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读书
字体∶
《《道德经》批判 -- 成为自己成就自己》(2)

weilin (发表日期:2022-05-09 09:06:29 阅读人次:404 回复数:1)

  《《道德经》批判 -- 成为自己成就自己》(2)

  


  
2. 丛林价值,千年雾霾

  


  
善恶与尊卑

  
人类不同民族核心价值观层面的根本性互不相容是当今人间冲突不可调和之深层根源却被绝大多数人或者无知、或者刻意地将其混淆再倒悬,用“博爱”遮掩,因弱智而不敢直面深究各种根本性冲突对个人和社会的思维方式与知行习惯所产生的塑造性影响。

  
本章是老子关于治理天下人心的根本思想,讲的正是核心价值观。老子对价值倒悬的伪道德伦理所毒化扭曲的“中华常识”,中华秩序,儒家道统,之根本性否定,决定了反常的老子两千多年来一直不为中国读书人所普遍认知。其中,老子最根本的思想是:

  
辩美丑、分善恶、定尊卑必然废道坏德是互害的观念乃“愚之始”!

  
一个人爱猫狗爱金爱权、爱小鲜嫩肉还是爱新奇爱专研、爱刺激冒险,这都是属于个人层面的价值取舍,只要不妨害别人则无需评判、不必干涉、应予自由选择的空间。

  
一个民族所崇尚的宗教信仰、目的梦想、主流大义是符合追求人权自由、民主宪政、公平共享,还是尊奉强者伟大、胜者为王、人人被逼着只能往上爬、各个忍辱负重、装逼犯贱皆为争做“人上人”、成为“治人者”?取决于文化观念中与核心价值观相生的社会制度是捍卫个性自由,还是用刀枪加洗脑,为等差特权专制秩序维稳?

  
老子《道德经》开篇第二章,就异乎常理令人费解地呐喊:天下皆知美之为美就不好了!天下皆知善之为善就不善了!老子说:

  
天下人一旦都知道“美丑善恶”大众就逃不脱被洗脑被操纵的厄运了!

  
天下人一旦都知道“正邪忠奸”人间就躲不过相争互害自虐的灾难了!

  
中国人从启蒙开始不就被灌输如何甄别好人坏人吗?老子为何要说知道了美丑善恶反而不好不妙了呢?老子为什么会在最根本的价值观念上与中华“道统”彻底背反呢?

  
显然,一个老幼互尊和谐互爱的家庭会有好人坏人之分吗?一个人权平等规则公平的公民社群也不会搞善人恶人之分。善恶分群之后还怎能共存共处共造共享互尊和谐呢?

  
只有分出好坏善恶,才能分出尊卑、排出贵贱、造出“先进分子”实现“永远领导”、让“伟大光荣正确的”金字塔等差统治阶层名正言顺地永享特权、永吃特供。

  
分出善恶才能分出敌我、施行专政,建墙洗脑、驱赶“低端”、强暴“隔离”才得名正。不分善恶就得法治天下,Rule of Law,强权专制就无法横行。永远的“正确思想、英明领导”就得让位于“法”。

  
一旦法大于王法大于党,绝对忠于一尊救星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所以,为了造势力、搞专制、玩特权、独裁天下的国贼都会分善恶、讲道德、造圣贤、立牌坊、树模范、捧出“救星”“圣人”“伟大领袖”“神选之人”,用美言梦想谎言加刀枪,打拼出永远正确的,从帝王一家到一党专制的万年江山。

  
孔孟儒教用“上尊下卑三纲五常”将权力道德化让中国人千年匍匐在圣君的脚下。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

  
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

  
万物作焉而弗辞,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也。

  
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夫唯弗居,是以弗去。(道德经·第2章)

  


  
愚之始

  
老子说,人为制造美丑善恶乃人间“愚之始”却因已成潜意识而难为人知。中国人在两千年里的知与行高度统一对妄道伪德、对邪恶的道统,对中华秩序,崇尚赞美、屈服奉行,将压迫奴化美化为修养,让自残个性誉为忠诚,最终堕落成人间最大的跪族。

  
人会削掉水果烂掉的部分吃掉好的部分因为人对水果没有善恶之意。文革中的愚恶之众将被划定的“异己”标上“各类坏分子”,观念中的生死对立无需事实、“前置”而生。很少有人去穷思人人高喊的“敌人”是如何产生的呢?谁是这“敌对之中”的受益者?谁才是“制造敌人”的罪魁祸首?塔利班也是借宗教,将异己黑为“敌人”,将砍头道德化。

