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哥本哈根溃败记录

科长 (发表日期:2009-12-23 09:31:20 阅读人次:1705 回复数:9)

  哥本哈根溃败记录——揭秘我所知道的真相

  
来源: 凤凰博报 

  


  
幸运的拿到了入场券的我,有责任还原这个真相,虽然并没亲身经历每个瞬间,但我相信这将是我在场内眼见耳闻汇集的一份重要史料。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延时到周六下午正式敲槌结束。诚实的讲,从周四事情开始显露失控的迹象,到大会最后成为一次名留史册的彻底溃败,没有人能完全搞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错。194个国家怎么就错过了千载难逢、一生一次的机会?每个身处漩涡中的人都忍受着震惊、挫败和困惑。

  
周六晚上我原本写好了一篇博客,试图逃避郁闷之情,开始理性反思。但今天上网看了一下国内的新闻,发现居然没有人讲的清楚最后两天发生了什么!多数报道非常含糊,或停留在周五下午的状态,甚至还有人以为哥本哈根会议成功了!?

  
不了解真相,如何开始反思?如何能避免所有人一次再次的消耗宝贵的时间、延误战机?在最后两天NGO被大量阻拦入场的信息失衡局面下,幸运的拿到了入场券的我、爱伦和小军,现在有责任站在一个相对独立和清醒的立场上向一直以来关注着哥本哈根的你们还原这个真相!虽然并没有亲身经历每一个瞬间,但我相信这将是我们三人在场内眼见耳闻汇集的一份重要史料。

  
2009年12月17日,周四,

  
我觉得事情是从周四开始发生戏剧性转折。在那之前的部长级会议没能达成任何有意义的共识,两份主席案文上面打满了代表异议的方括号,动弹不得。而在美国的宣传和施压之下,没有人再去关注这个对全球变暖负有最大责任国家的减排目标问题,从这时开始,中国的减排信息透明问题竟然成为会议的焦点!第一周游刃有余的中国代表团开始陷入合围的被动处境。

  
周四,首脑峰会开始,重要国家的首脑许多提前一天抵达进入对话。人们寄希望于首脑们解决分歧最严重的问题。现在看来,这可能是一次危险的赌博。

  
AM:

  
周四,提前达到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发表讲话宣布美国支持发达国家整体作出长期的减排资金承诺,到2020年达到每年1000亿美元并持续下去,美国将承担相当部分。在幕后沉默至今的美国这一表态,受到广泛但谨慎的欢迎(包括中国在内)——没人知道这会不会是张空头支票,以及美国下一步棋会怎么走。

  
这一天上午,有媒体报道说一位匿名的谈判代表透露中国人称会议只能达成一个“很短的政治宣言”,引起一场公关危机。媒体中心里传言这是美国人放出来的风。虽然中国发言人很快澄清,但事态很明显——最后的blame game大戏登场。于此同时,关于中国信息透明度的讨论进入白热化。据说中美两国在一周的公开对抗后,这一晚终于私底下找到了双方都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

  
周四的另一个新闻,是联合国为首脑们准备的一份背景分析文件被媒体泄漏,显示出按照现在所有国家公开提过的减排承诺,包括中国印度这样的相对排放控制目标在内,全球升温将达3度。

  
PM:

  
周四晚是丹麦女王主持的首脑晚宴。传闻宴会过后法国和巴西会拿出一份三页纸的草案,邀请包括中美、欧洲等大国在内、也包括一些小岛屿国家和非洲国家在内的 28位国家元首讨论。一直坚决对抗不够透明和平衡的丹麦案文的中国,对如此重要的会议只派了外交部副部长参会。有人开始猜测中美两国首脑在“较劲”。

  


  


  
2009年12月18日,周五

  
AM

  
周五一早的重头戏是温总理和奥巴马总统的大会发言。温总理的措辞出乎意料得强硬——不管这次会议成不成,我们自己定的目标一定会实现,不以任何其他国家为转移!后来外交部散发的正式讲稿上,并没有这句话。而且讲话时温总理看得出非常生气……之后奥巴马的发言则火药味更浓,他干脆把某些国家的数据透明度与世界减排目标和气候资金并列来谈,暗示中国不接受信息公开是大会的主要阻碍因素。他的发言也跟公开讲稿有很多不一样。听完这剑拔弩张的遥相问答,我和爱伦面面相觑,只说得出一句话:事情不妙了。

