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转贴
字体∶
ZT:手足口病童就医全程纪实——一个心如刀割的母亲

深层次 (发表日期:2009-12-17 11:35:33 阅读人次:1283 回复数:3)

  11月4日,我的女儿刚去蔚蓝幼儿园上学不到2周,通知停止上课,学校有2

  
个小孩子传染上手足口病。

  
11 月5号,我和丈夫从洛杉矶回到上海家。听保姆说昨天放学校车在小区门

  
口没有接到孩子,心里十分惊慌,司机说珊瑚班晨检发现一个孩子染病,孩子不

  
能上校车,让保姆自己去学校接孩子,保姆没有接到电话通知,急忙乘坐出租车

  
去学校,只剩下SYDNEY一个人和老师在一起。早上发现病童,没有及时送其他孩

  
子回家,是增加染病的主要原因,为此校方没有作出解释,随后小女儿也被传染。

  
11月6号Sydney嘴巴开始溃疡。保姆说大概是零食吃多了,没有在意。也没

  
听说过这样的病。我们完全没有经验,保姆说老师交待的,口外边烂了才是,里

  
面溃疡不是,我将信将疑。一边查资料,一边观察。

  
11月7号Sydney开始发烧,服退烧药泰诺林;马上退烧了。

  
11 月8号早上没烧,当天晚上手足口臀突然出现明显症状;马上送sydney去

  
万源路399号的上海复旦大学儿科医院急诊,急诊一位姓谢的医生问有没有发烧,

  
我说退了。他证实了我的猜测,确实是手足口病,医生说如果sydney血象高就住

  
院,我们告诉他我们来中国不久,打听此病的严重性,他改口说马上住院吧,说

  
这个病很严重,如果发生心脑肺等合并症会导致死亡,他说问问看有没有床位,

  
他左手拿电话,一边跟我说,还有一个,你快决定!等下就没了,还说上海市政

  
府限制手足口病住院就我们这里,别的医院不敢收,还有一家在金山区,等下晚

  
上更严重了你想进来都进不来,没床位,别的医院不收!你来得及去金山吗?我

  
和丈夫听了更惊恐,这几乎等于没有选择。他边拿电话边推销的样子活脱脱像电

  
视购物里大声叫卖的人,这哪里是医生,简直是电视直销的高手。

  
我们心急如焚,医生说住院家长不能看不能陪!我更惊讶:孩子才3岁啊,

  
怎么能够离开母亲?他说,要么几天后康复出院,要么转到重症危急病房,也有

  
死亡的,反正不能看!我追问:要死也不能看?医生说,要是真的到了那个程度,

  
会让你们见一面的。我的气憋着不能呼吸,几乎站不住。他继续说:“这是上海

  
市政府规定的,为了不传染出去。”我说你们可以连我们大人一起隔离,这个病

  
只传孩子不传大人,这点谁都知道。他说市政府规定的,没有例外,再次强调上

  
海只有这一家医院手足口病住院治疗,说我们属于重症,需要马上住院。我们无

  
法选择,他说要么走人,恶果自负,要么签字住院,就剩一个床位,迟了就没了,

  
去别家医院不接受!我下意识抱紧孩子,思维溷乱,不知道这一松手,我的孩子

  
还能不能回到我怀里。

  
孩子自出生就从没有离开过我们,向来沉稳的丈夫也慌了阵脚,狠下心对我

  
说,住吧!我们办了住院手续,交押金的时候更是离奇的对话,我问要交多少押

  
金?玻璃窗里面的人看看我问:你有多少?我哑巴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是几

  
千还是几万?他见我支支吾吾,拿出2个指头说,你有2000吗?我提着气终于放

  
下来,赶紧给了他2000元.事后回想起那个人就像是在问我,你口袋里有多少都

  
拿出来吧!

  
到了分别的时刻,我蹲下身子对孩子说,勇敢的宝宝,跟这个漂亮阿姨进去

  
吧,妈妈在外面等你。可怜的孩子开始哭起来,还是很听话地跟着护士走进电梯,

  
那位被我说成“漂亮阿姨”的护士,没有伸出手牵孩子一下,十分冷漠,电梯门

  
关的很慢,孩子没有穿袜子,抱着自己的奶瓶,大哭起来,满脸是泪。我蹲在电

  
梯口大哭起来。在孩子走进隔离大楼的电梯之前,门诊医生没有做任何体温和血

  
液检查。随后,有医生拿出很多张检查和手术类文件强迫我们签字,里面包括心

  
电图、脑电图、核磁共振、腰穿(腰椎穿刺)等重病检查的同意书,理由是,家

  
长不能陪,医院随时可以做任何他们认为要做的重大检查和手术。

  
丈夫签了字,他对医生强调:“签字是你们逼的,就算签了字,你们做任何

  
重要检查之前,必须通知家长!如果说不能陪是医院的理由,我们可以等在楼下

  
住在停车场车里,24小时不离开!”医院说走吧,签了字就不能反悔,说合并症

  
严重的时候病情进展很快,几个小时孩子就没了,这都有可能!你们不签字后果

  
自负。我的双腿发软,不能阻止自己脑子里一直出现我的孩子躺在冷冰的手术台

  
上死掉,我无能为力,莫非刚才送进电梯就是最后一面,我蹲在电梯口痛哭起来!