  
极权专制必须将异己不忠抹黑成“人民的敌人”才能说暴力统治“伟大光荣正确”。

  
没有敌人就没有使用暴力的理由“敌人”是暴力统治最高尚的捍卫者刘晓波因之才说“我没有敌人”。平等人权的法治之下公民内部没有“敌人”才有社会权力的民选过渡。

  
天然缺乏以人权为根基、完全无知普世价值的种族只能是以做稳帝王的奴婢、自豪于党国的脊梁、无知自己乃国贼造梦的资产工具而能心安理得、自淫“厉害了!”。

  
自诩“文明古国”的中国人,何曾拥有过现代社会的“人权要件”?

  
一个种族对人权人格、尊严自由、规则公平的需要和权力,难道可以分出谁多谁少?谁贵谁贱?谁有资格确定上下尊卑高低等差?谁有权力规定和享受“天定的”特权特供?

  
愚恶之众因此在公然抢劫残害“敌人”之时,就象土改镇反、文革运动中“对坏人施行专政”之时能获得道德支撑,能心安理得、肆无忌惮、惨无人道、理直气壮的杀人。

  
古今中外人类的虚伪邪恶一直在与“崇高伟大”联姻造恶。即使在“民主灯塔”的美国也能制造大量的川粉让需要宣泄怨苦、背离时代的愚怨之众,从内心深处激发出自以为是的“梦想”和宣泄,理直气壮的无知于摧毁自己两百年建立的民主宪政的根基。

  
让人理直气壮的作恶,是天下一切邪恶统治的基础和潜在力量并一次又一次利用“对敌人的仇恨”制造破坏毁灭来糟蹋思想陷入混乱的社会最后由愚众自己承受报应。

  
目的与路径之悖论导致普遍性心盲。“不折手段”绝无可能成就“最高道德”!高举“仁义道德”用来践踏人性人权公平自由,就是中国人永远都看不清的“伟大历史”。

  
观念和思想一旦倒悬,黑白颠倒,被成功洗脑的大众并不知道自己被浩然地鼓动热血用不仅与自身毫无益处反而是囚禁自我的牢笼中的“伟大”和“梦想”统一灭掉自己的个性和思想之后,这类“被伟大的人民”已经变成了没有思想、任人驭使的僵尸恶众。

  
老子因之而呐喊:执政无言百姓心灵淳朴;执政无为百姓无不可为;执政无执不贪不腐,百姓自然自化、安居乐业、天下公正和谐太平!

  
对百姓深怀慈悲的老子再也没有机会明白:天下太平与“圣人”“天道”毫不相干。百姓的和谐只可能属于公民社会。百姓的和谐只可能产生于公民自治的民主宪政。

  
唯有当公权力受到根本性遏制,当权力腐败被民心民意秒杀,当个性自由获得公民自己把握的公权力的确立保护捍卫,当民主宪政成为常识习惯之后,才有人间和谐。

  


  
普世价值

  
当今自由世界的发展和混乱凸显了一个日益清晰的事实:社会走向文明需要上下两套、性质大小不同层次的价值体系。

  
一套是全民共拥的社会核心价值集合被誉为“普世价值”。它获得了自由世界由衷的共同认可受到公权力来捍卫,成为人权、民主、道德、个人自由的根本和土壤。由主流社会运用宪法、司法、公权、媒体、多元的组织力量,共同来捍卫它,保障全社会

  
一直朝着捍卫和完善“普世价值”的方向发展之价值集合。

  
另一套是受到法律保护、个性多元、个人自由选择的价值取向。它保障和体现每个人个性化的人生追求,属于个体层面的自我选择,属于不同个性的多元的价值集合。

  
全民共享的核心价值捍卫人权尊严自由、保障公民互不相害,决定了社会的性质、公民人格平等、法治和非暴力的民主宪政之治,保障多元个性共存和各阶层稳定和谐的发展;

