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新闻
字体∶
王林清监守自盗的贼赃去哪了?

吕柏林 (发表日期:2019-03-02 06:23:13 阅读人次:215 回复数:2)

  《最高法“卷宗丢失”调查结果公布:系王林清故意所为》告诉:2月22日,

  
由中央政法委牵头,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参加的联合调查

  
组,公布了最高法“卷宗丢失”案调查结果,认定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系王

  
林清故意为之,表示王林清是监守自盗的盗贼,举报最高法“卷宗丢失”的王林

  
清是贼喊捉贼的盗贼。

  


  
但最高法“卷宗丢失”案联合调查组的调查报告,一没告诉被王林清监守自盗的

  
贼赃——卷宗已被毁灭,二没告诉在王林清家中查到并追回王林清监守自盗的贼

  
赃——卷宗,三没按照《刑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追究王林清盗窃国家机关的公

  
文罪或盗窃并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罪,而王林清监守自盗自己承办案件的卷宗是

  
严重的盗窃国家机关公文的罪行或盗窃并毁灭国家机关公文的罪行,监守自盗后

  
又通过崔永元发布微博爆料方式以迫使最高法院追查盗贼的贼喊捉贼方式企图栽

  
赃他人的行为又加重了其罪行,因而是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严

  
重罪行,是没理由不被联合调查组移送公安机关追究盗窃国家机关公文重罪或盗

  
窃并毁灭国家机关公文重罪的罪行。

  


  
这就表示,一,最高法“卷宗丢失”案联合调查组没查到王林清监守自盗的贼赃

  
去向,最高法“卷宗丢失”案联合调查组花费长达一个半月的联合调查徒劳无功

  
;二,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没被王林清监守自盗;三,认定王林清监守自盗陕北

  
千亿矿权案卷宗系最高法“卷宗丢失”案联合调查组的凭空捏造、无中生有;四

  
,是王林清在央视的认罪是被屈打成招下的认罪,最高法“卷宗丢失”案联合调

  
查组对王林清的栽赃陷害,是最高法“卷宗丢失”案联合调查组对王林清的栽赃

  
陷害笨到连“抓贼须抓赃”→“定贼须有赃”的常识都丢到脑后的栽赃陷害;五

  
,“联合调查组发布的信息,用充分的事实、确实的证据、详尽的过程,将整个

  
问题的原貌客观真实地呈现在公众面前,任何一个不预设立场的人都会由衷信服

  
。可以说,事情至此,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法制日报》评论是罔顾事实的

  
胡说八道。

  


  
其实,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第二次上诉的二审合议庭承办人的王林清(第一次上

  
诉的上诉人是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第二次上诉的上诉人是一审法院重审判

  
决的败诉方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根本没理由为阻止他人接手办案和发泄

  
对单位的积怨而采取根本不能阻止他人接手办案和发泄对单位的积怨的方法——

  
“将单位不能复制或者没有备份的都留在了办公室文件柜中”的方式盗走单位能

  
复制或者有备份的部分卷宗。

  


  
其实,王林清根本没条件在2016年11月25日将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中的

  
“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带回家中”,因为《致联合调查组:王林清认

  
罪后的十个疑问》的质疑很有道理:第二次“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的案件,一审

  
法院应该把全部案卷送到最高院,再简单的案子怎么也有十几个卷宗吧,王林清

  
当晚就能拿回家?如此大量的卷宗是拿什么装走的?是一次拿走的还是分几次拿

  
走的?如果一次拿走,是不是目标太大了?如果分几次往返,门口站岗的武警警

  
惕性难道如此差,都不会发现蹊跷?”。然而,这是以安装在王林清办公室门外

  
安装不久的两个监控摄像头同时坏掉的情况下作出的质疑,而王林清是知道其办

  
公室门外安装着两个安装不久的监控摄像头的,因而他根本没理由在撰写二审判

  
决书而需要全部卷宗之际和在知道自己办公室门外新近安装着两个监控摄像头的

  
情况下,把自己承办并保管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案件卷宗盗走的。

  


  
既然王林清主观上没理由、客观上没条件盗走的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第二次二审

  
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王林清于2016年11月28日上午向最高法院民一

  
庭庭长程新文报告的丢失案卷又是被谁在盗走的呢?盗贼理应是王林清举报的对

  
象——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但周强应无盗走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第二次二审卷宗