  
为什么要回国!为什么要回国!我精挑细选的蔚蓝幼儿园才上了2周不到啊,我

  
们怎么这么倒霉啊!我不停质问沉默不语的丈夫。

  
送完宝宝问保安:清单写着医院提供拍照给家长看的服务?保安说,写是这

  
么写,放心吧,不会给你拍的,没有人这么做过。那为什么要写?保安呵呵笑:

  
写一回事,做一回事。

  
丈夫劝回了我,我们当晚为保姆和小女儿买了动车票,第二天一早将小女儿

  
送去武汉父母家隔离,消毒整栋房子,我们整晚不能入睡,脑海里就是女儿抱着

  
奶瓶无助地跟着护士走进电梯里,医生没有伸出手牵她一下,十分冷漠,孩子在

  
电梯里转过身看着我哭的模样刻在我的脑子里。为什么医院要制定如此残酷没有

  
人性的规定?我害怕是最后一面,无法拿孩子的命打赌,医生的一句后果自负让

  
我软弱无力,无法选择。

  
11月9号下午2点到4点,周一和周四下午是医院开放给所有隔离孩子家长们

  
询问病情的时间,虽然看不到孩子,能问到一点信息,这对于爸爸妈妈们也是极

  
大安慰,那里是我看到的人间地狱!所有憔悴疲惫的家长和祖父母们拥挤在狭窄

  
的电梯走道里,玻璃门里面有一张桌子,仅有的2把椅子上坐着2位女性医生回答

  
病情;中途偶有几个孩子被集中放在童床里经过医生后面的电梯时,家长们全部

  
拥上去脸挨着脸贴在玻璃门上,看是不是自己的孩子,孩子们在哭,妈妈爸爸爷

  
爷奶奶哭,惨不忍睹。孩子们从几个月到几岁,大部分都是穿尿布的婴幼儿。

  
突然一位男性家长冲进来,要医院给个说法,说他的孩子在里面被绑,因为

  
不听话,有手机偷拍出来的照片,大吵医院虐待儿童,那位父亲发疯一样大叫,

  
保安不以为然,所以排队的家长情绪很紧张,母亲们哭起来,她们和我一样不停

  
打听由来,她们大多是质朴的老百姓,不敢得罪医院,还有人自我安慰说,可能

  
是孩子太顽皮。

  
每次玻璃门内放进去一个孩子的家长询问病情,轮到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下

  
午快4点,2位年轻的女医生坐在那里,左边那位态度恶劣,多问一句不耐烦,她

  
没有坐相,翘着二郎腿,身体向后,腿一直抖动,一副不要问问题,赶紧走人的

  
样子,她的特征是带眼镜,2颗牙齿发黑。右边医生态度不错,说sydney没有发

  
烧,情况好转中,我们带去尿布和BABY FOOD罐头(婴儿罐头),央求她们带给孩

  
子,左边那位冷笑道: “我们忙得要死,哪有空和你搞这些事!”我说我们交了

  
护工费,护工应该做这件事。她说:孩子都吃饭,条件就这样,不吃也要吃!随

  
意瞟了一眼病历说:加7床是吧?她吃得好得很,走吧走吧。我知道她根本不知

  
道我孩子的状况,只是应付我。

  
孩子父亲问入院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做心脑电图?得到的回答是,我们很忙,

  
需要集中多一些孩子一起做。我丈夫很生气说,既然强行要求我们入院,这么紧

  
急的情况,为什么要等其他的孩子一起做,这又不是批发市场!医生说反正还没

  
做,我不知道,你要嫌这里条件不好,找医院领导。

  
我们问不出什么,我收拾桌子上的东西对丈夫说:“孩子太小啊,她一定不

  
会吃里面的饭,10月5号刚来中国,她习惯吃babyfood(婴儿罐头)。”听我们夫

  
妻对话,那位黑牙齿的医生放下二郎腿,问:“啊!美国孩子啊?看不出嘛。”

  
她的态度明显不同。她说:“不是我们不帮你,是这东西太麻烦,需要放冰箱,

  
别的食物还可以,你这东西太麻烦,不行。”我说这是BABY FOOD,不开罐就不

  
用放冰箱,你是不是没有看过这个,上面有说明。她恼羞成怒说:“什么东西我

  
没看过?拿走,不行!”我默默收起她跟前的小罐头,那张2 颗黑牙齿戴眼镜丑

  
陋的脸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越发担心里面的状况。

  
11月10号下午,我突然接到电话,一位男医生自称是孩子的主治大夫,说孩

  
子脑电图异常,确诊是合并脑炎,决定下午3点做核磁共振!必须让家长陪着做,

  
我想多问一句对方都不愿解释,马上来医院做吧,情况危急。马上回美国治疗,

  
如果能有10几个小时的余地,回洛杉矶治疗。一边打电话买回美机票,一边开车

  
冲去医院,约好3点,等到3点半过了还没有人下楼来,也没有人通知我们,我们

  
打回刚才的电话4次,终于有一位年轻的男医生下来,说孩子正在做准备,要打

  
针让她睡觉,免得核磁共振的时候有噪音哭闹。我丈夫问,为什么入院将近40个

  
小时才做脑电图?入院的时候说马上检查,说得那么严重为什么拖到现在?丈夫

  
强烈要求院方领导出面解释。同时,要求孩子立即出院!男医生一脸不屑说:

  
“出院?那不可能!”丈夫警告说:“如果不让出院,我们马上去美领馆告你们

  
绑架美国公民!”他愣住了,这才跑上楼去,随后一位女的主任医生出来解释,

  
说孩子多,集中处理是常事,医院条件有限,我们这里算快的了,你们从国外来,

  
我也去过很多国家,都知道国外什么样,你们受过国外高等教育,不应该这么不

  
冷静。我很愤怒和激动,为了孩子我不得不平静下来,我问脑电图异常很严重吗?

