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读书
字体∶
《东洋镜 · 铜雀鸣》(35)真理的捷径

weilin (发表日期:2021-05-26 01:44:38 阅读人次:1163 回复数:0)

  

  
最近读顾准,李慎之,袁伟时,这三位中国当代知识界的异类。有两个心得异常深刻。

  
1、任何人学得的知识,都无法与亲身体验相比。

  
袁伟时因为特别长寿且对当今的世界,中国和西方世界的现况有贴身的认知,因此,他的思想最清晰也最鲜明,作出的分析和结论也最深刻最有说服力。当然,他的漏洞表明人都有缺陷和局限。

  
顾准,作为那个时代的独立思想者,虽然已然非常难得,但是,因为他本身的知识缺陷和所处时代异常狭窄的经验缺陷,他的被夸大的赞誉更让我看见一个事实:

  
没有人的思想能真正明晰的超越他的时代。这是不可能的。

  
例如,鲁迅的局限也是如此,时代和当时的社会给他的局限是致命的。陷身丛林的鲁迅无法超越中华丛林社会的思维境域。这就像我们现在的任何人,即使是科学家,也无法想象和准确描述,哪怕是五年之后,人类会怎样生活呢?

  
因此,思想上,不可能有什么都懂的全才“圣人”之类,没有人值得被大众都来崇拜。

  
2、为什么这三位会非常的与众不同?

  
我个人认为,这取决于一种非常重要的思维方式。简单地说,叫追根思维。

  
将对一种现象的根,根的根再根的根,追到底追寻出来。

  
这种追根思维的结果,必然会走向思想的“极端”之处。伪孽就是伪孽,一定会有一条极端的、最深处的恶根,

  
从总体和本质上,绝不可能有,所谓“善恶三七开”这样的思想。同样,真善美也是一样,一定有一条极端的、最深处的善根。

  
这种“极端思维”是违背中国文化和思维习惯的思想行为而且它导致与常理尖锐的冲突,也就是与绝大多数人的思想的冲突。

  
群众只能活在思维境界的“差不多”之中间,群众无法接受“极端的思想”,这需要巨大的勇气和思维能力。这样做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必然失去附和潮流和群众的好处和面临攻击的风险。

  
因此,真理的捷径,在我看就是毫不留情地走向思维的极端,就像爬珠穆朗玛峰,勇气加力量,持之以恒。“虽九死其犹未悔”。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