  
个人自由选择的多元价值则决定了社会对个性的保护和尊重,对个性发展、创新造异、推陈出新的自由开放,为每个公民提供个性发展的自由空间。

  
个性自由本质上是从道德上认可每一个人都有权力和机会追求属于自己的梦想和个性化幸福。自由世界因此实现了对科技学术多元创新与繁荣发展的绝对领先和主导地位。

  
因此文明社会的“公民价值包”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大众共建、社会赋予、公民共享的普世价值,另一部分是每个人自由选择的个人价值。文明健全的“公民价值”由全民共享的普世价值与个人个性化自由选择的价值这两部分构成。

  
它使全体公民在共享和互动中,在捍卫公认的规则之自由舞台上,人人都有自由的个性化追求,才会减少等差分裂、避免在强吃弱中互相攀比、永无止境的相争互斗。

  
人类近百年的历史证明,唯有运用公权力捍卫大众共享的人权人格普世价值之同时捍卫个性化的个人价值,保障个人对无害特异的自由追求,整个社会才能不断推陈出新。

  
反之,践踏普世价值的社会都被证明必然走向遏制个性、践踏人权、限制自由,权贵精英背靠武力用特权专制暴政,控制一切、搞“永远领导”、走向欺骗腐败堕落之路。

  
换句话说,接受普世价值遵循Rule of Law则完全无需宣扬美丑善恶。

  
而那些搞特权玩专制的地方,则不得不刻意将公域的共拥价值与私域的个人价值互相混淆搅乱并变着花样宣扬美丑善恶之观念对立、制造“敌人”、撕裂社会,

  
在危机和动乱中,让强权独大独尊,名正言顺地实行专制独裁。

  


  
文化冲突

  
当今世界社会公域层面核心价值观的冲突,民族文化之核心价值观的冲突,一直是各民族各国和国际间特别是自由世界与各种类型的专制独裁社会之间最根本的冲突。这种基于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冲突即是文明的冲突更是文化的冲突。

  
核心价值观互相冲突的群体,必然产生互不包容、势不两立的人格定义,以及无法相容的知行习惯、价值取舍和对立的社会治理模式,使得不相容的生活方式无法和谐合作、共享时空。中国人因此为了安全自由无忧,为了核心价值,都会向往成为自由世界的移民。

  
自由无忧已经成为“现代人格”的“基本要件”而必然会推动社会进步。

  
人类因经历在无数次生死关头通过团结协作而获得改变命运才建立起真挚的友情人类也是在为了根本利益互相争斗而互相构陷遭遇了巨大的伤害之后才造出不共戴天的仇恨。今天的人要建立友情信任难于登天而植入仇恨只要几篇涉及核心价值观的文字。

  
大众是如何变成了仅仅用文字口号就可以被轻易操纵不再运用身心明辨是非的僵尸?利用观念梦想“圣人救星”金钱美女加舆论洗脑来操纵群众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呢?

  
纵观人类的历史不难明白:古今中外各类强权、各种思想宗教主义,为了成功洗脑收买人心、集成操纵权力,玩的都是顺应时势人心、背靠刀枪的“正确思想”来聚焦放大受众的苦难、用美化梦想来彰显自我正确、攻击敌人、感动粉丝来积聚力量,都是利用

  
“圣王救星、天选之人、伟大梦想”来实现“领导一切”的专制独裁。

  


  
统一思想践踏个性

  
不言之教:执政者用自己的行为营造合道的环境而不是用鼓吹道德统一洗脑;

  
无为:执政者不折腾不造梦维护合道的环境不干涉百姓公民才能无不可为。

  
为了让百姓看见真相老子因此而倡导“不言之教,无为之益。”老子认为,美丑善恶乃一体之两面。扬美必生丑,颂善必生恶,观念言论教化不能搞价值区分。

  
不可宣扬道德这个理念贯穿《道德经》之始终成为老子治天下的根本。老子将价值区分视为人间“愚之始”并在第3章进一步阐述了这个观点:

  
不尚贤,使民不争;

  
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

  
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道德经·第3章)

  
老子说,对人搞价值区分结果使民相争;对物搞价值区分结果使民贪财贵货继而为盗;对人对物如果同时搞价值区分结果挑起人心的贪欲使民心混乱天下大乱!

  
丑并非自然存在。丑是美确立时相生的观念存在。若无比较人心无美丑;

  
恶也非自然存在。恶是善确立时相生的观念存在。若无比较心中无善恶;

  
价值观没有区分、没有对立人与人之间何来争斗呢?公民社会人权平等没有人格等差,没有敌我对立,没有因根本利益的对立冲突而互害,才可能有和谐共处、和平发展!