  
对奥巴马就差指名道姓的攻击,据说中国代表团大为光火。在前一天就已经差不多谈妥了的情况下,这样的公开打击近乎“背信弃义”。

  
前一晚的“哥本哈根临时协议Copenhagen Accord”草案,周五早上在所有信息灵通的媒体和NGO之间流传。果真是政治宣言,内容很糟糕,没有发达国家的整体减排数字——只说2010年1月份各国应该提交各自的承诺,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给出了哥本哈根之后一年的谈判时间表,并明确说2010年底要达成的是两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议定书。

  
看到这份草稿,所有人开始明白,无论如何一份完整的协议是无法达成了。此刻起一切将开始围绕这份政治宣言的质量旋转。

  
在全程对首脑发言现场进行直播的大屏幕上,我们看到中、印、南非和巴西的首脑一起出去密谈。听说温和奥巴马发言之后也谈了一次,白宫声明说“长达53分钟”,并“很有进展”。

  
PM:

  
下午三四点,惊天消息传来:奥巴马闯进了中印巴西南非的基本四国会议,跟四位新兴经济国家的领导人直接斡旋。听说他说了两遍“我能进来么?”,并直接坐下。然后听说巴西总统卢拉离开。四个小时后,奥巴马在CNN直播中宣布他与主要发展中国家达成了共识。一份全新的“临时协议”出炉。随后空军一号起飞,延长访问5个小时的温总理也终于赶赴机场回国。

  
晚上10点左右,我们也终于拿到了这份五国版“临时协议”。令人遗憾的是,这版比早上的28国草案更糟糕——2050年长期减排目标不再提,就连明年底要达成协议的语言也消失了。但可以看出那个闭门会议的成果:信息公开数据透明那一段写的很明白。中美都达成了共识,在很多人看来就算成了。媒体纷纷发出“哥本哈根终于形成共识”的新闻稿,各个机构迅速作出回应。相信现在很多对哥本哈根错误的乐观报道,就是从那时的新华社通稿而来。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实际上,从奥巴马宣布协议达成这一刻起,败局已定。

  
这样的协议,没有征求欧盟意见,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也毫不知情。欧盟和发展中国家集团分别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是否接受。但中美和其他发展中大国元首已经离场,没有可能再对协议内容展开讨论,这是不争的事实。

  
午夜前,发展中国家集团的主席——苏丹大使来到媒体中心,召集媒体宣布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将不会接受这份强加的“协议”,里面既丝毫不能反映全球减排的雄心,也没有对最脆弱国家的关注。宁愿明年重头再谈。欧盟宣布他们将维持现有的20%减排目标。至此,德、法、英推高欧盟整体目标到30%的努力宣告失败。巴罗佐在发布会上苦涩自嘲:都没有人来跟我们提过这个要求。

  
午夜12点,公约缔约方大会闭幕式正式召开。这会议不再讨论任何具体内容,而围绕着两点进行:这份几个国家元首签署的跟联合国正式程序毫不相干的政治协议,大家要拿它怎么办?明年还怎么谈?

  
李雁和杨爱伦在哥本哈根的视频:

  
2009年12月19日,周六

  
除了坚持为自己的国家振臂高呼的马尔代夫总统以外,所有元首都飞走了。政治协议之外的100多个国家愤怒、疑惑、挫败。对于气候谈判未来命运如何的讨论持续了一整夜。我早晨7点半终于坚持不住离席打盹,一路上看到面如土色、脚步滞重的代表们面无表情的缓缓走过,恰如一个外国记者在博客上形容的:这是个活死人之夜。

  
谁都不敢想象最后的时刻。

  
欧盟看起来已经接受了现实,打算支持五国临时协议。英美强烈要求把它作为大会的一个决议保留下来。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最后这一点可怜的政治共识,是要彻底丢进垃圾桶不留一点痕迹,还是至少有一点算一点,成为艰难的选择题。拉美国家排队发言,坚决反对把它作为大会的决议。苏丹坚决要求不在大会决议里提一个字。马尔代夫则夹在中间,恳求通过某种形式保留住这个共识,里面至少有可以立即执行的 300亿美元。

