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读书
字体∶
《《道德经》批判 -- 成为自己成就自己》(1)

weilin (发表日期:2022-05-08 09:25:46 阅读人次:619 回复数:3)

  

  
《《道德经》批判 -- 成为自己成就自己》

  
Critique of Tao Te Ching -TO BE and FULFIL YOURSELF

  
作者:铜雀

  
本书谨献给面向未来追求自由的中国人

  


  
本书《道德经》批判 -- 成为自己成就自己》

  
与专著《XXXX-XXXXXXX》对《道德经》展开了从肯定到否定的全然阐释。

  
(东洋镜全书连载)

  
首版序言,略

  
导读, 略

  


  
原文:

  
《道德经》批判 -- 成为自己成就自己》第一章:

  


  


  
“《道德经》第一章,老子将道家关于宇宙的七个大名:

  
道,名,有,无,天,地,万物,

  
用四句话五十九个字,一字不漏和盘托出,

  
它们就像思维的北斗,包含了天地间的一切,构成了完整无漏逻辑严谨

  
中国版的《创世说》:有无合一创造天地万物。有无相生。”

  
--摘自铜雀本人独立专著《XXXX-XXXXXXX》1. amazon: XXXXXXXXXXXXXXXXXXXX

  


  


  


  


  


  
1.质疑创新·众妙之门

  


  
思维空间

  
佛说:万法心生。个人思维空间的大小,决定生存境界,并与思维境界的品质之高低成正比。整个民族社会思维空间的大小,决定社会的文明境界,并与社会核心价值境界之品质的高低成正比。那么,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个人和社会思维空间的大小呢?

  
代表汉语文化的思维空间充分体现在老子《道德经》集成的道家思想中。有无此两者涵盖了天地间的一切、共同构成老子的思维空间,老子的思想大树植根于有无此一显一隐、同体异名、有无相生、有无合一、被老子崇仰为衍生万有的“天地根”它们就像西方人创造的1和0构成了计算机科学的思维空间用来构建现代社会操控一切的数码科技世界。

  
我因之,将存在定义为:存在 = E(有,无)

  
将存在表述为函数E是为了定义存在是以(有,无)作为样本空间之二维复变量的复变函数。存在E是合一于二维复变量(有,无)之演变过程中的思维过程和阶段性结果存在于有无无限演化之过程。存在是人类思维的概念化。思维与概念决定存在是谓“万法心生”。

  
可见,存在 = E(有,无)是一个开放可描述、不断完善中的恒等式(存在的真实性)它是对老子的“道不可道”的定义、补充、突破并为存在本身开创了一个确定的无限的未知空间框架它表达了理性逻辑之上“先念存在”的可以探索、无限性、需要不断地描述修正、补充完善的“存在之全然”与关于“存在之真知”的“真实存在”--现代科技的灵魂。

  
存在 = E(有,无)这个恒等式展示了全然的真知存在于无限演化的概念逻辑关系之中人类用自己创造定义的思维符号来表现真实存在和逻辑存在而且人类的观念与概念的真实度、精准度、创新程度、复杂程度“决定性”定义和衍生了社会文明的高度与品质。

  
一个社会的文明高度和品质决定性的取决于其民族思维的高级程度和品质。

  
道家的这个无限广阔、全然无漏的思维空间与其自身思维概念的原始感性朦胧性的内在矛盾将中华思维囚禁于眼前的强吃弱尊驭卑、“强者嘴大”、轻视真实的丛林价值让中华民族永远失去了求真的能力而无能上升到逻辑理性、科学系统、不断进步之人格境界。

  
时刻面临生死存亡的压迫,活命第一的民族,不可能产生超越眼前的思想。

  
有无这个无限空间因为没有精准的概念定义和逻辑思维的充实而直接导致它在中国始终只能施展于阴阳五行感性推演,固陷于纯经验、朦胧于“不可道”模糊玄奥的个体体验之暗箱,随着人死灯灭、一次又一次被清零,使得前人数千年的成果难以实现文字传承。

  
统驭中华文化两千年却无知处于人类思想能力、思维境界最低层的儒家思维,因其原始初级、感性离散、毫无逻辑而充满悖论谬论直接导致中华民族无能求真较真而失去了训练深层思维的动力能力方法它使整个种族思维浅陋昏聩、无法构建创新造异的思维大厦却以自淫诵背“圣典”集成的伪道德伦理为荣为尚使整个种族失去知识性创新进步的原动力。

  
以能背书善揣摩圣贤经典和权贵心意为荣为贵的种族怎能不愚蠢低能堕落呢?