  


  
颂译:有无相生

  
天下人开始区分美丑的时侯就不好了!

  
天下人开始区分善恶的时侯就不善了!

  
万有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

  
万物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美丑善恶,是客观一体的共存之两面。

  
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不褒美贬丑;

  
是以圣人,负阴而抱阳,行不言之教;

  
天地万物,默默轮回,滋生而不占有,

  
繁衍而不强持,任其自然,生成衰亡;

  
天地万物,正因为不强求一面之繁荣,

  
所以才有,这生生不息之,春夏秋冬;

  


  
本章小结

  
孔儒之恶

  
伪造人格尊卑、定出高低贵贱、由此建立“等差之礼”逼人争做“人上人”。

  
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孔孟儒家的造孽,孔儒之恶根,是将“阳主阴从”此自然之理篡改成“阳尊阴卑”再造出迎合人的动物性之“上尊下卑”用来奠基“天道化”的等差之“礼”

  
将由君臣士吏民奴贼构成的丛林等差金字塔“中华秩序”天道化、道德化。孔孟儒家将丛林的统治秩序美化固化而彻底阻断了中华民族走向社会进步的一切可能。

  
这种将内在矛盾不可调和的强权独裁专制秩序神圣道德伟大化,是孔孟儒家对中华民族犯下的千年罪孽今天它还继续毒害着海内外华人为各类独裁“救星”训练粉丝。

  
儒家用天命道德等差,公然践踏人格平等,让人性中良知的天平失衡,而逼人作伪。并由此从信仰和核心价值观上将践踏人性合理化。让人权自由从中华细胞里绝种。

  


  
自然中只有“阳主阴从”没有“阳尊阴卑”。阳尊阴卑是孔孟儒家的千年造孽!

  


  
如果说道家思想产生于时代局限的感性思维之原始低级蒙昧那么孔孟儒家的低级弱智、愚蠢虚伪、公然践踏公平之极恶则是源于大吃小、强吃弱人类丛林社会的动物本能,

  
中华民族两千年来一直将“人的动物本能”独尊为道德高尚、乐在其中,

  
它让中国人在仰慕低级反智、感性肤浅、伪道德伦理“强吃弱”的自欺自嚎之中忘记自己千年贱奴一般、满嘴大话美言、自我践踏自我奴化、属于动物层次的知行恶习。

  
这就是为什么征服了华夏的野蛮民族都会高度一致的崇尚孔儒这个千年邪教。将圣言的“伟大”制成全社会的兴奋剂,让崇尚权力的跪族永远在“盼望中”苟且偷生!

  


  
个性乃人之“至贵”

  
人间至善产生于无数独特的个性它深藏于每一个人自己的内心。西方人在逻辑理性思维的基础上崇尚多元个性万众创新,创造了可以代代传承升级的奇迹和现代文明生态。

  
尚圣的愚蠢与自闭也让崇尚无为的老子陷入无解的自相矛盾。用权尊圣,使老子走向自己初衷的反面;中国人则堕入奉伪为真自我倒悬两千多年,时至今日还在“盼望”。

  


  
老子的悲剧

  
尚圣这个愚蠢的陋习,使“不言之教”冲不出人治的泥潭最后还是堕入被“圣言”洗脑驯奴、成为制造僵尸的工具。尚圣这个大盖帽紧箍咒使中华民族两千年从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无法进步提升到自由思想、拓展个性、注重未知未来、追求真理的创新之道。

  
人类文化与文明的高低优劣毫无疑问的彰显在其物质与思想的创新性成就和价值境界的社会展示之中。如果人间还存在可供参考的“正确思想”,那么可以“强曰之”:

  
在普世价值、民主宪政、不断完善提升规则公平的理念制度和社会实践中的自由公民,完全不需要任何“正确思想”的“统一领导”。西方世界的“道德婊”便是反例。

  




 回复[1]: 文明社会的价值冲突有何不同? weilin (2022-05-11 11:16:19)  
 
  https://youtu.be/lCJLuCecK1w

  
文明社会的价值冲突,是对共同捍卫的核心价值的多元化理解的差异,它们不是根本对立,而是大同小异,因而不会产生你死我活的仇恨,不需要诉诸武力和用武力干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