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新闻
字体∶
上海市民给警察上普法课

夏雨 (发表日期:2022-05-10 14:55:47 阅读人次:465 回复数:2)

  https://twitter.com/xinwendiaocha/status/1523629356936966147

  
这个上海市民,给无法无天的上海警察们上了一堂普法课:

  
一、公权和私权的区别

  
二、《消防法》规定不能封堵消防通道

  
三、警察执法,如果超越法律范畴就是违法

  
四、拿出书面文件才能执行硬隔离,否则公民可以拒绝被带走

  




 回复[1]: 上海法律精英批防疫恶规违法 夏雨 (2022-05-10 16:00:28)  
 
  https://www.youtube.com/embed/V4W8LqROQ5Q

  
李强下台!韩正和上海人都喊;法盲害民,童之伟刘大力批判;李家超心中有个香港国|局势速看: 上海人

 回复[2]: 市民反抗--壹場笑話 夏雨 (2022-05-10 17:36:49)  
 
  有幸經歷了壹場笑話

  
www.creaders.net | 2022-05-09 18:38:42 就叫白寫

  
上周去了方艙又回家了,其實沒吃太多苦,畢竟都關了兩個月了,早就關掉了棱角,這些擺布完全在可接受範圍內。方艙出院那天,我甚至還在心形便利貼上寫了感謝信,感謝江蘇醫療隊和臨港方艙的悉心照料和人文關懷,;;“聽我說謝謝妳;;”已經在喉嚨口隨時都可以唱出來了,但忍住了。

  
有幸經歷了壹場笑話

  
上海隔離中轉站

  


  
因為方艙雖然是醫院,但沒有治療,中藥都沒有(有了我也會扔掉)。有的只是自己自測上傳體溫,和醫護人員們的笑臉。我無論是高燒還是鼻子塞住無法呼吸,也是壹粒藥都沒有的,我自己帶了些散利痛。拍肺部ct也是不存在的事,可能要咳死了才會去拍吧。所以只要沒拍過,大家就屬於無癥狀,薛定諤的肺部絮狀陰影。

  
壹切反而是在回家那天開始崩壞的。

  


  
回家當天發生的事已經開始暗示我了,這是兇兆。

  
那天我上了巴士,才知道原來;;“長征;;”回家是壹個不成文的規定。雖然沒有網絡上的50公裏這麼誇張,但最後5公裏,還是要自己步行的,巴士只會把大家丟在大致的街鎮而已。最幽默的是,整個巴士46名乘客,居然沒有人抗議,瞧瞧這奴性。大家都感激涕零,覺得能回家就行,拿著行李箱和大包小包走個5公裏算什麼。我看了看導航,要走1小時5分鐘。

  
我當下就不樂意了,沖到司機身邊和他吵架,司機早就從服務人員變成了無情掌權者:;;“別逼逼,愛下不下,錯過了這個站就沒得下了,我們直接回方艙。;;”

  
他這麼說立刻嚇到了乘客們以及我媽,我也立刻從壹名起義者變成了壹匹害群之馬,就像那些拒絕下樓核酸的居民被千夫所指,說影響了小區解封。乘客們對著我怒目圓睜,而我媽早就直接上手,壹邊拍擊我的大腿壹邊扒拉我,叫我別惹毛司機,慢點害得大家都回不去。真牛啊,生死都掌握在司機壹念之間。

  
但我還是沒有妥協:;;“我不會下車的,今天住車上我也不會下去走路的。;;”給司機撂下狠話,我就坐回座位開始玩手機了。乘客們開始在各街鎮陸續下車步行,司機但凡願意多開壹個紅綠燈他們都連聲道謝,再唱壹遍聽我說謝謝妳。眼看行駛路線離我家漸行漸遠,我媽只想和我斷絕母女關系,她跑去前面哀求司機能不能往回開,我們再多走幾公裏也不要緊。

  
最後結局是,司機繞了壹大圈(已經從源深體育館到了徐浦大橋下),在整車人都下完之後,把我和我媽送到了家門口(三林世博家園附近)。至於他這麼做到底是迫於我的冷酷,還是我媽的哀求,就不得而知了。

  
鬧劇結束,我和我媽到家剛過了兩天平靜的冷戰生活,新的災難又降臨了。這場災難登上我人生的TOP1,讓我的壹些,就是比如說我的容貌我的身材,還有我的社交禮儀、美好的品德和性格,甚至是靈魂都被摧毀了。