  
天道化道德化教条化、唯权贵独尊的中华道统、被高尚美化的权力金字塔专制秩序与儒家文人两千年的狼狈为奸让中华精英像叭儿狗一样附庸权贵、长期远离真实、永远背对未来、利用“圣人”的谎言悖论扭曲分裂人格、彻底变态而不能自知。

  
现代文明以科学知识构建的“物理工具”和“思想成果”作为创新能力的衡量标准其中文化之优劣产生可比较的文明之优劣体现在所创造的“工具”之广度与精度孰优孰劣一览无余。在现代工具面前大话美言虚玄妄奥一钱不值!唯习惯了“对良心说谎”的儒家文人方能无视自身低级劣质的肤浅低能,炫耀自淫在千年的谎言之中,不知羞耻,反以为荣!

  


  
本书试图对被誉为中华“智慧圣典”之《道德经》的全面剖析为它的粉丝提供一个现代中国人还在沉迷自诩的“文化传统”与核心价值观的深层解剖和无情批判之参照:

  
以儒家为主流的整个中华传统文化阶层在两千多年中因失去了独立思维的意志能力方法而堕落成本民族思维创新和人格升华的最大阻力。赢得文化独尊的孔孟之道在整个中华历史中成为种族思维与社会进步的“最大害类”这在人类历史中实属罕见。而道家思维看似是对儒家的否定批判却在共拥的纲纪中维护着“圣王统治”的合法性其隐害更深层。

  
渴望“圣王救星专制领导”成了中华民族自诩伟大之最愚蠢最邪恶的“奴格基因”。

  
儒家文人对“中华圣人”愚蠢狂妄的“高山仰止”正好说明其思想因低能守旧愚昧空虚而本能的抗拒,从核心价值到思维方式之西方的先进思想。海内外华人2020年高度粉川普的丑态正是中华文化极右本质、反普世价值、热爱伟大的独裁专制而变态之铁证。

  
中国人无论走到哪为什么都会自发地“抱大腿”满足其“爱伟大”的动物本能?中国人似乎永远不知,捍卫个性自由、崇尚多元价值、追求投身未知与创新、让不朽的个性化创造成为自身不断升华供后人踏脚登高的阶石,这样的人,才能独立自由而被世人尊重。

  


  
道需要道

  
道需要道(说)否则“人之道”必然被“强者之道(说)”取而代之、统而专制。因而,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个性自由成为人类进步发展的根本价值和创新的基础。那么道学中的“道不可道名不可名”还有意义吗?其中最深刻有价值的含义又是什么呢?笔者认为:

  
道家崇尚坚守基于存在、注重真实体验、穷尽因果、高度质疑概念和成念、注焦当下的真实过程、尊重提交看得见的成果、而绝不是像儒家孔孟之徒,倒悬黑白满嘴谬论、大话炎炎欺世盗名、为功名利禄而依附美化独尊维稳权贵而驯奴驭众、祸害千年。

  
历史上的道家人物拽着“道不可道”这仅存的一丝来自先天深藏自然人心的灵明才得以让中华民族一次又一次从任人宰杀的动物的深渊爬回“王奴贼”互欺互害的“天下”将“做稳奴婢”若还有机会往上爬奉为民族最大的梦想。这个早就已经彻底愚蒙变态、奴化腐败、不知下贱、却还恬不知耻在自残中自嚎自吹自诩自淫的种族,何时才会觉醒呢!

  
操控人类的文字概念即是必要的沟通工具又存在天然缺陷它们对存在只能做出静止切面、孤立局部、范围有限的描述。象形感性的汉语文字不可能准确地描述必须被抽象化的存在之全然。

  
直到西方文明创造出基于严密抽象逻辑的哲学思想与科学思维方法,用文字加符号严格地定义概念,用恪守逻辑的概念化系列演绎思想,准确地定义、阐述、创造、完善真实存在、全然存在、逻辑存在、在定义的条件恒等的基础上建立思想大厦,例如圆周率π、微积分之类,从而实现了感性思维永远无法企及的突破性超越--

  
万法心生。一切创造都绝对启源于“心生”的自我超越。尚圣是多么的愚蠢!

