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推友栀子@zhizime探访艾婶的回忆录

看客 (发表日期:2011-07-27 17:45:24 阅读人次:1259 回复数:4)

  推友栀子@zhizime探访艾婶的回忆录

  
我一定要去看艾未未,因为我不想让他觉得孤单。 我去看他很简单,就是要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最看好的八零后中的一员,在他被失踪的日子里,每日都寝室难安。 我想让他知道,他被失踪的日子,身边每一个人都在经受灵魂的拷打,我们在外面过得并不好。

  
我想让历史从这一篇翻过的时候,知道,有一个特别普通而微不足道的女性,曾经心怀天下。 我想让天上的星星知道,是英雄就别让他太落寞,人类古老的价值和美好还在无声的流淌。 我想去看艾未未,是秉持相同价值观的人去看另一个人。

  
我对艾未未的手机发去短信说,“未未,在你被失踪的八十一天里,每当我在地铁看见车厢缝隙里嵌入的小广告都想掏出笔来写上FREE 艾未未!”。 这种事情我真做过,我用铅笔在一张百元大钞上用中文英文写,我又写过一张五十元,还写过一张十元。不知道这些人民币都流到了谁的手里。

  
最先约了个Q友他说,我喜欢他,他做的一切我都支持,我很想去看他,还想问他要一些向日葵瓜子,我为他整理过一些名单,他寄给我了好几张纪录片光碟……可是,我去见他,太唐突。第二,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是国宝,而我也怕你把我误会成国宝了&*¥#%。好吧,谨慎的老兄,你再考虑考虑吧。

  
发课工作室的马路对面一间窗户里,有几台照相机、摄像机正对着我们忙碌着。 看来国宝们的待遇升级,以前是一天二十小时在小轿车或者面包车里趴着。现在特地修了一间小屋子。也就记录下都谁谁来看艾了,他们的车牌号是几几几。早些年,还停留在手工业时期,用一个小本子写得密密麻麻的。

  
这个院子我在冬天和夏天都来过,记得有一年夏天,草坪旁有一口水缸,一支荷花张开枝叶静静的站在夜色里。艾和三五朋友畅聊与启蒙相关的话题。我偷了艾工作室里的葵花籽、板栗和花生,还被他们家的猫抓了。 同行的朋友们都是第一次来这个院子,他们齐声惊叹这个院子的独特和美丽。

  
爬山虎爬满了一面灰墙,斑竹林光影斑驳,猫们依然我行我素,狗们在地上卧着打着盹儿。 房门开着,我看见未未就像一个渔夫一样坐在甲板上,把双脚放在水里,任海水从身边流过。 不,他其实是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桌沿边上,晃悠着双腿,表情平淡,也许正在享受此刻的自由和安静。

  
艾说,在头几天,他觉得里面的情形不过如此,不过是跟以前无数次跟国宝打交道一样。非常亢奋,根本睡不着觉。过了几天,突然觉得无所适从,绝望和无力感充满了整个空间。就像一个矿场坍塌,整个人都被埋在了里面。 呼吸困难,思维混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

  
未未说,我觉得不可思议,我父亲当年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写了那么多首长诗,而且还被看守传了出去发表,这是怎么能做到的呢?我什么都没有,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我也很吃惊,张志新竟然能在看守所里用血写血书。而我呆的地方,床脚、水龙头等等一切有菱角的地方都被他们缠上厚厚的海绵。

  
缠着海绵的水龙头,长时间的被侵蚀,长出来特别恶心的霉菌。你不得不每天都得用那个地方流出来的水洗脸刷牙。 艾说,我的叙述听上去很简单,但是具体到每一分每一秒,你都会觉得痛苦得无以复加。 手不能举过胸上方,如果想挠挠后脑勺都要汇报,你得说:报告班长,我想挠一下头。

  
这是一系列的程序,如果你不按照他们的要求执行,有一些后果,你们都是能想象的。其中一个看守就对他说,你知道吗?很多人不按照规矩办事就会被罚站,罚站的人一般最后都是会跪下来求他们让他们允许他在地上跪一会儿。

  
看守们都很年轻,十几岁,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在这里看守的人,三年之内都是不允许离开这里半步的。他们也没有报纸,没有书籍。每个月定时向家里存三四百块钱。你根本无法跟他们发生什么有效的对话,而且,这时候你根本没有对话的想法,只觉得他们很惨,比你还惨。他们也在受酷刑。

  
有时候,看守比未未自己还更好奇,因为他们也想跟人说话啊,他们也好奇你这个人叫什么,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被关在这里。但是,他们这样问都是违法的,领导对他们说,如果有人跟人交流,那就是违反法律,得被送到军事法庭。不过我想,他们被送上军事法庭去劳教也比在那里当兵的强吧。

  
未未说,这期间,他被提审了五十次。审他的人大概有三四十个,他们思想太懒惰了,提审前从不做功课。 比如吧,有审他的人说,艾未未,你是干什么的? 艾未未说,我是一个艺术家。 提审他的人就说,你怎么是一个艺术家呢?我怎么没听过你的名字,你可能是一个艺术工作者哦。

  
也有知道他是艺术家的,就对艾未未说,我研究过你的作品,我觉得他们的成本都很便宜,几万块钱就能生产的东西,竟然卖了几百万。你知道不知道你犯了诈骗罪啊? 艾未未说,你看见的作品的确是我做的,但价格不是我定的呀。艺术品的价格都是由艺术品市场定的,不是由艺术家定的。

  
还有一个提审他的人说,艾未未,你犯了重婚罪有两个老婆,破坏我们国家的法律和道德。 艾未未说,我只有一个妻子。我有两个老婆的事,我还是从你这里头一次听说。那个提审他的人就说,怎么不是两个老婆?你有一个儿子吧?你儿子管你叫爸爸吧?你儿子又管另一个不是你老婆的人叫妈妈吧?