  
我们买了机票,准备带回美国治疗。她肯定说:“不用带回美国”,她回答很确

  
定,不严重。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中。你们可以选择做或不做,照我的经验,孩

  
子不会有事,再观察两天我是打算让她出院的。她随即写下了她的专家门诊时间,

  
让我们周四去找她看门诊。她显然和男医生说的截然不同,我反问:“为什么要

  
做核磁共振?”她说做一个核磁共振放心些,但家长可以选择,不是非做不可。

  
我告诉她,“我们入院就被逼签了字,我们没有选择,今天通知我们陪孩子做检

  
查,不是通知我们选择做与不做。加州的医生警告过我,核磁共振对婴幼儿有伤

  
害,不到不得已千万谨慎做此类检查,对大脑有直接伤害,更不要说腰穿了。”

  
女医生说没伤害。我们坚持出院,女医生说可以,必须签字。她这次没有说后果

  
自负的话,我们心里踏实起来,这说明孩子正在好转,她都说可以看门诊了。

  
就这样,我们拒绝了核磁共振检查,也避免了进一步的腰穿检查。等孩子出

  
院花了3个钟头,保安说,慢慢等吧,孩子在洗澡,出院总要收拾得漂亮点,要

  
不怎么和家长交待呢?

  
突然出现几位农村人,男人女人都在哭,旁边家长问怎么回事,老实巴交的

  
男人说,接到电话,1岁的孩子的小拇指被护士弄掉一块肉,要我们接出院去。

  
妈妈在哭,我的心在颤抖,不知道电梯上面的孩子们在里面受到怎样的对待?联

  
想到昨天哭闹说孩子被绑的那位父亲。

  
心神不宁。护士长下来,看到农民夫妻,说,护工升降床栏杆,孩子小拇指

  
被卡在里面,破皮了,没什么事,外科做了处理,这样吧,是护工的不小心,你

  
交的200 元退给你们,这样好吧,满意吧?分文不收了,听清楚了吗?你可以退

  
200元!趾高气扬的护士们对着这对农民夫妻这样说。那位父亲在哭说,孩子小

  
手真的只是破皮吗?妈妈一直在哭。我在一旁实在受不了,大声说,你们欺负老

  
实人,你们200元能赔偿什么?这么张狂,护士瞪我说,我们没和你说话!他们

  
的孩子出来的时候,孩子看到妈妈拼命叫,妈妈,妈妈!紧紧搂着他母亲的脖子

  
不松手。可怜啊,整个小手被白布包裹起来,妈妈大哭说不出话,男的说,不是

  
破皮吗,怎么全部包起来呢?护士解释道,孩子乱动,不停流血,止不住,只有

  
全部都包起来。在场的人都明白不是破皮那么简单。

  
中途又有2位孩子家长被通知孩子做核磁共振的,孩子被打了药迷迷煳煳,

  
用白床单包着送出电梯,当天下午下雨,气温很低,孩子除了医院的病号服就是

  
一个白床单裹着,家长哭着叫孩子,孩子不应,眼睛发呆,被打了针开始昏睡。

  
白床单里的小宝宝被母亲们搂在怀里,毫无知觉,父亲打着伞,自己去另外一栋

  
大楼做检查。没有护士带路,没有推车,只有刺眼的白床单裹着孩子们小小身体。

  
眼泪在所有大厅男人女人的眼里打转,保安拿着茶杯来回逛动,他看太多了,始

  
终保持微笑。

  
等待了2个小时之后,女儿终于和另外一个孩子一起走出电梯,大人小孩们

  
哭成一团。女儿抱着我却没有一点声音,她的眼泪不停掉下来,紧张地看着护士。

  
我一直搂着她,到了家还不能松手,平时照顾她的阿姨和疼爱她的小姨都不认了,

  
一直哭,一直说只要妈妈,你们都是陌生人,坏人,你们不要过来,我不要!我

  
不要!sydney回家一口气吃了9样不同的食物,一边吃一边笑,眼睛里有眼泪,

  
说不清那是她高兴还是不高兴,我心痛极了。晚上好不容易睡了,到了1点多钟,

  
开始大哭大闹,并且出现奇怪的动作,双脚乱蹬,双手交叉旋转好像要扯掉什么

  
东西,(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被绑,她是想挣脱绑她的胶布)女儿意识混乱,闹

  
了整夜,我心如刀绞,直到清晨一屋子人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她开始昏睡,中午睡

  
醒了就开始发脾气,摔东西。

  
当晚10点我们开车去火车站接小女儿,武汉的父母告诉我小女儿没有逃过传

  
染,口腔开始溃烂,丈夫开车,我在路上才有点时间再看一遍所有医院的病历和

  
单据,突然发现里面有记录呕吐,和高烧,我吓坏了,这不是女儿病历!翻转封

  
面一看才知道医院将一位叫王果果(化名)的8岁小女孩病历给了我,而我却没

  
有孩子的病历,我的天,我怎么带回美国看病,没有任何原始记录。我当即按照

  
病历封面电话打给王果果妈妈,对方莫名其妙,说今天下午孩子做了核磁共振和

  
腰穿,医院说没事明天可以出院,如果他们没有病历,怎么做检查啊?为什么病

  
历在你那里?