  
用概念假设、加逻辑演绎构建系统性思维大厦、展开对存在做无限逼近其全然真实的序列化表述、并由此开启了对真理、对假说、对知识、对未来、、用人类公认共享的语言符号进行可以承前启后的探索中构建、展现中沟通、逐步完善、可以验证的无限旅程。

  
由思想工具到物理工具人类借助工具无限地增强展示自身的思维能力和创新能力。

  
人类用符号和概念定义抽象存在来实现对存在的全然表述是发明等式、创建科技知识大厦和现代工具文明最基本和必要的思维原件和思想组件。等式Y = f(x)是人类历经数千年的精神挣扎、思想奋斗、是人类自己创造的理性逻辑思维最本质的成就和神灵特征。

  
这条“脚踏实地”链接真理的思维大道是中华感性思维永远无法企及的天外之域它使人类的思维得以毫无阻碍、绝对自由地走向创造“真实存在”的无限的概念空间、成为可能人类由此开始在拓展个性、链接整合升级全人类的创造过程中不断创造奇迹的众妙之门。

  
恒等式Y = f(x)才是创造了当今人类文明的众妙之门与中华文化丝毫不相干。

  
人类运用概念创造的精神世界创造了地球上真实有益共享的物质世界并使之成为不断提升人间生态和人格境界,由未知、到认知、到感知、再伸向新的未知,这个由心而身、再回到新心之无限空间,是人类自己的创造,是人间的神域,是人能享受的人造天堂。

  
用ABC、XYZ、e、π之类用来定义存在是西方字母的天赋之能这对于以具象象形文字为思维细胞的中华头脑要创造抽象符号几乎是不可能逾越的超维度障碍。

  
感性思维方式加上汉语象形文字之难以抽象化这双重的封闭使得中华民族几乎不可能创建符号化、纯粹抽象概念的数学等式进而无从建造必须由严密逻辑等式序列来模拟构建、逐步逼近、不断完善的科技思维大厦继之以建造现代的摩天大楼、计算机芯片、航天科技、全球化互联网、、、

  
西方生态环境和精神世界让中华思维文化原创之贫乏低级狂妄自大毫无立足之地!

  
中华民族因无法创建和展开由概念加逻辑才能构建的无限广阔、深度自由的思维旷域从而不可能自生西方文明科学思维为土壤之灵魂--对真知真理的最高信仰和无限追求。

  
中华民族因无能从思维模式上创造逻辑正确的符号化的“数理思维方式”--这种构建科学(犹如构建汽车飞机感性思维无法想象的复杂性)必须遵循和坚持的逻辑上严密的《微积分》思维方式:

  
局部展现相对真实(微分思维)与整体逐步逼近绝对真实(积分思维),理想与缺陷相结合,并在理性逻辑的绝对正确之思维过程中演绎存在的“微积分”过程。

  
天生缺乏数理逻辑思维工具使得中华思维几乎没有可能自发原创地发明创造、搭建科学知识大厦不可或缺的元器件、构件、工具并由此构建基础理论与系统性的科学知识。

  
感性思维只能停留在个体孤立、低级简单的非系统性、局限于个体感性体验、原始存在之窄域它只能创造简单蒙混的概念、知识和缺乏科技知识、难以升级的原始手工工具。

  
唯有准确定义符号和概念的理性逻辑才能让人类无限的想象力自由而精准地翱翔并将整个人类的精神潜力、多元知识、互补的能力和元素以结构性相通的“逻辑关系存在”链结融合成为不断扩大增强的一体之中新的“增量”并由逐级的“量变”产生“质变”和飞跃。

  
由此可见,老子的“道不可道”局限于感性思维范畴以及汉字的具象思维表层而西方科学思维则是借助其天生具备抽象理性的思维基因之字母A、B、C 这种天然的抽象符号轻易地突破了限于“自然感性”的中华思维之局限。不幸的是这并非唯一的局限。

  