  
有一些提审艾未未的人被艾未未问得哑口无言以后就说,老艾,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我也不想为难你。你今天就说你杀了人,我们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你难道就不能配合一点嘛?有一些提审他的人,下一次就不再出现了,他们都觉得这个工作在他这里无法展开。

  
五十次提审威胁恐吓者有之,对他说,艾未未,你还是说说你这辈子最后一面想见谁吧?艾未未有时也会相信他们说的话,提审后面就是一头疯狂的野兽,就说我想见我妈妈;不明用意者也有之,有的对他说,艾未未,你知道不,英美法德意等等西方国家,没有一个国家不骂你,只有卖国贼才为你说话。

  
苦心规劝者有之,对他说,艾未未,你的家境又好,作品又能卖那么高的钱,你干嘛不好好过日子呢?杨+你也不认识,谭作人你也不认识,你去帮他们干什么?到处你都要去参合折腾,累不累啊?

  
阴谋论者有之,对他说,艾未未,是不是有国外势力在支持你呀?不然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咆哮体者也有之,他们对他吼道:艾未未,你太张狂了!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上帝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你太狂妄了,我们一定要收拾你。

  
蹊跷的是在五十次的提审过程中,从来没有提及偷税漏税。 艾未未被放出来以后,有国宝对他说,我们要罚你1200万。艾未未说,怎么不是传说中的2000万呢?那个国宝说,2000万太多了,老太太就要说卖房了。

  
艾说,这个国家的未来在全民身上。未来变成什么样,不是某一个人能做些什么,而是全民的认识在哪个程度上。包括提审他的人,要说他们恶劣,他们也就庸碌平常,他们的眼里里既没有国家也没有民族命运,就是在完成一项工作。

  
对于提审他的人来说,今天的工作就是提审艾未未这个人,我就去完成它,完成它了就有工资奖金,不论你是艾未未还是黄光裕、陈良宇,你都只是他们的工作。多的什么,看不见。

  
艾说,也正是因为如此,你才会觉得深深的绝望。因为,它让你的遭遇、你做的事看起来显得是那么虚无和虚妄。但是我仍然乐观。因为有了互联网,网络是不可阻挡的公民意识觉醒的平台。

  
从艾婶那里回来,我看见有网友让我转告艾婶说:世上没有救世主,真正勇士是普通的人一点一滴去挑战貌似坚不可摧的墙,因为墙就在前面。而作为儒弱的大多数,此刻保持沉默会令自己羞愧。胆小不能成为逃避的理由,愤青不会老,他只是会成为爸爸。我想艾未未要是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一个朋友问艾未未,你出来后有什么改变吗?会不会还像以前一样说话发声? 艾未未回答他说,跟以前的认识相比,大的方面不会有任何改变。但是,我是一个不喜欢重复的人。如果说话让我失去自由,那么,下一次,我会换一个别的表达方式。第二天,我就听人说艾未未开始重新粉刷他的工作室了。




 回复[1]: 》》:[看守们都很年轻,十几岁,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老唤 (2011-07-27 19:25:34)  
 
  我党靠的就是这些炮灰。

 回复[2]: 我党?哈哈不是 贵党? 科长 (2011-07-27 19:32:24)  
 
  

 回复[3]: 这几天里我的新感触 夏雨 (2011-07-27 22:29:54)  
 
  1.艾说,这个国家的未来在全民身上。未来变成什么样,不是某一个人能做些什么,而是全民的认识在哪个程度上。包括提审他的人,要说他们恶劣,他们也就庸碌平常,他们的眼里里既没有国家也没有民族命运,就是在完成一项工作。

  
对于提审他的人来说,今天的工作就是提审艾未未这个人,我就去完成它,完成它了就有工资奖金,不论你是艾未未还是黄光裕、陈良宇,你都只是他们的工作。多的什么,看不见。

  
艾说,也正是因为如此,你才会觉得深深的绝望。因为,它让你的遭遇、你做的事看起来显得是那么虚无和虚妄。《《《

  
《但是我仍然乐观。因为有了互联网,网络是不可阻挡的公民意识觉醒的平台。》》》(摘自主贴)

  
2.特警是他们的驯服工具,可是温州市特警支队长邵曳戎竟反对“把车厢吊起放到地上清理”的指令,他有良知:“万一里面有生命呢?你怎么交代?!”坚持在铁轨清理,这才有了小伊伊的得救。

  
3.这几天互联网上五毛也少了许多。五毛也有良知,这个“毛钱”他们不挣。

  
4.德国法官审判一个在柏林墙向越境者开枪的士兵说,虽然你是听命于上司的指令不得不射这一枪,但是,上司的指令禁止不了你把准星向上抬高一公分,指令禁止不了你的良知(大意)。

  
这件事,不知国内的墙里边的人是否知道。

 回复[4]:  老十 (2011-07-27 21:49:44)  
 
  跟鸡巴这次车祸一样

  
你就是拿着菜刀豁出性命跟他们拼了

  
你都不知道找谁去拼命

  
发现你能砍得也他妈全是受害者

  
没辙。。。。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