  
有幸經歷了壹場笑話

  
5月4日,家裏來了大白上門給弟弟單人單管做核酸。我和我媽是4月27日被轉運去方艙的,5月2日回家,距離5月4日已經過去8天,不知道為什麼過了整整8天,防疫辦會突然壹根筋搭錯,想起來家裏還有弟弟這號人。4月27日當天,確實有不知名電話叫弟弟理好行李,準備接受密接轉運。但弟弟理完行李之後,便再也沒有人找過他了。就這樣,弟弟獨自在家經歷了轉陽、高燒、退燒,直到迎接我們回家。期間他也沒有下樓做過核酸,因為門上是貼了封條的,他陽了出門也不合適。

  
有幸經歷了壹場笑話

  
封條(圖片來源:微信圖片)

  
5月5日,弟弟核酸結果陽性,被接去了方艙,而我和我媽立刻被通知作為密接轉運。就是這麼幽默,弟弟是密接沒人處理,我們是密接說走就走。只能怪我們轉陰太快,從方艙出院太快、回家太快?快到趕超了防疫辦的辦事效率?快到我們變成了自己的密接的密接?

  
多年以後會恐怕會誕生壹個問題:到底是先有陽還是先有密接?

  
我當下又反抗了,打給居委,而我媽作為順民無疑又在理行李了。

  
我:;;“我們方艙剛出來怎麼可能是密接呢?家裏本來的密接為什麼沒轉移呢?;;”

  
居委:;;“哦我們看了記錄,當時是妳弟弟自己拒絕轉移。;;”

  
我:;;“放屁我弟弟行李都理完了,沒人來接他啊,也沒人給他做核酸,8天沒人理他。;;”

  
居委:;;“所以妳現在訴求是什麼?;;”(壹個逃避)

  
我:;;“訴求是我們不是密接啊,我們是已經出院的陽性病人,我們不接受轉移。;;”

  
居委:;;“哦沒有的妳們現在就是在密接名單上,請配合工作應轉盡轉。;;”

  
我:;;“當時不是說弟弟拒絕轉移嗎?現在我也拒絕。;;”

  
居委:;;“反正這次是應轉盡轉,有不滿妳打12345投訴好了。;;”(又壹個逃避+機器人)

  
然後就不管邏輯在哪裏,我和我媽就被強制作為密接轉移了,第壹晚還住在中轉站。所謂的中轉站,就是壹個家徒四壁的毛坯房,坐牢睡得也比這個好壹點。

  
晚上睡在毛坯房我就在思考,我生活在上海這樣壹個大城市,也沒有犯法,身體也尚未完全康復,卻這樣沒有人權地睡在壹個毛坯房裏。出去打車也打不到,想回家也回不了,就算我是天王老子家財萬貫,今天我在這個毛坯房裏也睡定了,走投無路,沒有選擇。僅僅因為我是壹個密接。這就是上海。

  
根據有關規定,方艙出院的人要居家6天,不做核酸和抗原;方艙出院的人在出艙最後壹天還和壹群新鮮入院的病人們同吃同住,是究極密接,就應該出院了好好呆在家裏。沒有人在乎最基本的邏輯,沒有制度,沒有統壹的標準,沒有抗議的出口,只有壹個擺爛的12345。12345在今時今日就代表了混亂的上海。

  
有幸經歷了壹場笑話

  
上海

  
第二天,毛坯房小區有60幾個人鬧事,說他們作為密接在毛坯房睡了好幾天了,都沒人接他們去酒店。他們好像被遺忘了。警車也來了三輛,警察不過是無限在說:請體諒,請配合工作,我們也沒辦法。結果是,這60幾個人拖著行李箱和大包小包,有老人有兒童,就這樣集體走出了毛坯小區,選擇步行回家。警察也沒有阻攔,就無奈地看著他們踏上征途。這60幾個人能不能順利走回家,小區會不會接受他們,都不知道。

  
這壹天我算幸運的人,有大巴來接我們去酒店了。可惜我們這部大巴的名單上也依舊沒有那60幾個人。直到現在,我都會壹直想起那支龐大的隊伍,他們狼狽而又體面,辛辛苦苦生活在上海,沒有做錯任何事,卻已經好幾天沒洗澡了,亂作壹團,陰陽不知。領隊的上海爺叔不停高聲喊著:我們走緊壹點,別走散了。

  
希望他們順利回家了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