  
11月11日清晨,王果果妈妈嘱咐我不要将病历给医院,迅速来我家拿走了病

  
历,并告诉我她要去这家医院闹,医院逼迫家长提前签字,擅自给孩子做各项检

  
查,她的女儿在做核磁共振的时候曾经告诉她,一间房四个小孩,除了我之外,

  
都被绑起来,妈妈啊,里面的小弟弟小妹妹好可怜,每个年龄小的孩子都被粘胶

  
带五指并拢粘起来,然后从头到脚被固定在床上,没有人洗澡和换尿布,不吃饭

  
马上收走,里面好可怕,妈妈,我不能说的,护士说的,不能出去瞎说,说了要

  
打针!

  
那一刻我的心碎了,马上明白女儿奇怪的动作是在干什么!她一直在挣脱胶

  
布的动作,即使出院了一直潜意识这样做,白天问她都不知道。我的心就像尖刀

  
在心上刻!哭不成声,真后悔不该抱进这家惨无人道的医院!每时每刻有多少孩

  
子在里面遭受非人的折磨?他们大多数来自外地和农村。

  
王果果妈妈说,亲眼看到护士要求一对很穷的夫妻交5000元押金,卖小菜的

  
农民夫妻拿出来的钱一张一张凑数,那些钱有零有整,皱皱巴巴。。。我和电话

  
那头王果果的母亲泣不成声。王果果外婆为这件事着急心脏病突发进了医院,七

  
浦路2间店关门不做生意,每天损失达几千元。

  
丈夫说,不管穷人的孩子还是有钱人的孩子,都是金不换啊!!医院怎么都

  
赢家,谁赌孩子的生命?他们一句后果自负就搞定全盘,等着收钱。我们被逼着

  
几千元押金,签了所有的检查项目单子!这样的钱不拿白不拿!这样垄断的医疗

  
体制,多少老百姓是牺牲品?

  
孩子又闹了一夜,我一早打电话给医院,告诉她们病历错了,我要求拿回我

  
的病历,我们要回美国给医生看原始病历。医院说你来拿,顺便把错的病历送来。

  
我愤怒极了,你们做错了要我送给你们?那护士长说,你坐出租车来,我们给你

  
报销。我冷笑,你是谁啊?不稀罕你的车钱,我的时间比车钱更值钱,我家2个

  
病孩子发病,我能有空吗?你那200元打发农村人的做法,在我这里没有用!那

  
护士长马上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我告诉她,你必须中午之前送来我孩子病历,

  
我们定了机票回美国,不能耽误。

  
中午医院送来孩子病历的时候,孩子一见到她们就哭,要赶她们出去!保姆

  
质问医院来的人:“孩子说你们绑她,小孩子不会撒谎,你们医院为什么这么残

  
忍?”来人解释说:“孩子多,乱动不好管理,大孩子就不用绑,你们孩子小,

  
难免的。”她们供认不讳,觉得很正常。

  
等我回来时候看到病历,气得快晕过去,这是一份伪造的病历,封面没有填

  
写孩子资料,原始病历是孩子父亲填写的,没人能模仿,因为他是台湾出生的美

  
籍华人,写的是繁体不是简体,假病历里面有11月8号急诊医生的就诊记录!这

  
也太猖狂了,居然伪造病人病历!

  
这是犯罪!孩子病情在好转中,我们全家取消行程,没有孩子名字的病历我

  
带回去也解释不清楚病情。我的病历在哪里?医院为什么这样做?我孩子当时的

  
病情非住院不可吗?那些可怕的磁共振和腰穿检查的背后有多少是人为的?

  
当晚我打给王果果的妈妈,再次询问同病房的小孩子们被虐待一事,她和女

  
儿已经回到家中,她说她家亲戚租了8辆出租车把医院的人打了,闹到保卫科,

  
医院领导出面赔偿了所有车费和相关医药费。医院担保孩子3个月内的健康。

  
王果果妈妈要我也去闹,她说王果果愿意出来作证,王果果快9岁了,她什

  
么都说了,说进去的时候洗一个澡,出院的时候洗一个澡,中途没有人洗过澡,

  
哭得满身是汗被绑起来的小孩子们很臭。我的孩子回家后我看到满身的红疹,这

  
绝不是手足口病的症状,根本是哭出来的痱子和尿布疹,没有人换尿布,已经2

  
天2夜了,如果不是我强行要求出院,我不知道住院8天10天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无法像她一样通过武力解决事情,我的女儿直到今天还是精神恍悟,易

  
怒烦躁,摔东西,打她自己的妹妹,见人就踢,我手足无措,孩子变了一个人,

  
平常爱笑的孩子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刺激和肉体折磨!昨晚又在1点多中开始闹,

  
闹了整晚,不停说,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几百遍的我不要!连父亲都不认。手

  
脚出现不停拉扯东西的奇怪动作,我明白她做梦都想挣脱绑她的胶带!我止不住

  
哭啊!