  
早上12点回到会场,正赶上大会将要得出结论。在最后的决议文件里,写到“注意到哥本哈根临时协议”,并把它放在附件里供参考。

  
下午3点左右京都议定书缔约方的会议也在一片死气沉沉中结束了。可惜的是,这么长久的艰辛和期望,到了最后,只落在两页薄薄的决议上:大意是,明年接着谈,到墨西哥的16次大会汇报结果。但会有什么结果、是否是法律约束力的议定书,只字未提。

  
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在筋疲力尽的旋转三天之后,终于到底。

  
耳闻大会结束的锤声,面对全球亟需的气候保护协议的流产,没有人哭泣,出奇的安静。全球变暖不会因此而停止,气候谈判也并不以为为终结点。巨大的失败带来的是巨大的震撼,来不及调动个人感情。

  
我一直在想,未来人们会如何落笔书写这两天。昨晚,走在积雪的哥本哈根街头,我开始相信历史会铭记这一天。194个国家、120位国家元首、2万5千参会代表、数十万、乃至上百万走上哥本哈根和全球街头的志愿者,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认真奋斗过。我们有了几乎能想象到的最好的条件,最终却仍被分歧隔绝在世界的彼端。一定有什么深层次的思考和决定尚未发生。这样的两周,在每一个国家都会留下痕迹,带来一些改变。只是此时此地,身处历史中的我们尚不能明白。

  
下一步是冷静反思,坚定决心。

  
作者:李雁【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学环境出身、研究生毕业后顺理成章的去环保局工作,两年后怀揣对全球变暖的一腔兴趣投奔绿色和平。现在主要负责气候政策、影响等工作,2007年到2008年作为绿色和平国际气候谈判代表团的成员参加巴厘岛、波兹南等各次谈判会议】




 回复[1]:  科长 (2009-12-23 09:32:46)  
 
  【别着急,两分钟给你讲清楚哥本哈根大会到底是咋回事】

  


  
如果一百多人在漏水的船上讨价还价谁该往外多舀水,那是明摆着的蠢,事实上没人会这么干,连船上那最自私最无耻的人,也会拿出最大公无私的精神拼命舀水的。

  


  
但是事情如果再复杂一点,就会有新鲜的现象了。如果船上的人算计一下,在这条船沉没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安全抵达港口,危险属于下一船乘客时,有很多人就会停下来安静地欣赏海景了。

  


  
哪怕这条船在抵达港口前的确会沉没一部分,比如灌满一个叫“马尔代夫”的船舱,其他舱室的人,基本上都会无动于衷。

  


  
更复杂的是,如果这艘船超重,需要乘客们把身上的金银细软抛下船的话,扯淡就来了。穷人们说,富人钱多经得起糟蹋你先扔,至少得再扔40%;富人则说穷鬼你那堆破烂儿又沉又不值钱你先扔;穷人说我扔也可以但你富人得拿出年收入的0.5%-1%,即3000块补偿给我,还得教会我发财致富的秘诀,富人说你丫做白日梦吧老子已经一年白给你100块了,多了别想,你救的不是我是你自己。

  


  
穷人说老子才刚坐这船没两天,你狗日富人坐好几年了,生生把新船坐成了破船,现在多出点血是天经地义的;富人说以前天杀的知道这船是会坐破的,再说如果不是我们富人天天捣鼓这船,你这帮农民今天还在刨地球,能懂航海术、看西洋景?今天这船要沉了也是我们发现的,要不你们这帮賤人淹死了都不知道咋回事。

  


  
淡还没扯完,眼见船越来越漏的厉害。于是船客们聚到“日本房间”,穷人们靠着人多强行通过了一份《京都协议书》,要求富人赶紧扔东西,穷人却可以不扔。最富的富人米利坚说,这是明显的仇富嘛,天下哪有这道理,俺不玩了。穷人说你B一家最重,负担就占了全船的近1/5,你不扔谁扔?米利坚说我的东西是最重,但也最值钱。俺以全船1/4的值钱物件才占了1/5的重量,凭啥我扔?你们看看那叫拆哪的穷鬼,以不到3%的价值也占了近1/5的负担,为啥不让他多扔?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拆哪一听急了:穷兄弟们别听他的,俺们可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你们要是把我推出来,以后你们中有人小偷小摸耍流氓谁罩着啊?好歹这船是大家的,你米利坚就是东西最多最重,这船也属你坐的时间最长次数最多,看我干啥?凭啥?你凭啥?这最怕船沉的不是咱穷棒子是富人,他们经不起大规模人员伤亡。