  
例如,《庄子》《天下篇》中有:“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这是将“一分为二”无限展开的极限问题。在汉语中它是一段文字,无法用于复杂的计算。西方数学则用独特的符号加定义表达为:1/(1除以2的n次方,n等于0,1,2,3,无穷自然整数序列)将这个极限问题简化表达为一个数学符号,可以加入复杂的数学函数等式中展开运算。

  


  
虽然道家基于存在的思维竭力避免被文字的天然缺陷所扭曲误导,用可以验证的事实和行为而非成念作为思维要素;而老子的“不言之教”更是强调对存在本身的真实复杂变易性做直接探讨,倡导要高度警惕观念教化中必然存在的僵化与谬误。然而古汉语中没有一个概念经过了严格的定义或准确的说明。

  
“一词多义”成为汉字的特点并成为强者肆意玩弄操控的精神利器它让整个中华民族臣服于“力量”大大超过捍卫“真知”和“真理”最终必然退化成“始于作伪”自淫无耻。

  
整个中华民族在没有概念定义、无知逻辑演绎、语言解释可以自相矛盾混淆的思维表达沟通之中“牛头不对马嘴”地互相胡扯瞎争了数千年。中国人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种不辨真伪、享受诡辩忽悠、弱智混乱之中各圆其说、永无真相使种族的思维能力不断退化。

  
整个种族服从“能话是”的肉体与精神的威权,成为歧视独立思想的跪族。

  
是翱翔在无限的概念空间、奋斗在拓展个性、标新立异之中,还是沦陷在丛林等差的伪道德贼教条,在充满名利权贵、美言悖论的诱迫之下,不同民族根植于优劣不同的文化,用不同的人格和创造体现各自优劣显明的、不同的品质、不同的价值追求、不同的命运。

  


  
有无

  
有无是道家的思维空间是老子的“众妙之门”。无非空无。无是看不见的未知的存在、是无限的存在空间、无限的思维空间。道学中“无是有之母”用来描述非有之存在其名曰无与佛学的“空”是高度类似、境界不同的概念。佛学的“空”不只是概念。

  
有是看得见已知的存在。有是实有。有是有形的存在空间、有知的思维空间。任何存在皆由有无两个部分共同构成,有无是同一存在的一体之两面。

  
有无“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共同构成一个整体其名曰“一”又曰“道”。

  
常道是无条件永恒不变“不可说”却可以感知的道又叫天道;天道恒也!

  
非常道是有条件会变化、用语言说出来用文字写出来的道理;文理易也!

  
能说出的道理都是有条件的非常道,一旦条件消失描述它们的文理不再成立。因此关于人和社会的观念论述必然会因时局时势之变迁而出现失真失效需要与时俱进重新考量。

  
常名是无条件永恒不变写不准、说不出的名;存在之全然不可描述永不可名。

  
非常名是有条件受到限制、写出说出的名;当存在依附的条件改变其存在也会变其名亦变。文字的命名皆为有条件的非常名一旦条件变化其名便不再符合其实;

  


  
例如:

  
“用一杆有刻度的称来称量物品就是“知止”的典型运用。被称量的物品太重或者太轻,这杆秤就没有用了。超出了秤的“止”这杆秤就不能再用来称量物品了,它就不再是秤而只是一条棍子了。超越一个名的止,名就变了,秤变成了棍,这就是‘秤可秤,非常秤。’”-- 摘自《太极与道·为了人间的智慧》第33章.Amazon:《Tai Chi and Tao, the Root of Universe》

  


  
徼,是有形的肉眼可以观察可以度量、常人可以知悉可以描述的物理特征;

  
妙,是无形的肉眼不可观察度量、却心灵可以感知、难以描述的无形奥妙;

  
常无,欲以观其妙;在看不见未知之无的世界可用心灵去感悟万有莫名之玄妙;

  
常有,欲以观其徼;在看得见已知之有的世界可用尺码去丈量万有的物理特征;

  
有无此两者,乃认知天地万物道名、用思维探索构建存在之两个样本空间概念。

  
有无构成道家论道的思维空间用来描述即相互独立又全部包含、相生相系同出异名、属于同一考察对象、同一“物自体”之可见与不可见、已知与未知的两个方面。

  
唯有,同时看见存在的有无,才是看见了该存在的全部并才能从中获得真知才可谓“知道”。唯有,同时看见我的有无便是进入了我的全部,成为了我的全部方可谓“得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德经·第1章)