  
心疼得无法形容,我开始咨询,得到的答案是中国的媒体不准报道此类事件,

  
律师不接此类桉件,各大医院和媒体关系密切,我唯一能想到的只有美国领事馆,

  
孩子是美国公民,她在病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院方伪造病历!我们要求通过美

  
领馆交涉,医院赔偿孩子的人身折磨和精神伤害!

  
11 月12日,小女儿也正在传染发病中,我们焦头烂额,医院打来电话,通

  
知我们家长去医院,说院长很重视这件事,所有领导请我们过去谈条件,网上消

  
息说这家医院有便衣武力保安,去讨说法的很多被打,我们不愿冒险,我家里有

  
生病的2个孩子,更不愿意妥协私下谈判,这是对人的侮辱,我严肃告诉他们,

  
美国孩子只会寻求美领馆的帮助。

  
11月13日,昨晚孩子又闹了半夜,从半夜1点半左右持续到3点左右停下来,

  
每天开始时间十分准时!那位拿错病历的王果果妈妈发来短信问候孩子,我打电

  
话回去时,听到一个惊人相似的状况,王果果自从出院以后,每天晚上1点左右

  
开始梦游似地大哭大闹,手脚乱蹬,她妈妈说昨晚记录孩子发疯的时间是1:23

  
分!我顿时汗毛竖起来。里面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整晚我都在想那2个被打了针,裹着白床单神志不清睁着大眼睛看着妈妈的

  
孩子,医院有的是办法让孩子们很安静。他们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为什么其它

  
孩子也是每晚同一时间发疯?从1点半到清晨这几个小时医院曾经做过什么?为

  
什么每个孩子的四样检查都一模一样?检查完毕都“没事”出院?小孩子们不会

  
互相留电话交朋友,即使医院对每个孩子做一样的事,也永远没有人知道,除非

  
发生我和王果果妈妈这样病历拿错的意外,我们才得知一点点信息。

  
主治医生曾枚不停打家里电话和手机,她不停打电话和发短信,写了一堆充

  
满了“人情味”诗歌一样的短信:在这样寒冷的周末,我的心里好不安,因为我

  
想到了这两天你作为一个母亲内心的感受。医院希望看望孩子。。。我很理解您

  
的心情,我希望我能为您减轻一点痛。我知道孩子生病时多么需要母亲。。

  
我的心更疼了,她们突然间这么关心我的孩子,却每分每秒继续折磨那么多

  
孩子,就在此时此刻,二十病区依然每天都强行隔离不能见妈妈的婴幼儿,无视

  
门口那些一张张凑钱的可怜农民,她们毫不动心?无非是因为我的孩子是美国公

  
民,美领馆也许能施压一下。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理睬我们的遭遇,我是母亲,

  
我听得到二十病区那栋楼里被绑的孩子们每时每刻都在哭泣!

  
11月16日我们给儿科医院发了传真如下: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为女儿 Sydney 在复旦大学儿童医院隔离病房内所受之非人性对待提出赔偿

  
及整改要求,原因如下:

  
1. 医院以非专业态度给予家长非客观信息及分析,导致家长处于惊恐状态,

  
多日来身心受创,并无奈提前签字让孩子做各种有可能造成身理破坏的检查,加

  
剧恐慌及经济损失。

  
2. 医院之隔离病房有关人员拒绝提供实际病房内情况,拒绝家长监看、慰

  
问、交谈,对家长的询问不耐,徒增猜疑与不安。

  
3. 女儿在医院之隔离病房内受到恐赫、捆绑等非人性对待,导致回家后连

  
续数日精神晃忽,脾气暴燥,每夜凌晨一时半左右惊醒大喊“我不要!我不要!”

  
手脚作出挣扎状,持续一小时以上,使全家人皆痛心并使孩子父母亲连夜失眠无

  
法工作、公司无法正常经营,损失数十万元人民币。

  
4. 孩子就诊时无发烧、呕吐、肢体抖动等重症症状,不够住院条件的情况

  
下,医生恐吓诱逼家长属于重症,签字住院,入院前未做任何体温和血液检查。

  
医院遗失或销毁原始病历,并在出院后伪造病历,使所有检查数据失效,让后续

  
治疗失去依据。

  
5. Sydney Siyu Chen入院超过40个小时才有脑电图结果,医院声称病儿需

  
要集中去做,这里不是批发市场,是治病救人的公立医院。医院对手足口并发症

  
检查不及时,有可能延误就诊或造成医疗浪费。

  
医院必须为此事承担经济和法律责任并做出整改承诺:

  
1. 医院公开书面道歉和经济赔偿;