  


  
为了尽快把淡扯完,船客们最近又在一间叫“丹麦”的房间开了一个会。据最新消息,把蛋扯完的机会已经很渺茫。最重大的成果将是形成一份《哥本哈根共识》,这份有所有船客签名的共识说:“我们都发现并且承认,这船在漏水,而且是会沉的。”

  


  
这份共识发表后,船客们纷纷接到恭喜电话,表扬他们表现出了高超的政治智慧,并且坚定地捍卫了国家利益。

  

 回复[2]:  赵然 (2009-12-23 11:39:48)  
 
  靠

  
多棒

  
反正地球早晚玩完

  
万年不遇的事情我们要赶上多幸运啊

  
呵呵

  
只是能不能让尼古拉撕凯奇把我儿子女儿给接到外星去啊

  


  
我看热闹无所谓

  


  
汗。。。。。。

  
一想到你们在水里挣扎,我得心很痛啊

  
同志们。。赶快学习游泳吧

  


  
嘿嘿。。。。。

 回复[3]: 哈哈 赵然 (2009-12-23 11:48:54)  
 
   在美国,打老婆可不是闹着玩的! 2009-12-22 00:18:24

  
在美国,打老婆可不是闹着玩的!

  
润涛阎

  
12-22-09

  
“润涛,你对我这事怎么看?”

  
“啥事?度蜜月还要外人怎么看?不是说婚姻就是脚与鞋的关系,舒服不舒服只有鞋知道吗?那你得问你老婆啊!”

  
“老兄,都这份上了还跟我开玩笑?”

  
俺一听麻烦了,这位弓长张老弟可是新婚不久在度蜜月啊。难道脚跟鞋打起来了?我立刻在电话里问他到底出了啥事。他说他都坐了7 天牢了呀!

  
“玩笑开大发了。要是真有机会坐牢,那一生也没白来!要是真有那机会,你把它让给我算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坐过牢,虽然我知道我小时候挨饿比监狱里难受多了,但跟亲自坐过牢相比,资格还是浅。”

  
“真的不是开玩笑!我刚从监狱出来。老婆把我给整到监狱里去了!”

  
“体验生活?”

  
“靠!我又不是想当作家,体验个屁呀。俩人打架我在气头上打了她一鼻子,没想到她的鼻子里边的动脉血管比鼻孔还粗!血管壁比笛膜还薄!尤其是她的血稀于水,往外流的时候还旋转着!”

  
“怎么?这么说来她生命有危险去了医院,医院报警了?”

  
“没有去医院,她打电话报警了。说来也奇怪了,警察到了,拍了照,她的鼻血乍然而止。”

  
“看来娶媳妇前要检查一下鼻子,流鼻血时有脉冲节奏的女人不能娶。唉,我可听说她是美貌绝伦啊,鼻子一定好看才对,你咋就看着不顺眼动手打鼻子呢?”

  
“唉,现在后悔死了!其实我当初也就是象征性地打一下,就是地方打错了。润涛,你认为这事全是我的错吗?她刚来到美国,没有工作,而我也是个穷研究生,奖学金养俩人,困难吧。可她要这个,买那个,花了50 美刀买了一双鞋!她从国内带来了那么多鞋,有的都没穿过呢!我不高兴批评了她几句她就怒目而视,还数落我。我急了,给她鼻子一巴掌。这事我有错,但都是我的错?这日子还过不过呢?”

  
“那当然!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人家的错不成?按照咱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老婆不是随便打的。你古书看得不精,犯了原则错误。按照现在的流行说法,你打老婆时用手心打是太落伍了。”

  
“你说的我清楚,古书我看得不少,打老婆要讲究实效,就是一生只打三次。第一次就是刚结婚,要给她来个下马威。第二次就是生下孩子,打一次防止她生了孩子摆功。第三次吗,就是儿子娶了媳妇,多年媳妇熬成婆,要再打一次。我这次打她还真的不是模仿古人,气头上没拢住火。”

  
“我跟你说,立早章你知道吧?他打老婆非常勤,可人家不仅没有牢狱之灾,老婆还很疼爱他呢!昨天我还看到他老婆给他送饭到实验室。你要跟人家学学打老婆的窍门!”