  


  
一个存在,例如一棵树,从总体来看它是宇宙中地球上某个地方的一个独特的实体任何人通过肉眼只可能看见这颗树属于其整体的“某些部分”。

  
这个能被肉眼看见感知的“某些部分”道学称为有;

  
肉眼看不见尚未感知和认知的另外部分道学称为无。

  
于是,对于任何存在的全然认知可以表述为:

  
存在之全然 = 已知部分 + 未知部分 = 有+无

  
其数学表述为:存在 = E(有,无),有无是存在的样本空间。

  
将存在之未知经探索变成已知是对该存在的求真求道之过程这也正是现代人熟知和常用的认知真实、构建真理、创建思想大厦的过程。

  
道家认为,存在的真知包含存在之全然之空间的有无两者之内,也包含其中的“道”。

  
万有除了存在本身还包含其中之“道”曰万有有道“道驭万有”而相通互惠。

  
从本体来看这棵树有表面、看得见的形状颜色、树干枝叶花果(曰有)以及看不见的树根和外部看不见的微观环境、影响、内在属于植物学的演化过程(曰无)。

  
无论科技多么发达无论从这棵树的整体还是从它的本体来考察解释它人类永远不可能穷尽对一棵树的全部奥妙之准确无误的全然认知更何况其中之道,

  
此乃存在本真之无限性?“物自体”之“不可知性”?宇宙存在之普遍联系性?

  
人对一颗树的认知尚且如此,人类对人自身与人的社会用语言文字概念表现、组合成“规定含义”的沟通符号只可能对存在之全部真实做静止片面、孤立一端、绝非全然、最多只是近似的描述。

  
语言文字只能(永远只能?)“近似地描述”人的自身与人的社会?足以体现人类创新精神的伟大的乔布斯因此而造出了苹果,让普通人也能像神一样看见遥远的世界。

  
对于绝大多数包含了无限可能性的存在,人类的语言(永远?)只能做出近似的描述因为包含人的存在 = E(有,无)是一个无限而复杂的演变过程。西方人则是将它演绎成逻辑有序、并非绝对真实、却能确定性地无限逼近真实的极限过程--用逻辑过程的绝对真实,

  
替代可认知、有缺陷、可实现的相对真实,来无限逼近极限化的绝对真实。

  
乔布斯用苹果展示了:真知既非真知是名真知。真知是实现名副其实的极限过程。

  
全然的名副是一个无限的极限序列,并因此而构成无限广阔的知识和创新的无限的舞台,供勇敢自由、不甘约束、不畏权威、挑战极限的精灵、在其中创造奇迹和梦想。

  
人类只能无限接近名副其实、无限接近而绝非自以为是的达成真知和真理,直到西方科学符号的出现才神一般地以绝对正确的逻辑内涵和完整的符号形式展示了

  
这个只存在于理性逻辑中绝对正确的有缺陷的无穷序列。它充分体现了“概念的真实”先于“经验的真实”“早就已经”,等待着,“存在于那里”?

  
可以肯定的是西方的科学发现发明创造帮助人类成功的展示了只存在于“理念中的”真理并由此走向走近走进“实在的”真理,并使之能够逐步连续地帮助人类飞跃升华。

  
可见,道学中的无是属于逻辑理性思维中的专业概念。无是用来命名看不见、未开垦的那个无限广阔的未知领域名之曰无。有无在《道德经》中是一对专业术语。有/无、色/空源于感性却超越了感性而与感性具象脱离了关系成为东方人创造的最具有想象空间它包含了一切存在的抽象概念而让几乎从未接触和运用抽象概念展开思考的中国人因完全陌生而深不可测、成为众妙之“玄门”。

  
道学与佛学不约而同地用有无/色空这一对专用概念囊括描述一切存在之完整无漏的两个部分这让几乎所有《道德经》的初学者因其中的无与空完全违背所受教化的日常的思维定式和肤浅的感知习惯而玄奥难解、难以深入其中被有无二字挡在没有深层思维能力的小脑的外面终身不得入道学与佛学的“玄妙之门”。