  
2. 整改措施1:严格规定手足口重症入院的条件,对于有可能致命病症,必

  
须由资深医师回答家属疑问,严禁恐吓及敷衍。询问病情时设立家属座椅和休息

  
区域,现在的状况是2位医生坐着面对精神精力憔悴看不到孩子排队长达几小时

  
的病儿家属,其中一位态度极端恶劣不耐烦,毫无医德可言。

  
3. 整改措施2:所有体温、血液、心脑电图初步检查必须即时,核磁共振和

  
腰穿等重大检查必须家长在充分了解的情况下进行,不得逼迫家长提前签字,任

  
由医院为所欲为。Sydney入院超过40个小时才有脑电图结果,医院声称病儿需要

  
集中去做,这里不是批发市场,是治病救人的公立医院。

  
4. 整改措施3:废除“不能看,不能陪”隔离婴幼儿和父母这种毫无人性的

  
变相虐待制度,至少一位家长和孩子共同隔离照顾安抚孩子,除家长同意外严禁

  
护工触摸病儿,尤其是异性护工,严惩对无反抗能力的病儿施行捆绑等任何限制

  
其行为的犯罪行为。护工必须是有育婴室执照的专业人员,严禁非专业人士做照

  
顾年幼病患的工作。

  
5. 隔离病房各通道及病房内设置摄像头、大厅设立电视屏幕,让病人家属

  
在大厅监看,加强监督,杜绝虐待病童行为。

  
伪造病历、虐待病童为严重刑事犯罪,非一般民事纠纷,此案不是个案,牵

  
扯众多受害儿童以及家长,事件经过和一部分具备口述能力的病儿和家长们、弄

  
伤幼儿小拇指免掉200元护工费敷衍了事的家长们,陆续为我们提供了视频录像、

  
口述证词。

  
我的女儿向来开心乐观,她从出生11个月以来,陆续为美国LOTUS、美国

  
yellow page、美国EUMIA等多个知名厂商出演电视广告,到今天为止,这些脍炙

  
人口的电视广告一直在多家美国电视台每晚播放3次以上,她是美国南加州无人

  
不晓的广告小明星,观众被她天使般的笑声感染,很多人收藏她的灿烂笑容的照

  
片,如今的女儿精神紧张,白天攻击人,甚至打她的妹妹,到了半夜开始哭闹,

  
处于混乱状态,我们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作为母亲一分钟都不能忍受这样的折磨!

  
担心痛苦心理阴影影响孩子的一生!

  
在亿万人期待的中国上海世博会前夕,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海外媒体

  
包括美国17家主要媒体对如此“骇人听闻”的美国加州广告小明星中国医院被虐

  
事件引起高度关注和极度愤慨,随时等候我们家长签字《NEWS RELEASE FOR

  
PRIVACY》(新闻隐私公开同意书)。

  
请医院方于48小时内拿出赔偿和整改方案,从 2009年17日上午北京时间9:

  
00(美国西海岸17:00PM)至11月19日上午北京时间9:00(美国西海岸17:

  
00PM)止。医院如在此要求时间内无满意响应,我们将于11月19日上午9:00由

  
委任律师以正式文件送交法院和各卫生监管部门、对所有海内外媒体签署

  
RELEASE同意书,包括上传网络视频和事件经过。以上情况涉及多位手足口患病

  
儿童,情况均相似,怨声载道,已经超出了患者家属能够承受的最大极限,儿童

  
在医院隔离病房内所受到的虐待均被多数院内人员证实。此时此刻有很多被强行

  
隔离的婴幼儿正在遭受离开母亲的身心折磨,这绝不是中国政府所倡导的“和谐

  
社会”公立医院医务人员所应有的行为。医院必须为此事负责并做出整改承诺,

  
让所有满眼泪水无助的病儿回到自己父母亲怀抱里,加速身心双重康复。

  
我们是思维成熟理性的华人,在冷静之后忍着痛苦,决定给医院一个整改机

  
会,为了不让更多的孩子在病中受到非人性的虐待。中国正在改变,全世界都看

  
得到,希望儿科医院不要让母亲们哭干眼泪,让中国人丢脸!(SYDNEY 的家长)

