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读书
字体∶
《东洋镜·铜雀鸣》(15)无知,造成极恶

weilin (发表日期:2021-02-06 14:01:34 阅读人次:1174 回复数:3)

  

  
无知,足以造成极恶。

  
特别是对孔孟之恶毒的无知而宣扬它,对本民族的毒害是无法衡量的。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孔孟的根本毒恶?

  
孔孟思想的根本大恶,是对人性从根上的扭曲。才能产生了到今天都难以反正的中华特色。

  
孔儒之毒恶可以一言以蔽之:

  
伪造人格尊卑、定出高低贵贱、由此建立“等差之礼”逼人争做“人上人”。

  
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孔孟儒家之大恶,是从将“阳主阴从”此自然之理篡改成“阳尊阴卑”开始,由此造出符合人的动物本性的“上尊下卑”用来奠基看似“自然感性合理的”中华帝国之礼:

  
-- 将丛林社会君民等差金字塔秩序天道化、将权力道德化、让人人成为自甘奴。

  
这种将内在矛盾不可调和的强权独裁专制秩序神圣道德伟大化(王者伟大胜者为王)是孔孟儒家对中华民族造下的千年罪孽直到今天它还继续毒害着海内外华人群体为各类独裁“救星”正名。

  
儒家伪造迷惑弱智的“道德等差”,由天、圣、君、贤、一路而下、不留死角,借用“道德等差”公然践踏人格平等,让人性中良知的天平永远失衡,而逼人作伪。并由此从信仰和核心价值观上,将践踏人性、消灭人权、奴化整个种族道德高尚地合理化。这是何等的邪恶!

  
自然中只有“阳主阴从”没有“阳尊阴卑”。阳尊阴卑是孔儒对本民族的千年造孽!

  
如果说,道家思想产生于时代局限的感性思维之原始低级蒙昧;那么孔孟儒家的低级弱智、愚蠢虚伪、公然践踏公平之,“自然合理”的极恶和高度有效的结合,则是源于大吃小、强吃弱这个丛林社会最接地气的人的动物本能。这是何等的低级残忍!

  
它让中国人在仰慕难以识破的反智的“伟大道德”的千年自嚎中,不仅会忘记自己终身贱奴一般自我践踏的奴格,还会生出来自于肠道而非头脑的“浩然之气”。这是何等的愚蠢下贱!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征服了华夏的“一尊”都会高度一致的崇尚孔儒这个千年邪教。

  
当“伟大”成了唯一的兴奋剂,崇尚权力的跪族,只剩下在苟延残喘中腐败堕落!

  
中文世界看不清中国文化极右的本质,必然会堕落为危害中国人的永远的搅屎棍。

  


  


  


  




 回复[1]: “我真为圣人感到耻辱!”--福泽谕吉 weilin (2021-02-08 14:30:51)  
 
  

  
多年来我一直坚信:

  
日本人对中国人出自本能的歧视,是他们对中国文化从骨子里的鄙视。

  


  
“他们(指儒家文人)终身被限制在这个范畴之内,未能迈出一步,因此,他们的主张就自然不成体系,不能成为精湛的理论,大半掺杂了政论,以致贬低了哲学的价值。

  
尊奉孔孟的人,即使是读书万卷,如果不从政,就丝毫没有别的用处,只好私下鸣不平而已。这能说不是卑劣吗?如果这种学说普遍盛行于天下的话,人人都要参加政府成为统治者,那么,在政府下面就没有被统治的人了。

  
他们把人划分为智愚上下,而以智者自居,亟亟于统治愚民,所以参与政治的念头也非常急切。终因求之不可得,反而招来丧家之犬的讥诮,我真为圣人感到可耻!”--福泽谕吉

  


  
如果说是美国人帮助日本人走进了民主宪政,

  
那么,谁帮助日本人认识、接受、学习美国的民主宪政呢?

 回复[2]: 帮福泽谕吉补上一句 weilin (2021-02-15 09:29:20)  
 
  

  
人间还有哪个民族,开口闭口“孔子说过”,两千年口臭不绝,不知弱智,不以为羞耻!

 回复[3]: 谁是“当代最大的儒?” weilin (2021-02-16 06:01:50)  
 
  “由此可见,我对儒家伦理的批判,正是植根于我对“文革”的反思。在今天,人们对“文革”有各种不同的反思。有的人把“文革”看作“革传统文化的命”,把“文革”中的“批孔”看作真的是一场理论上对儒家思想的清算,所以对“文革”的反思和批判在他们看来就是要恢复儒家的正统地位。这真是一种书生之见,是没有亲身投入过“文革”的人对这场运动望文生义的误解。

  
“文革”中的确大批“孔老二”,就此而言它与五四时期的“打倒孔家店”有表面上的貌合;但本质上的不同正在于,“文革”的大批判是“奉旨申斥”,而五四反孔则是自由知识分子的自由言论。因此,“文革”的批孔运动恰好是在君权至上、“三忠于四无限”[“三忠于”是: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四无限”是:对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要无限崇拜、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忠诚]、“罢黜百家独尊一术”的儒家氛围中发动起来的。

  
同理,恢复儒家正统地位,也就等于要恢复“文革”最重要的意识形态基础,为第二次、第三次“文革”作准备。

  
当然,“文革”的意识形态基础不仅仅是儒家传统,而且有法家传统。但自秦始皇以降的中国专制社会,从来都是儒法互补、王霸之道杂之。所谓“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是汉代以来的孔夫子加秦始皇,因为我们历来是从儒家“均贫富”的角度来理解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的,

  
我们的马克思主义自始就是儒家化的马克思主义。

  


  
从这种眼光来看“文革”,我们就会发现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其实是几千年封建文化的大复辟,是中国20世纪抗拒西方文化、抵制启蒙思想的最后最猛烈的挣扎。

  
批儒的人其实就是当代最大的儒。” ————邓晓芒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