  
的需要,需要盗走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第二次二审卷宗的人应是周强要巴结的对

  
象——赵乐际。因为副卷由合议庭评议记录、领导对案件批示、有关部门意见等

  
不公开信息组成,而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二审的副卷中,必定夹着赵乐际干涉最

  
高法院依法应独立审判的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的文件,这份干涉文件就是200

  
8年5月4日陕西省政府办公厅认为“西勘院与凯奇莱的合同没有完成备案,没

  
有实施,应属无效合同”、“省高院一审判决对引用文件依据的理解不正确”、

  
“执行一审判决将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如果维持省高级法院的判决,将

  
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而

  
致最高法院的《关于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下称《陕府

  
报告》)的公函(引文见《维基百科·陕西千亿矿权案》),因为《陕府报告》

  
的表面作者虽是代表陕西省政府的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实际作者却应是领导陕西

  
省政府的中共陕西省委,而赵乐际是当时的陕西省委书记和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主张向最高法院发《陕府报告》的领导没理由不是赵乐际。然而,2016年1

  
1月的赵乐际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组织部部

  
长,是能保住周强官位或让周强官阶升级的高官,且是有望在一年后被推举为中

  
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人选,最怕政敌在一年后召开的中共十九大前利用他任中共

  
陕西省委书记和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期间干预最高法院独立审判权的书证攻击他。

  
而在陕北千亿矿权卷宗“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

  
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司枉法裁判”(《百度百科·陕北千亿矿权案》),

  
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的“陕西省主要领导没理由不是2007年3月25日—2

  
008年1月23日任陕西省委书记、2008年1月23日—2012年11

  
月15日任陕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赵乐际,因为在中共辞典里,在

  
有省委书记的情况下,省的主要领导即省委书记,赵乐际“干预该案”的重要书

  
证就是《陕府报告》,因而,赵乐际最需要让最高法院丢失的陕北千亿矿权的卷

  
宗文件就是《陕府报告》。有能力让最高法院丢失的陕北千亿矿权卷宗的人就是

  
急需巴结赵乐际的周强,急需巴结赵乐际的周强便接受赵乐际的要求。当然,周

  
强并不需要亲自动手行窃,因为他只需指使一下手下,手下便能盗走陕北千亿矿

  
权卷宗,这个手下极可能就是时任民一庭庭长的程新文。

  


  
为什么说程新文极可能是受周强指使而去盗走陕北千亿矿权卷宗的周强手下呢?

  
因为他是民一庭庭长,极可能持有进入王林清办公室的钥匙,而在王林清于20

  
16年11月25日发现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二审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丢失而

  
于2016年11月28日报告程新文时,程新文“表现得相当的镇静”,而作

  
为民一庭的庭长,程新文是没理由“表现得相当的镇静”的;在王林清“要求调

  
取监控摄像,查看我丢卷的那几天到底有没有什么人到我办公室把卷宗拿走了”

  
时,程庭长却“让我和保卫处联系好了以后,程庭长中午就自己一个人去调取了

  
监控录像”——拒绝王林清一起查看监控录像,随后告诉王林清“监控录像能够

  
显示出我那天第三次汇报以后,带着卷宗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把卷宗放到办

  
公室以后,一会我就空着手走出了办公室,进了一个同……第二天监控就坏了”

  
(本段的上列引言取自《引爆网络的王林清是谁?其实我只是一个助理》)。然

  
而,最高法院“卷宗丢失”案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却告诉:2016年12月

  
15日(时间应为2016年11月28日),程新文在最高法院保卫处人员陪

  
同下调看监控录像时,监控系统运行正常,没有“黑屏”和报修的记录,表示程

  
新文对王林清说的“第二天监控就坏了”,是程新文为欺骗王林清而捏造的谎言

  
,他捏造“第二天监控就坏了”之谎言的目的,无疑是要掩盖陕北千亿矿权纠纷

  
案第二次二审卷宗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并非丢失,而是他按周强指示背着王林

  
清用其持有的王林清办公室钥匙打开王林清办公室拿走的,程新文自己一人在中

  
午调取监控录像查看的行为不过是为了方便捏造两个监控摄像头都坏了的谎言而

  
已。

  


  
只因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第二次二审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是按周强指示而行的

  
窃取,故王林清报案两年,最高法院既没追查也没报案,且在去年12月26日

  
被崔永元微博爆料的第二天,通过媒体否认案卷失踪,认定崔永元爆料“无任何

  
事实和证据证明,属于谣言”(《最高法院:“陕北千亿矿权案”二审卷宗丢失

  
系谣言》)。

  