  
“我觉得不是打老婆的窍门,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婆不报警!”

  
“谁说的?要是你那个打法,立早章的老婆也会报警的!”

  
“那立早章是怎么打老婆的呢?”

  
“人家立早章是用后背、后脑勺、屁股等部位打他老婆的巴掌。那天在楼道里我看到了,他后来跟我说‘反正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相等的’。你知道吗,我后来明白过来了,他是理论物理博士生,你搞生物的就是不真懂牛顿力学。”

  
“靠!我要是立早章那样挨打,我宁肯打光棍!”

  
“你这就错的离谱了,人家立早章是打老婆,怎么是挨打呢?他是主动的。我看他的后脑勺是往他老婆巴掌的方向歪斜的。”

  
“润涛,你说我现在该咋办?”

  
“你不是出来了吗?那以后就学立早章呗。”

  
“我已经告诉她赶快办理离婚手续了。她说她没身份了,离婚要等她拿到学校录取通知书,换了身份后再离,现在就算是假夫妻。”

  
“离婚?蜜月都还没度完就离?你还是想想你俩前些日子的恩恩爱爱吧。这事你也有错,当时她在你身边打电话报警,你要是把电话线拔了,然后给她倒个歉哄哄她就没事了。离什么离?找那么漂亮的媳妇容易吗?你!”

  
“润涛,你知道我在监狱里是怎么度过那七天七夜的吗?我就是一辈子不沾女人我也不会跟她和好。这个婚我是离定了。老爹老妈劝得比你厉害多了。长途电话打了 8 个钟头!一分钟3 美元!我爸我妈那点积蓄都花掉了!我已经铁了心了。”

  
“你这么快就告诉你爸妈了?”

  
“不是我,是她。她以为警察来了说我一顿也就没事了,她哪里知道我会被警察手铐带走啊。然后,她不知道咋办了,找到我这些朋友,你去开会了,要不,就得麻烦你的。”

  
“那你是怎么放出来的?”

  
“是她到处张罗借钱,一人借3 千,10 个人弄到了3 万美刀才把我给放了出来。”

  
“靠!就凭她这美人救英雄,你也不能离婚!”

  
“我心理障碍太大了,看到她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真的无法和她一起生活了。”

  
“那你看看心理医生,先设法把对她的恐惧感解除。”

  
“我正常,又不是神经病,看什么心理医生?开玩笑。”

  
“我最近听说我的校友中也有类似的例子,打老婆把自己给打到监狱里去了。离婚的案子五花八门,但你们这种实在是凤毛麟角。我看你还是跟立早章联系联系,拜他为师,深刻理解作用反作用定律,麻烦就解除了。”

  
八年过后,弓长张还是光棍一条,恋爱谈了几个,一问人家“我要是把你鼻子打破了,你会不会报警?”对方也未必真的想报警,但一听说这个,立刻明白了当年他离婚的原因了,是他动手打老婆老婆报警才导致离婚的,人家点头说会报警,他也就跟人家分手了。

  
我听说后很吃惊,立刻电话告诉弓长张去跟立早章联系,学点对付老婆的偏方。你还别说,他还真的请教立早章去了。立早章开门见山言简意骇地告诉弓长张:“其实你不知道,女人最不珍惜的是鼻涕,最珍惜的是鼻血。她有火气的时候,你就花几块钱租个悲剧的电影片子,把一盒擦鼻子软纸悄悄地放在沙发上,你就躲在一边看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惨景吧,煞是壮观。电影看完了,她肚子里的气全消了,电影里边还得有个杀人的镜头啥的,然后你就等着她那小猫一样的软身子往你身上靠吧。什么母老虎河东吼狮,统统被收拾成小乖猫!你那老婆再婚没?”弓长张告诉他说俩人都没再结婚。立早章建议他俩复婚,有问题找他咨询就是了。