  
老子说,对于看得见的已知之存在,可以用肉眼丈量其有,有中有徼,徼是“可看见”之物理特征;对于看不见的未知之存在,“可用心”去探玄索妙观其无,无中有妙,妙不可言却可以感验。

  
缺乏逻辑理性思维的古代东方人为了探索和体验“无中之妙”所采用的“工具”是修炼自己的身、心、意、灵“合为一体”去探索、感悟、提炼其中不可道的深层体验。

  
因此《道德经》第一章虽然明确阐述了认知世界的方法论,我称之为“中华民族的思维之根”,被老子尚誉赞为“众妙之门”,它是东方人用肉眼所能观察、心灵所能思想、需要深入静定之中去感悟体验天地万有之奥妙、基于身心实践、限于个体感性体验之东方独有的修悟方式。然而其缺陷也因为这种历经千万年的经验积累能真实觉悟众妙和真理所获得的超凡脱俗的自我圆满、进入空无、彻底放松、对个体价值观的终极升华之满足和常乐,不可道的常乐,而阻断了东方人对逻辑理性的探索和追求。

  
对于个体来说,佛学与道学为人类的自我实现,提供了最健康快乐的生存境界。

  
在常人眼里,天地、万物、道、名,玄之又玄充满了无穷无尽难以道说的玄妙。老子却说:同时进入万有之有无这两个领域便是进入天地、万物、道、名之众妙之门。

  
求真之道从有入无,见道得道从无返有,贯通有无实现有无合一。有无相生创造天地万物。从修炼身心的逆向回归实现自我溯源归一,通过致虚极、守静笃、内观自心、回归本我与天道合一、道化回归。这就像科幻电影中人利用“时光隧道”接通灵魂的故里。

  


  
我因之将有无定义为:有无是存在之样本空间。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此乃老子认知天地万物,认知名、认知真理、认知道、崇尚道、遵从道、走进道、成为道之全部路径。

  


  
“我将道定义为:道是有无之自然合一。”

  
--《太极与道--为了人间的智慧》

  


  
颂译:有无之道

  
常人嘴里谈论的道不可能是永恒之道;

  
用文字阐述的名,不可能是不变之名。

  
无,万有未生的状态,称为天地之始;

  
有,万物已成的状态,称为万物之母;

  
是以天地万物,在有无之中相生演变。

  
常怀无之空眼可显微万物无形之妙变;

  
常怀有之色眼可观察万物有形之徼然;

  
有无相生相形相随从无到有从有到无。

  
有无乃天地万物有形无形始终之两面,

  
同出同入同生同灭同体异名玄之又玄,

  
有无是观察理解天地万有的众妙之门。

  


  
质疑与真理

  
质疑与真理乃一体之两面。道不可道名不可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让常人眼中的无(知)止于玄“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将这种思维天道化必然演化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混淆认知的思维定式而自我阻断了深入精准的逻辑思辨建立确定性思想体系和知识大厦的可能性。

  
完全缺乏恒等式的中华思维毫无真理性追求而失去了对深层思维能力的修炼和挑战使得中华精英变成除了能自淫“子曰诗云”的活竹简便再无开拓创新的独立思辨能力。对于真理中国人潜意识中都认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牛头马嘴各圆其说其结果必然是,掌控天下性命和嘴巴的权威、“圣人”“领袖”成为永远正确。

  
这种固守身心体验的感性思维习惯,使得无数宝贵的千年经验性绝学因“口传身授”无文字记载人死灯灭而失传,同时却让玩弄玄虚欺世盗名的假冒伪劣无耻之徒,成为本民族最有市场的特产。

  
感性思维是结构性的短路思维。唯有严格定义的概念化逻辑思维,唯有科学和哲学思维,才能构建系统思想并深入无限的思维空间,追求精神与物质境界永无止境的进步。

  
因为清一色的感性思维使得中华古代的“发明”只能产生于经验积累没有一项是基于概念逻辑贯穿的系统性科学知识,这直接导致了中华无能产生可不断演进的知识型创造。

  
事实证明:基于恒等式的知识型创造是人类走向高级文明唯一的阶梯。

  
一方面觉悟地认知“道不可道”警觉知识本身的绝对缺陷谨记那个“有缺的苹果”恒也;同时另一方面不断地追求建立改善使认知不断精确、不断升级的文字符号确立的知识体系,为走向真知而搭建可以不断超越的无限阶梯,以质疑成念、挑战权威、标新立异、自由创新为核心价值和知行习惯来面对一切。