  
同一天我们给美国领事馆递交了这封信,美领馆承诺会作出最大努力和相关

  
部门交涉。同一天我们接到医院电话,要求到我家来访看望孩子。我们拒绝,但

  
答应去医院和院长开会交涉。副院长王艺参加,传染病主任和护士长还有医务处

  
的一位陆姓的处长。王院长用了20分钟说了一堆官话和道歉之类的套话。轮到我

  
发言,我告诉他们一件事,就在昨天下午,孩子上了车不肯绑安全带,因为她听

  
到保姆说了那个可怕的“绑”字!医生们都低下了头,大家鸦雀无声,只有陆处

  
长冷笑地攻击我: “三岁的孩子懂什么是安全带?”我平静地说:“你是一个

  
父亲吗?你有孩子吗?”他点头。我说:“等你买了车再来问我这个问题,美国

  
孩子生下来从医院出来回家就绑安全带。”那个姓陆不服气,四周寻求答案,你

  
们说三岁孩子懂安全带吗?没有人理睬他。他接着说:“你们将孩子送到我们医

  
院,也是信任我们医院,我们有 50几年的信誉。”我回答他:“我送来这里,

  
不是因为50年的信誉,是因为离我家近,而你说的信用那是垄断的信用,是50年

  
没有私人医院竞争的信用,不是你们真实的信用。如果是自由竞争市场的医疗体

  
制,你这样的人不会坐在这里,我们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他追问我:“孩子

  
是美国生的,那你们是不是中国人?是不是中国人?”连问两次,十分激动。王

  
院长连忙制止这个如此低级的问话。我不屑回答他了,丈夫看着他慢慢地肯定地

  
说:“不是!我是美籍,她是加拿大籍。”这次他终于闭嘴。我从来没有因为国

  
籍大声宣扬过,留学生的复杂心理他不会理解,我连宣誓入籍效忠英女王的时候

  
都没有举起手,誓言也是混过去的。盼望有一天能够全球通,可怜的老百姓不再

  
受护照和国籍的限制,人权距离我们太遥远,美国都不够格谈人权,在人权面前

  
没有国家这个词。而今天让我心里痛快又难受,第一次表明我的国籍的时候,面

  
对的居然是同胞。

  
我接着说:“在座的医生院长你们都是母亲,你能想象三岁的生病的孩子一

  
个人抱着奶瓶走进电梯,旁边的护士连她的小手都不牵一下冷眼旁观吗?她是生

  
病的孩子!!”我哭着强调说。她们递给我纸巾,那一刻,她们似乎被我说服,

  
再次低下了头。

  
丈夫接着说,“中国的医疗体制烂到骨头里,我们这样拿媒体压制你们,是

  
想你们有所改变,但是你们一家改好了,也只是冰山一角。即使这样,冰山融化

  
总有开始的一个角。”大家居然都点头认同。王院长承诺:除了公开道歉和经济

  
赔偿不能承诺,其它的整改措施都承诺,马上进行,工程师已经开始布线了,一

  
个星期之后,每个病房都会安装好摄像头,大厅设置家长休息区,医生站着,家

  
长做着才对,我要是遭遇这样的医生,我也会受不了,该开除的降级的马上办不

  
留情。我们从来就没有对经济赔偿和医院公开道歉做什么指望,中国医院太少了,

  
这样的体制还需要这些大医院为老百姓治病,好不好也没得挑,把他们搞臭了,

  
人们更没有地方就医,是不是好事变了坏事,我一直很矛盾,这也是我们迟迟不

  
愿意美国媒体插手的顾虑。但是5条整改措施如果实现,那就值得了,孩子和我

  
没白遭罪,至少我不再听到母亲们的哭声,这让我彻夜难眠。临走他们拿出一包

  
礼物说是给孩子的,我们拒绝了。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去看那栋隔离

  
的楼房,丈夫搂紧我说:“我们的力量太小了。”我说,“至少以后那里面不会

  
有哭声。”那天之后,很多朋友亲人都对我说,医院是应付我们的,他们不会整

  
改,把这段时间混过去了,不了了之。

  
11 月25日下午五点,王院长打来电话,告诉我承诺一周汇报的时间到了,

  
她说4周以后,上海市彻底废除不能看不能陪的制度,正式文件已经抄送上海市

  
卫生局,所有病房将对母亲开放,和孩子小床配套的母亲陪伴床已经量好尺寸外

  
出加工了,摄像头不用装了。我惊喜得很,这比期望的好太多了,想着当初孩子

  
睡在我身边,那该有多安慰啊!我连忙多谢她!趁机称赞医院的效率。

  
几天后,医院邮寄来了那天被我拒绝的礼物,四包奶粉和一个玩具,奶粉送

  
人,我心里仍有余悸,留下了玩具,孩子拆玩具的时候我趁机问:“是医院送来

  
的,医生说你很勇敢。”孩子头都不抬,想了一会儿说:“SYDNEY在医院的时候,

  
还是有点可怜的。”我哽咽说:“孩子,原谅她们好吗?”她点头。

  
无意中发现丈夫的日记这样写:

  
妞妞从手足口病中康复,我们却像把她从鬼门关前就出来一样惊吓一场,对

  
她这样可爱的孩子,好像很多不能超越的力量存在,不可思议。妞妞抱着奶瓶对

  
着我们流泪的画面,令人难以忘怀,我看着今天的她,每天的她,心中充满喜悦。

  
去复旦和几位医生领导对话,我们面对的,一起面对的,是一个生病的国家,

  
或者更精确地说,是一个大病一场差点死掉,现在又活过来的国家,我们不想让

  
它死掉,因为它活过魂来是那么难能可贵,让医院知道,满足我们的要求,是在

  
用药治疗它,所以要笑纳不能拒绝,今天他们似乎有几秒这么认同了,足够了,

  
不愧还是聪明学医的人。

  
此事就这样告一段落,我作为母亲,心里的痛需要很长的时间愈合,孩子比

  
我恢复得快。丈夫说,好像我受的刺激比孩子大,成人比孩子更难原谅别人。在

  
这样一个国家,很多看来无可救药的事情,只要努力,还是有希望改变,即使我

  
们是无权无势的小人物。

  
感谢此期间关心SYDNEY的蔚蓝幼儿园珊瑚班陆老师、白云老师、园长、和幼

  
儿园医生。

  
妞妞(SYDNEY)妈妈2009年12月14日晚




 回复[1]: 不忍卒读! 四海为家 (2009-12-17 16:54:59)  
 
  只有纳粹集中营可以媲丑。

 回复[2]:  夏夏 (2009-12-17 20:24:45)  
 
  这事发生在几天前,真让人不敢相信.

