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新闻
字体∶
陈伯达之儿陈晓农又说话了

夏雨 (发表日期:2022-08-06 11:18:09 阅读人次:2200 回复数:1)

  據說是【陈伯达之儿陈晓农最近说了一段很深刻、很到位的话】,如下:

  
“很少有人谈改革开放前30年的成就和后30年的成就是什么关系。要稍微想一想就会发现,这里面存在一个很大的悖论。改革的对象是什么呢?改革改的不是60年前国民党时代的体制,改革改的正好是革命的成果,改的就是30年革命的计划经济、人民公社、公有制。换句话讲,改革其实就是对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全盘否定。再进一步看,60年走下来的结果是中国在经济体制重新回到了原点,回到了1949年以前。今天中国讲改革开放取得巨大的成就,中国初步建立了市场经济体制。可是,我们可以问一个问题,1949年以前中国什么体制?那时候中国就是市场经济体制。那时候也对外开放,所有的人想出国就出国,没有控制的,很自由。那么,为什么中国要用革命去把市场经济体制消灭了,花了30年时间,然后再花30年再把它重新建立起来?”

  
“中国1949后这场翻天覆地的革命到底带来了什么?结论其实很简单,他只是把原来的统治阶级推翻了,把原来游离在社会底层想造反的一些地痞、流氓,说好听点是造反者、革命者,说难听点就是一群土匪、地痞和一些口口声声搞革命的小文人,吸收到所谓的革命队伍中来成为骨干分子,最后这些人掌握了政权,成为新的统治阶级。现在他们的子孙统治着中国,在中国成为亿万富翁。所以,革命不过就是换一批人发财而已——这批新发财的人更糟糕!过去的绅士阶级还有点知书达礼,还有一点伦理常识,而今天中国的统治阶级-——中国的精英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文化层次比历史上历代官僚还要差。因为中国从来没有过官僚吃喝嫖赌到现在这个程度。如果用“腐化”来形容,今天的中国官僚腐化程度,在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达到登峰造极的“

  




 回复[1]: 红二代们在反思 夏雨 (2022-08-25 11:32:28)  
 
  摘自《也說大院文化》作者:柴火

  
。。。。。。。。。。。。

  
三、關於反思的尺度。

  
陳獨秀曾經說過,馬克思主義,是中國人民歷盡滄桑百折不撓走投無路萬般無奈的最後選擇。這句話裏的每壹句成語都精妙無比。即或現在讀來,仍能喚起工農千百萬。但是,人類從爬行到站立,解放的不僅僅是雙手,還有被壓抑的嗓音和視野,從此才有了語言和交流從而生成了思想的載體。當他們還沒有制造出飛機的時候,能站在高山上忽悠光屁股女人,就已經是偉大的進步了。今天的我們也壹樣,我們不能要求1921年以後的他們在搞明白了所有東西方制度的對比之後,再決定是否還打土豪分田地,那會他們也年輕,也跟我們鬧紅衛兵的時候壹樣,歷史都是傻逼推動的,沒有傻逼就沒有歷史,聰明人不幹這事。因此在歷史的長河中出現任何逆流,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回到1949年初,誰敢說這排山倒海蕩滌壹切汙泥濁水的潮湧是壹股逆流?回到那個時代,就妳,妳跟著隊伍走嗎?妳肯定巴巴的,還怕不要妳呢。所以,我們似乎沒有嘲笑我們父輩的資格,我們尊重他們沒有選擇的選擇。在他們的時代,他們加入了歷史上最偉大的力量,這是壹只不可戰勝的力量,他們融入了壹條不可阻擋的逆我者亡的歷史洪流,並且勝利了。

  
譴責他們勝利的人有,在臺灣。然後他們結婚生子,才有了我們,紅二。

  
國幹們由於在地方工作眼界開闊,視野寬廣,找的老婆自然有文化也漂亮。海空軍的幹部由全軍選調,找的老婆也不錯,總後管著全軍的後勤和醫院,近水樓臺,所以紅二們基本沒有歪瓜裂棗,比起老北京的傻逼駙馬和滿大街的格格們,他們在精神上不止是順溜,比如1968年全京城拍婆子,拍來怕去,沒見誰拍上了格格。基本上都是內部消化。

  
到底是在哪裏發生了價值觀的根本分歧的?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反思的?有壹萬個說法。從武鬥,拍婆子,從偷書和傳閱手抄本,從讀了赫魯曉夫主義和資本論,從第壹次跑馬以及第壹次看到要飯的,從當兵入伍到戰士們憶苦思甜憶到了60年,從廣闊天地到成為現反再經坐牢到文革結束,從天安門廣場及三中全會,從國外的月亮到春夏之交?十萬個為什麼?

  
關於北京猿人的頭蓋骨。北京周口店山洞裏發現了壹個七萬年以前的人類頭蓋骨,但只有頭蓋骨,周邊沒有發現與其相匹配的任何骨頭,問題來了,為什麼只有頭蓋骨,結論是,因為資源匱乏,為便於在遷徙中食用,那時的人類即提著同類的人頭,吃完了就把人頭骨扔在周口店了。

  
資源,還是資源問題。而人類從原始共產主義過渡到生產資料的私人占有,才從真正意義上完成了從半猿到人類的進化。有了私有制,才有了交換有了市場有了法律,才產生了維護生存的公共意思,以致催生了民主法治。而要鏟除她的另壹種制度,已經被二十世紀的國際實踐證明了,最反動的政權最腐敗的軍隊最骯臟的政府最卑賤的民族,蓋出於此——穆哈默德的原教旨主義。只要妳不裝死,就能看到,比比皆是不言而喻。

  
只要妳是人,長著人的眼睛,妳就不會罔顧事實。但是,就連這個民族中略有骨氣的紅二代中的百分之九十,都不願意承認眼前的頭蓋骨。而且還想提著它,招搖過市。我不是補墻的,我是推到重建的。

  
這他媽還用說嗎?反思是沒有止境的,夜夢裏,我仿佛看到老爸,穿著陜北的粗布軍裝,對著我微笑。只是沒有看到老媽,她臨走之前在ICU病房裏,還在發展護工入黨。而那百分之九十的畸形人們,也許會裹挾著我們作為兵馬俑壹起陪葬,最後的挽歌也許是,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區的媽咪好喜歡,民主政府愛人民啊~~~

  
我們是可悲的。是沒有前途的。待將來人們發現了這壹代人的頭蓋骨,東方才會泛出魚肚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