  
陕北千亿矿权纠纷案——凯奇莱案第二次“二审卷宗已于2018年9月26日

  
归档,目前完整保存在最高人民法院档案处”(《最高法院:“陕北千亿矿权案

  
”二审卷宗丢失系谣言》)的说法也告诉:一,凯奇莱案第二次二审卷宗确实丢

  
失过,但又在丢失两年十个月(2016年11月25日—2018年9月26

  
日)后莫明其妙地归档了——无缘无故地归档了。说它们无缘无故地归档,是因

  
为归档日比王林清通过崔永元微博爆料日——2018年12月26日早了三个

  
月,而在崔永元微博爆料前,它们没理由被归档,故有理由怀疑,凯奇莱案二审

  
卷宗自动日系最高法院捏造的日子,它们真正的归档日应在崔永元微博爆料后。

  
而凯奇莱案二审卷宗既在王林清举报之前更在联合调查组成立之前归档的情况又

  
告诉:王林清根本没有监守自盗凯奇莱案二审卷宗,联合调查组认定王林清监守

  
自盗凯奇莱案二审卷宗的结论完全是联合调查组的栽赃陷害,王林清在央视中承

  
认监守自盗凯奇莱案二审卷宗的说法完全是他被屈打成招后的说法。

  


  
凯奇莱案二审卷宗自动归档的事实又告诉:监守自盗凯奇莱案二审卷宗者,不可

  
能是不知道丢失卷宗已经归档而通过崔永元微博爆料凯奇莱案二审卷宗丢失的王

  
林清,而是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要求周强监守自盗的人只能是赵乐际。而让凯奇

  
莱案二审卷宗自动归档者也不可能是早在2016年11月29日被“程新文在

  
请示分管院领导同意后,正式通知王林清退出合议庭”(《维基百科·王林清》

  
)从而丧失了对凯奇莱案二审卷宗管理权的王林清,而是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由于监守自盗凯奇莱案二审卷宗者是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他又是出于巴结赵乐际

  
的需要而应赵乐际的要求才监守自盗凯奇莱案二审卷宗的,故在赵乐际领导的中

  
纪委成为联合调查组中级别最高、权力最大的调查成员所作的调查给出的调查结

  
论后,被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爆料爆炸的危机重重的周强便转危为安。

  


  
由于周强监守自盗的文件应是赵乐际企图隐匿、销毁的《陕府报告》,故有理由

  
怀疑,声称于2018年9月26日完整归档的凯奇莱案二审卷宗极可能少了《

  
陕府报告》。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9年3月1日

  
附:

  
◆《最高法“卷宗丢失”调查结果公布:系王林清故意所为》: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02-22/doc-ihrfqzka8248512.shtml

  


  
◆《致联合调查组:王林清认罪后的十个疑问》: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9/02/%E5%BE%AE%E4%BF%A1-%E8%87%B4%E8%81%94%E5%90%88%E8%B0%83%E6%9F%A5%E7%BB%84%EF%BC%9A%E7%8E%8B%E6%9E%97%E6%B8%85%E8%AE%A4%E7%BD%AA%E5%90%8E%E7%9A%84%E5%8D%81%E4%B8%AA%E7%96%91%E9%97%AE/

  


  
◆《引爆网络的王林清是谁? 其实我只是一个助理》:

  
https://finance.sina.cn/chanjing/gsxw/2018-12-30/detail-ihqhqcis1779686.d.html?cre=wappage&mod=r&loc=5&r=9&rfunc=16&tj=none&cref=cj&wm=3236

  


  
◆《最高法院:“陕北千亿矿权案”二审卷宗丢失系谣言》: 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18/12/27/534348.html

  




 回复[1]:  吕柏林 (2019-03-05 08:15:39)  
 
  最高法“卷宗丢失”联合调查组一个半月的调查形成的调查报告,居然是在认定

  
王林清监守自盗又贼喊捉贼的同时没查到王林清监守自盗的贼赃,这应该是古今

  
中外最荒唐的联合调查组和最荒唐的调查结论。

 回复[2]:  吕柏林 (2019-03-10 06:45:26)  
 
  最高法“卷宗丢失”调查结果表示:习核心标榜的法治是诈骗全世界的假法治,远不如秦朝至清朝之法制的党治,完全是一党专政加诈骗的党治和骗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