  
过了一年多,弓长张电话告诉我,说立早章麻烦大了。原来立早章有个回国项目,在国内没经得起小蜜的缠绕,最后决定把二奶带到美国,跟老婆离婚。他自己先回的美国,还没来得及跟老婆谈离婚,小蜜电话打过来了,让老婆知道了,老婆立刻一蹦三尺高。这回立早章用屁股、后背、后脑勺打老婆已经不灵了,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突然间就听啪的一声用鼻子把老婆的巴掌给打了。老婆的巴掌给打的倍儿红,是用鲜血染成的那种。立早章突然想到了弓长张老婆的鼻子流血报警的往事,此时他觉得收拾老婆的机会来了,便报了警。警察来了一男一女,女警察先跟他老婆询问,男警察看到立早章的鼻子,连相也没照,先让他交代他是怎么先下手打了老婆、老婆被打急了然后才自卫的。那个鼻血白流了,他还到警察局交代了个底朝天,最终是活该的待遇。立早章最后完全明白了,要不是老婆疼他放他一马,真来个指鹿为马说他动手打老婆把老婆给打急了才自卫,他还真的要在监狱里呆上几天的。

  
弓长张告诉立早章,说你干脆离了吧,到时咱俩来个互助组合作社啥的?同病相怜共度难关。别的没有,就是一块下下棋聊聊天,不孤独。再说了,这年头也不怕别人说啥。你看华府游行的,摩托队好威风呢。立早章一听火了,说:“哥们你伤风败俗也别拉着我呀,我国内还能找到小蜜呢。你说我那小蜜,嘴巴比蜜甜,口水比蜜粘,只要肯出钱,嗲音比醋酸。”

  
电话还在讲着,听到老婆开门声,立刻挂了。念及老婆原谅了他在国内跟小蜜风流,也没让他坐监狱,越想越觉得老婆好,他又嘻嘻哈哈地跟老婆套近乎去了。

  
日子稳定了,他没忘记给弓长张哥们继续开导,早日娶个年轻漂亮新媳妇。

  
又过了八年,我去西雅图开会,中午没事干就在外边溜达,突然间看到一栋大楼前边的木椅子上有人下棋,凑过去两眼直接看棋盘,等到他们下完了棋,我定睛一看,差点惊出神经病来。对面花白头发的下棋人竟然是立早章!

  
“润涛,你咋跑到这里来了?”

  
“哥们,弓长张到底又结婚没?”

  
“海归了!海归后小姐小蜜的很快就把他的恐女症给治好了。国内的小姐环境能治疗海外男人容易患的三种病:洁癖症、恐女症、缩家症。尤其是洁癖症,到了国内,艾滋病都不怕了,还怕性病?什么干净不干净的,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什么是缩家症?”

  
“就是下班就缩在家里不出门的病,在美国的男人大都有这个病症。回国后,歌舞厅、洗脚城各种夜总会五花八门,下班谁想回家啊。”

  
我听后感概万千,也为弓长张哥们祝福。看来很多男人还是比较适合过国内生活。

  

 回复[4]: 我家住的地方比较高。 自带板凳 (2009-12-23 12:18:53)  
 
  就算海平面上升15米,我一家老小还在陆地上。

  
我才不关心那些傻瓜们扯蛋呢。

  
哈哈哈哈哈!

  

 回复[5]:  黑白子 (2009-12-23 12:23:02)  
 
  楼上的给我回电话

 回复[6]: 楼上的,你的电话老占线~! 自带板凳 (2009-12-23 12:40:22)  
 
  

 回复[7]:  黑白子 (2009-12-23 13:07:44)  
 
  楼上的,你的电话老转送!

 回复[8]: 楼上的,我的电话修好了! 自带板凳 (2009-12-23 14:29:17)  
 
  

 回复[9]:  赵然 (2009-12-24 01:19:50)  
 
  

  
>就算海平面上升15米,我一家老小还在陆地上。

  


  
祝贺一哈。呵呵

  


  
当我们乘着诺亚方舟途径一个15米高的小土丘的时候

  


  
远远看见岛上有个穿着兽皮,满面胡须的人蹲在地上不说话

  
之见一个小孩子一面狂叫一面挥手,游客问船长那是谁?

  
船长不耐烦地说:“不知道啊,以前每年我们的船开过这里,他都要发狂一次!”

  
以前是一个戴墨镜的胖子

  
现在那个老的不发狂了

  
现在是那个小的。。。。

  


  
听见墨镜胖子幽幽的说

  
儿子,别蹦了,怪你爹啊,当年没给你讲那个笑话

  
汗。。。

  
呵呵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