烦很浪费人的时间精力资源,他说“每个人每天花10分钟为垃圾分类,家庭主妇每天花半小时做垃圾处理,这些都很麻烦”,而“中国人将所有垃圾一股脑装进袋,包好扎紧,出门随手扔进垃圾桶”,“想想看,哪一种效率更高?”他主张“中国传统的垃圾处理体系有高效的一面。”“2000年以后,垃圾分类从日本引进中国……推广,均以失败告终。它的失败源于低效率,根本行不通;如果真推行开来,不知道政府要补贴多少钱,要制定什么严苛法律。中国民众的生活自由肯定会受到损害。”

  


  
文章读到这里,我眼前又出现了那难忘的一幕:初夏的公路边上,良田里出现的大片的生活垃圾埋设场,以及成群的苍蝇飞舞,恶臭到处飘荡。我不得不承认,这种处理方式是很简单很不花钱的很有效率的……垃圾不分类,焚烧起来十分费劲而且会产生大量的二恶英,这是一种严重的致癌物质。而粗暴的填埋方式又会长期污染土壤和地下水,给子孙后代埋下祸根。

  


  
该文说到,中国利用市场原理,让淘垃圾的低端人口来承担垃圾处理是具有经济合理性的。这个说法我是很怀疑的。他的意思无非是说这样省钱。可是,垃圾的处理不是拆下可以卖钱的部分抛弃卖不了钱的部分这种粗暴的做法可以完成的,难道还能期待那些最穷苦的人掏腰包负责把卖不了钱的部分进行无害化处理?

  


  
该文作者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浪费在这些地方不值得,效率太低。是的,人的精力确实是有限的,日本孩子学习垃圾分类知识的时候,中国孩子在学习八荣八耻背政治吧。歪果仁说话太大意,一不小心就干涉中国内政,听说有跨省,我很怕跨国。

  


  
事实上,我真没有听说过日本哪个人每天需要花十分钟给垃圾分类,也没有听说过那个主妇每天花半小时做垃圾处理。具体规定虽然各地有所不同,但厨房垃圾等可燃类垃圾是一周来收2-3次,除12月底1月初的年末年初过节那一周外,没有听说因一周收一次而发臭的问题,更没有听说过文中所说的需要把厨房垃圾放在冰箱里保存的事情。对于日本人来说,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扔的时候随手的习惯,并不是需要花大力气花多少时间去做的。

  


  


  
日本街头的分类垃圾桶

  


  


  
垃圾的分类,比如纸类纸质包装箱类,在日本的再生率极高,回收后再生产的成本大大降低,所以相对纸张产量,日本纸浆消耗量是很低的。前些年人民币走高的时候曾有中国商人来日本大量收购日本的废旧纸,因为日本人排出纸质垃圾的时候都非常注意收拾干净捆绑整齐,所以回收再利用的成本低,由于中国来高价收购,这一时期日本造纸行业明显感到成本上涨。长期以来,日本市场上面巾纸和卷筒纸的价格不满欧美价格的一半,绝对价格甚至远低于中国的价格。

  


  
生活垃圾通过分类,最终需要销毁处理的垃圾的量会大大减少。日本的生活垃圾都是当地产生当地处理的,不允许搬运到异地处理。分类细是不是没有意义?是不是该文作者认为的是日本人故作姿态演给全世界看的?举个例子,横滨市这10年来通过对生活垃圾的进一步分类细化,已经成功将需要焚烧销毁的垃圾的量降低了30%,因为需要焚烧的垃圾的量大幅度减少,横滨市在10年中关闭了2个垃圾焚烧场,减少了63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

  


  
该文把不负责任的垃圾排放拔高到自由的概念,令人惊奇。连生育的自由都上交给政府的地方,真的在意自由吗,真的理解自由的含义吗?如果说恣意排放垃圾是一种自由,那么在日本确实这种自由度太低了,甚至远远低于美国。该文拿美国做例子,说美国也没有像日本这样细化分类垃圾。确实,日本不能和美国比,日本地狭人多,大量消费的时代如果垃圾处理跟不上,那列岛就会脏得不能住人了。那么中国能和美国比吗?这个要问问中国的朋友了。自由是伴随责任的!今天中国的环境已经证明中国的生产和生活状态是不可持续的情况下,有什么条件还大谈不负责任的自由呢?

  


  
很多承认现代日本各种优点的中国朋友,也时常会冒出“可怕、变态”的形容词来描述日本的优点。因为中国人做不到,所以就不要学习了,干脆学习美国吧。这个思路本身倒没有什么不对。于是我就想知道:什么时候你们学美国学到美国那个PM2.5数值的水平?带着这个疑问,我先关注了一下你们学习美国的态度,发现赞了美国空气的留学马里兰的中国女孩已经挨骂了,接下来要不要人肉和气猫?

  


  
因历史问题痛恨日本的中国人之间流行这样一句话:日本几次打断中国现代化进程,所以日本不可原谅。这话我还在学习中还没弄明白。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日本绝不会打断中国环保现代化进程。日本官民各界多次主动向中国表示愿意提供各种环保援助。制度和经验也都摆在这里不是秘密,学不学是你的事情,没有人勉强你。但是想到污染水的最终流向和污染空气的越境扩散,尤其是想到中国那么多孩子,想到他们幼嫩的肺,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中国请加油!

  
http://mp.weixin.qq.com/s/-9oDSr5pXpPd72xqqd0TOQ (原文有图) 

  


  


  




 回复[1]:  邓星 (2017-05-31 16:10:47)  
 
  

 回复[2]:  白猫 (2017-06-01 11:11:55)  
 
  

 回复[3]:  小木樨花 (2017-06-07 14:26:43)  
 
  谢谢夏雨搬过来

  
这篇发出来后第三天就被封了

 回复[4]:  夏雨 (2017-06-12 13:26:46)  
 
  小花加油!

  
陈破空与宋鲁郑有过一场关于六四的激烈pk,唇枪舌剑。宋以日本维新时期西南战争为例,为中共屠杀辩护,说 明治政府镇压一百多次农民起义,因为历史证明了明治维新转型正义,所以学者们也都不谴责政府的暴力。

  
看起来,中国人对日本的历史有太多的迷思。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