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闲聊
字体∶
秋夜话『离秋』

唐枫 (发表日期:2023-10-30 16:49:40 阅读人次:12153 回复数:0)

  秋夜气爽且静,宜看看写写。偶见一部名为『离秋』电影,编导演的名字全是生蔬,本想跳过,但简解称是描述在日华人生活的,兴趣又来,一看直至结束,这就是值得看的好片。

  
这是一部写实的剧情片,导演在题材选择和结构的按排上是成功的,再现了当年在日华人的拼搏和迷茫的矛盾,人生道路面临的新十字路口,这样的困惑,现在或将来仍会影响广大的海外华人,此片的意义是不言自明的。故事的叙述过程简洁流畅,画面美观,无拖泥带水。导演虽是新手,但对拍摄技巧的掌控很是老到,场面的调控,镜头的切换,灯光的布置也都不错。

  
导演就是利用画面,让演员展开故事情节。此片中人物简单,爷爷、爸爸、妈妈、男孩。其中两位成功、两位不足。爷爷的扮演者令人起敬,角色演活了,真实感人,与儿子、媳妇、孙子的交流中分寸把握的恰如其份,把一位长者的善良、体贴、爱幼、变通的性格刻画得惟妙惟肖。用沪语说,就是一位“拎得清”的爷爷。他支撑了大半部戏,想不到的好,佩服!

  
妈妈的扮演者也是成功的,对戏中人物性格的把握是准确的,既想维持家庭,又不甘平庸,向往新的生活,她把角色矛盾的心理状况表现出来了,听她在电影中的日语发音,感觉不曾久居日本,但她表演自然轻松,没有违和感,极具可塑性。

  
不足的是大小男人,爸爸的形象生硬了,很别扭,说句玩笑话,像一个抽烟的木偶,或许他未能理解当时的社会背景,华人在其生活的真实,很难入戏。但公平地说,这不全是演员的问题,导演有很大的责任。比如让一位花脸演小生,勉为其难,无用武之地。

  
小演员倒是很会表演的,但感觉有些假。剧中的男孩,他不是日本人,也非混血儿,只是在日华人夫妻的孩子。但却选择了一位日本孩子来演,不合适。如在日本华人孩子中挑选,效果会更好,双语不成问题,还有助于对角色的理解和把握。这样,爷孙之戏会更出彩。

  
影片中有几个情节也值得推敲,比如家中吵架,爸爸先动手打妈妈,有点不合乎情理,上海男人有一个特征,就是委屈求全的“三夹板”、“气管炎”,似乎也成了一种传统。电影中爷爷的形象就有其影子,老伴的衣服尺寸,喜好颜色都铭记在心。所以,不管遇到多大的困扰、委屈,很少有主动出手打自己的老婆,没有典型性。爷爷就是把典型性体现出来了,让人觉得可信可敬。如果导演特别看重这场戏,一定要给上海男人一个打老婆的“福利”,也可以,但要有一铺垫,借个因头,能否作以下的按排。

  
晚餐是远道而来的爷爷主理的,妈妈咕噜了一句,菜咸或不入味。爸爸听后当然不乐意,人之常情,加上工作和房贷的纠结,忍不住发火了,拍桌子,对妈妈说,不好吃就滚。妈妈情面受不了,你会发火,我也会,接着把碗杯摔向爸爸,妈妈先动手,这时火候到了,爸爸出手打妈妈,两人扭打,男孩双手掩耳目瞪,爷爷大声劝阻说,太不像话了,当着小孩的面。后来妈妈拿刀的举动也是免了好,如到了这步,逻辑上讲戏很难往下演。

  
尾声这场戏,观看时,下意识地扯了一张纸巾,爷爷的扮演者演技很好,感觉爷孙离别会有高潮,但多余了。机场送别过于平淡,可惜。此时,家庭矛盾未解中,爷爷又离日,忧愁气氛凝重,所以三口之家在回家的车中互扔纸团的情节,有创意,却不适用此片,『离秋』的主题被冲淡了,这是一部伤感剧,不是苦难片,最后少些暖意,放个留白也无妨。

  
试想一下这样结尾,在机场告别,男孩沉默,但当爷爷走近海关进口时,男孩突然冲向爷爷,抱着爷爷哭喊着,爷爷不要走,爷爷无奈地摇头抹泪。三人走路回家,用背景,男孩居中紧挨着妈妈一边,爸爸伸手牵男孩,被重重摔开,再伸手,再被摔开,三人停下,妈妈俯身向男孩说些什么,镜头慢慢地升向天空或拉成远镜头,配一段感人至深的音乐。

  
还想啰嗦几句,既然是『离秋』,但秋的元素少了些,在有些场景如出现些柿子、栗子、红叶、黄叶的点缀,会有更好的意境。这是细节,都说电影是遗憾的艺术,但好导演的作品就是遗憾少,远的不说,仅亚洲的如谢晋、候孝贤、山田洋次的作品,除去时代的局限性,都是经久耐看的,剧情中细节处理也一丝不苟。

  
放的都是马后炮,很容易。导演一部电影是很辛苦的过程,影片完成,导演和团队自会有很好的总结。艺无止境,期待导演的下一部。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