  
道不可道既是对存在本真的认知也是导致陷入感性的思维方式它只是走向真理的警示。运用它在道说论辩中质疑所有认知而绝不是奉任何成念为不朽的圣典、永恒的智慧、独尊的道统让大众在自残个性和思想中闭上嘴巴、关闭思想、惟尊是从、成为奴役之道的路基。

  
必然的思维缺陷思维谬误决定了质疑永远是创新进步步入真理的大门。

  


  
本章小结

  
文字缺陷

  
文字概念的天然缺陷是使“道不可道”成为真理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真实和真理具有无限性,认知真理是一个无限的过程。

  
语言文字概念无法描述存在之全然和真理而人类又不得不运用有缺陷的文字概念,不得不运用“非常名”来描述“非常道”并由此去认知探索构建表现沟通存在和真理。

  
因此,人类绝不应崇尚固守任何经典定论而必须习惯于用质疑、挑战、否定、批判的信念、精神、态度、实践去面对一切。

  


  
真知是认知过程

  
真知是一个认知过程永无止境。真知只可能存在于一个永恒不竭的探索过程之中是一个由无穷思维序列构成的极限过程其中的未知是人类无限追求的极限序列就像圆周率π的无限展开。所以,

  
真知 = 已知 + 未知 = 有 + 无

  
真知中的无包含了无限广阔的未知空间;无是一个无穷大的舞台是有之母。

  
从有走向无,从已知走向未知,走向有无合一,才可能走近真知与真理。

  
概念是人造的存在它恒为“缺苹果”这里才有彻底开放、无限自由、多元选择。而人生的价值与意义正是体现在,在觉悟地创造有缺陷的事物之过程中追求完美!

  
无因此而成为最大的舞台。“不住相生心”便是全身心投身成为空无成为绝对的自由。

  
链接真知与真理的无是人的心灵和创造的无限舞台是宇宙中一切奥妙、人类的一切奥妙、人的最大宝藏之所在。

  
人生最大的风险和不幸莫过于没有奋不顾身投入无限广阔的未知世界。

  
数千年熙熙攘攘营营碌碌的中国人奋不顾身投入的又是怎样的世界呢?

  


  
美化的思想最恶毒

  
知识、思想、价值观具有两面性并非都属于伟大和值得尊重它们造福还是祸害人间取决于其产生的方式路径和立足的价值境界。境界决定生命的层次并绝对的决定命运!

  
人类已经认知和公认要严防“权力腐败”然而知识阶层承载的“腐败文化”和“腐朽思想”才是引诱、支持、鼓励权力腐败之根源人类对此尚未获得明确清晰的共识。

  
美化的思想就像肥肉一直让缺食的愚众变得不如猪狗。

  
丛林社会依附权贵而生死荣辱的知识阶层和维护传统秩序的思想文化的决定性影响因为被美饰抬高而对社会人心危害极深。儒家文化便是人类虚伪大言的典型。

  
因为公民力量的兴衰取决于公权力和主流媒体支持的人文知识和社会核心价值观对大众是毒是害还是是益是福?民族的文化精英一直左右和决定一个社会的性质和走向。

  
社会政治力量的较量最后都归结到文化信仰、核心价值观的较量并成为民族和国际冲突中是否不可调和的最深层根源。人类社会已经到了每个人都不得不扪心诘问:

  
我的思维方式与核心价值观是捍卫个性自由,还是拥殿,强者伟大、专制独尊?

  


  




 回复[1]: 《道德经》一言以蔽之 weilin (2022-05-08 11:57:56)  
 
  对于中国社会和历史来说,《道德经》可一言以蔽之:微观助强者,宏观弱种族。

  
它属于王天丛林的“ 争胜智慧”对于需要从专制走向现代文明的中国人,害大于益。

  

 回复[2]: 种族兴衰的密码 weilin (2022-05-11 09:49:55)  
 
  https://youtu.be/hb4_R60wHcU

  

 回复[3]: 确实比较高深,尊重你的研究。 愚公 (2022-05-12 10:53:09)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