  
医生的医德都去了哪儿?

 回复[3]:  ZT读《手足口病童就医全程纪实——一个心如刀绞的母亲》有感 深层次 (2009-12-22 12:13:37)  
 
  读《手足口病童就医全程纪实——一个心如刀绞的母亲》有感

  
作者:刘刚

  
她是一位值得尊重的母亲,一位勇敢的母亲。在焦急万分的情况下,面对医

  
生的恐吓,能够做出勇敢的决定实在令人尊敬。她的故事令我感同身受,18年前

  
的类似经历让我足以能够掂量这份勇敢的重量。当时的情景此刻历历在目,至今

  
还令我心有余悸。

  
1991年,儿子出生于哈尔滨林业大学附属医院(因离我工作的大学很近),

  
15天时突然喝奶困难,仔细观察后发现他的整个舌头以及口腔内部长满白色发酵

  
奶样的东西,这令我们不知所措。迸发的第一个念头自然是送去医院,而我们理

  
所当然的认为儿童医院应该是最专业的地方,于是来到了哈尔滨道里区的儿童医

  
院。

  
挂号排队后见到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医生,乍看甚为慈祥。听我们说明情况后,

  
她扒开正在熟睡的儿子的小嘴看了一眼,又用听诊器听了听肺,测量了体温后面

  
带笑容的告诉我,儿子可能是感冒引起的肺炎,需要先输液,后马上住院治疗。

  
我们问有必要吗,她说不住也行,出了问题后果自负!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令当时

  
的我心惊肉跳,多年来深深回荡在我的脑海里,压抑着我而无法释怀。无奈,我

  
们听从她的建议,先头皮输入了500毫升降温的药(现在记不得是什么了),整

  
整输了两个小时。所幸护士的水平还可以,一针下去就成功了。

  
输液毕去二楼办理住院手续,而办手续前需要住院医师进行检查。我们在等

  
待医生的过程中开始注意到,从住院区里出院的孩子,每一个状态都很差,面淡

  
无色且无表情,甚至带有几分成年人的疲惫不堪。其中有一个我记得尤为深刻,

  
孩子的头发竖立,面部煞白,一幅极度虚弱奄奄一息的样子,惨不忍睹。而其家

  
长从护士手上接过孩子时显得非常痛苦,嘴里还一直念叨“孩子进去时不是这样

  
啊,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啦……”,边流着眼泪边离去……

  
过了一会,一个医生随同护士过来检查我儿子,拿出听诊器又听了听,片刻

  
后狐疑的轻轻叨咕了一句“一楼搞什么鬼”,回头看到我在,赶紧转身向护士说

  
了句“办吧。”我急忙向前询问“孩子看着非常健康,是肺炎吗?”大夫没说话

  
赶紧走开了。护士于是催促我去一楼办理住院手续。此时,回想着医生模棱两可

  
的答复以及那些出院孩子的状态,我开始犹豫了。但在护士的不断催促下我只好

  
硬着头皮去办理,而住院需交500元押金,我并没有带足,只好又回到二楼,希

  
望能从护士那里打听一些真实情况,但仍旧无果。于是我们提出不住院了,护士

  
听后立即很不愉快,脸色和言语都很不耐烦,连说了三遍出了问题自己负责,还

  
硬要我们签字。儿子出生前我们已经听说过一些家长和儿童医院打官司的事,当

  
时还不相信,这护士的话反而坚固了我的决心——不能相信他们。我毫不犹豫地

  
签了字,立刻抱着儿子打车到了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找到了儿科。

  
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一个约40岁的男大夫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虽

  
然看起来有些被叫醒而不太耐烦,但还是坐下来仔细地听我介绍,然后扒开儿子

  
的小嘴看看,说了句“嗨, 鹅口疮,用紫药水抹抹就行了”。我立即询问什么是

  
鹅口疮,以及得病的起因。据他讲,应该是儿子在刚出生时,护士用同一个奶瓶

  
和奶嘴同时喂数个婴儿,只要有一个婴儿因出生感染,所有用过奶嘴的孩子便都

  
传染了。随后,医生给我开了3毛钱一瓶的紫药水,回家给儿子的嘴里只抹了一

  
次就痊愈了。

  
当时的心情很复杂,高兴与气愤互相交织着。高兴的是自己在当时的压力下

  
做出了勇敢而正确的决定,没有让儿子住院(一般情况得住两个星期),没有给

  
医院折磨儿子的机会。气愤的是那个医生连儿子是不是肺炎都听不出来,完全不

  
具备医生的资格!当然,说她听不出来是不是肺炎是不令人信服的,唯一合理的

  
假设是她想让一个出生15天的孩子住院,以便收取更高的费用。

  
我的儿子今年已18岁,成绩优异,出类拔萃。我不敢想象,倘若18年前,只

  
因鹅口疮而使得儿子变成表情呆滞的出院婴儿,我将如何寻找更大的勇气来弥补

  
他本应光彩的人生?生老病死虽为人生基本的规律,难道救死扶伤就不是医生最

  
基本的职业准则么?人的一生充满着无数的可能,我们能决定的,或许也仅限于

  
诸如住院或不住院之类的事情,而医生们,你们利欲熏心的面前摆放的是无数个

  
生命和无数个人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